埋葬你的夏天

自闭患者

采药人来森林是为了找传说中的仙草的,没想到却碰到个无赖。

无赖是个小姑娘家,戴着顶围着花圈的草帽,清澈的小眼睛本是很好看的现在却被怒火充斥,那姑娘指着她的鼻子就嚷嚷。

"你踩我药!!!"

采药人奇了怪了,她才刚到这边来,腰都还没弯下来呢,就给人提了个早抓包,难道她脸上写着'我是来采药的'么?

傻子才会承认自己采她药。

何况她根本还没采呢!

她本着自己还没有下手的理由,理直气壮地挺直了腰板,义正言辞道。

"我没采!"

月球人💫:

【园医合志一宣】

咕咕咕

合志名字是莫比乌斯环

一宣图大部分都为未完成作品!终宣会放出所有完成作品部分展示!

以下为人员表

———————————————————

主催:青梅  @青梅---闭关修炼中 

 
 
 
 
 
 
 
 
 
 
 

封面:冰冰 @无定律 

 
 
 
 
 
 
 
 
 
 
 

特典:荞麦面 @艾玛伍兹的鹤望兰 

 
 
 
 
 
 
 
 
 
 
 

内插: A木 @A木 

 
 
 

           Sept @KalSept 

 
 
 

           果汁 @果汁 

 
 
 

           小明 @作死小明 

 
 
 

           快乐水 @快乐水 

 
 
 

           芝士 @丶芝士君丿 

 
 
 

           mice @’Mice° 

 
 
 

           小丝 @年龄成谜 

 
 
 

           闲人

 
 
 
 
 
 
 
 
 
 
 

短漫:白潮 @✨白潮✨ 

 
 
 

           茴茴 @痛痛飞走了 

 
 
 

           闲人

 
 
 
 
 
 
 
 
 
 
 

文   :凉凉 @埋葬你的夏天 

 
 
 

          垩龙 @垩龙 

 
 
 

          雪凝 @雪凝的小树苗

 
 
 

          月离 @月下离人醉 

 
 
 

          君良 @Landsay君良 

 
 
 

          猫猫 @★淡猫颜★ 

 
 
 
 
 
 
 
 
G图: princeC
 
 
 @PrinceC 
 
 
 

园医同人志印量调查

超多心动老师都在里面!

咸闲人:

目前园医同人志正在筹备.


评论下过50 同人本就开始印刷


#你们喜欢的老师都在里面#


#小美女小帅哥快来买呀#

一直没写过置顶,今个儿写一下

我叫夜凉城
对你没看错就是夜凉城
是个怪人
最近忙着开各种车
吃的CP很杂但仅限百合
*部分BG和BL我吃

目前混着D5
也喜欢玩杀鸡
守望先锋奶妈专业户
elsword艾丽希斯狂暴厨
*是个百合死忠粉

最后
感谢你们愿意看我写的东西
今后也会继续努力

"……艾米丽果然是天使吧?"
"我是人类。"
这样的对话出现在花园里听起来极为的违和,年轻的园丁小姐手上拿着园艺剪站在花园的中心,看着艾米丽头上忽然抖动两下的耳朵眼中放射出的精光吓得艾米丽尾巴都绷直了。
对,在这庄园里居住的第不知道的多少天,艾米丽小姐早上醒来时发现自己多了对猫耳和一条长长的猫尾巴,这让她对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产生了强烈的怀疑。
"艾米丽最近有做过什么会让自己变成猫的事情么?"
"没有。"
思来想去唯一能算的上是她平常不会做的事情也就只有昨天的游戏里她为了躲避监管者的追捕丢了针管拿起了库特先生的小人书而已。
坏消息是正是因为她昨天拿的那本书有些问题才会导致她成了现在的这样,好消息是她只要这样维持一天而已。
好吧,这个好消息也算不上什么好消息。
告别了艾玛,艾米丽有些兴致缺缺,大概是成了猫的缘故,竟染上了些许猫的脾气,被暖洋洋的太阳照着时一阵倦意,躲在树下的阴影里打起了瞌睡。
"艾米丽?"
耳朵转了转,懒散地半睁开眼睛看向来人,艾米丽看起来有几分不悦,可能是被打扰了睡眠的缘故吧。
身着橙色空军服的女人好笑地蹲下身打量着艾米丽的模样,在人的眉头微微下沉之际才开口道:"很适合艾米丽呢。"
"玛尔塔喜欢猫么?"看玛尔塔坐在了身边,意外的有种想要靠过去的冲动,艾米丽斟酌一下选择了遵从本能,挪着身子过去枕在人膝盖上,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咕咪…"
"猫啊…"玛尔塔眨眨眼睛,手抬在半空那犹豫了许久,最后只是搭在艾米丽的软发上揉了两把,"不是很喜欢呢,因为没有狗忠诚好懂。"
枕在膝盖上的猫咪小姐显然是被这个回答气到,那尾巴上原本柔顺的毛都有些炸起,看得玛尔塔控制不住自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惹得那只猫咪眯着眼睛瞪过来。
"艾米丽真的很可爱呢。"按住企图起身离开的小猫,玛尔塔这次没有压抑自己的冲动摸上了人那对薄薄的小耳朵,食指与拇指捻着搓了两下,把艾米丽摸得满脸通红,"我是不喜欢猫咪。"
"那你…"
"但是叫艾米丽的猫咪,很喜欢呢♡"
什么啊。控制不住情绪扭动的尾巴将人的情绪暴露无遗,总算是得了顺心的答案后绷紧的身子也放松了下来,调整个舒服的姿势蜷成一团头枕着人膝盖就闭上了眼睛。
温暖的春日里微风吹动树叶,沙沙的声音不断地响着,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射下来,斑斑点点倒是让这场再普通不过的午睡变得像童话故事那样梦幻了起来。

"哎呀,艾米丽小姐这是…?"
"嘘。"竖起一根食指抵在嘴唇前提醒偶然路过的薇拉不要再发出声音,随后玛尔塔作着口型告诉对方,"她睡着了。"
薇拉心领神会,也不多打扰踮着脚便离开了。
在薇拉走后不久玛尔塔忽然低下头,上挑的眉毛表现出她的惊讶,但很快就恢复正常,她缓缓地凑到艾米丽的耳朵旁,吐出的热气在她的耳朵里打了一圈转又出来。
"原来你醒了呀?"
她的举动明摆着是不想让艾米丽装下去了,于是那膝上的人冷哼声坐起了身子。
"薇拉小姐来的时候就醒了。"
"猫耳朵都这么灵敏么?"
那对薄薄的小耳朵转了转,像在回答玛尔塔的问题一样。
似乎是没有了话题,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忽然凝固了一会,但很快又在艾玛来叫人享用下午茶的声音里消失,那灵巧的小姑娘叫完人就脚底抹油跑得飞快,又把她们撂在这里。
最先打破平静的人是玛尔塔,她转移注意力似的左右看了会后总算是鼓起了勇气——论谁也不能在美丽的小姐面前半点不紧张,她站起来作了个标准的贵族礼,对着那只喜怒无常的小猫咪伸出了手。
"亲爱的艾米丽小姐,我能邀请你和我一起前往茶会么?"

证明一下我还活着
最近实在太忙了orz

但是至少有个让我快乐的事情!
明天可以见到闲人太太啦!!!
旋转爆炸!我闭着眼!!

花吐症

*空盲
*刀

玛尔塔得知自己得了花吐症已经是隔了她第一次吐花的三天后了,艾米丽发现她的时候她差点被卡在喉咙里的小白花噎死,带回去检查出是花吐症的时候艾米丽简直想掐死这个蠢女人。
"所以。"艾米丽眼神宛如把刀子,瞪得玛尔塔心里发毛,"你喜欢的是谁?"
"没有。"
"花吐症,暗恋一个人郁结成疾才会患上的病,而治疗的办法是和喜欢的人接吻。"
玛尔塔明白瞒不过医生,但她依旧不愿意把藏在心底里的事分享出来。
"你知道这个病会死么?!"
"啊?"玛尔塔眨眨眼睛,然后耿直地回答了,"不知道。"
我到底为什么要为这么个傻子纠结这么久。艾米丽深刻地反省自己,手中的大针头都快要控制不住飞向玛尔塔的脑门。
"拜托了,玛尔塔。"艾米丽深吸口气,一边安慰自己这人是个傻子,一边试图安抚手中的针管不要冲动,"我不想看着你死。"

玛尔塔和艾玛像对难兄难弟,一个怕兴奋一个怕失常,屁股倒是都挺铁的。
艾玛从艾米丽那晓得自己的好兄弟得了花吐症帽子差点没吓飞了,一路火花带闪电,所到之处寸椅不留,任监管者哭天喊地也绝不姑息,她一把抓住玛尔塔的肩膀,强迫她看向自己鼻涕眼泪流得一塌糊涂的脸。
"卧槽你好恶心!"
"恶心个鬼啊,你没有体会到我对你深切的爱么?!"
"恶心死了啊!!滚!!!"
毫不犹豫地抬起了jio,但是又怕鞋底蹭了一坨鼻涕眼泪的,玛尔塔想想就浑身难受,只好收回了脚改用手把她推开。
"你不能死啊,你死了没人陪我一块坐椅子了。"
"he-tui。"
一口吐了艾玛一脸白色花瓣。
"你这什么花,我都没见过…"
"不知道,连你都不知道,我就更不可能明白了吧。"
玛尔塔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会担心自己过不了多久就要死了的样子,这让艾玛很头痛,偏偏她的从容又可能一半是她开窍一半是她真的不怕死。

她的确不怕死。
真要说起来,她这辈子没怕过什么。
真正怕的那次,可能是她差了一点就没有把她从狂欢之椅上救下来。
她没告诉过任何人她的心事,她是个军人,想不让人知道就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那个眼睛失明了的女孩是她这辈子见到过的最让她心动的姑娘了,她在歧视中拼命成为了一名空军,而女孩在同情中开辟自己的道路,她坚定的面容让玛尔塔想起了自己最初发誓要成为空军的模样。
和她一起游戏的每一局她都在悄悄观察她,她总是在距离她不会太远的地方守着,哪怕那地方没有电机飞了满头的乌鸦最后被监管者追着跑她也不后悔。
能看着她就比什么都好了。

玛尔塔一天比一天虚弱,吐出来的花朵染着她的血,美丽的纯白好似被玷污了一样。
"对不起呐。"
玛尔塔苦笑着把花瓣上的血擦去,然后留下一朵比较完整的白花放在水缸里飘着,其余的埋进花盆里当做肥料。
她其实是见过这种花的,那是在她刚刚成为一名见习士兵的时候偶然看见的花,并不是什么名贵的花种,只是在路边无人问津的小野花,生得顽强,在这种缺水的地方开得那样美丽,那时候的她蹲下来用水壶里的水浇灌了它。
不知道那朵花现在还是不是孤零零开在那里。
她一晃神,又想了起来。
那里早就被改建成空军训练场,哪还会有什么小野花呢。

艾玛几乎每个人都问了一遍,但得到的都是些没有用的信息,她从中根本无法得知玛尔塔究竟喜欢上了谁。
艾米丽也摇了摇头,目光黯淡地望着窗外,艾玛心疼地抱住她轻声道。
"这不是你的错。"
"但是如果我能更有用一点,或许她就…"
"这不是艾米丽的问题,玛尔塔不愿意的话,谁都不能强迫她的。"
扣、扣。
敲门的声音打断了二人,艾玛慌忙松开了手跑去开门,来人是那位特殊的参赛者——海伦娜·亚当斯。
"请问…有什么事么?"

她曾经有过一段光明。
那是她还没有生病前的时候,她看着这个世界,孩童的无知在眼中尽显,她不知道为什么眼睛看着太阳会难受,但是天生的倔脾气让她明知道会刺痛流泪却还是去盯着太阳看。
后来她的世界只剩下了黑暗,无论她抬头看多久的太阳都不会再刺痛双眼。
从那时起她的世界好像就只有同情和恶意在围绕着她。她的父母宠着她,因为他们愧疚于没有能力将女儿从黑暗中解救。家里的佣人让着她,因为她什么都看不见。周围的小朋友嘲笑她,因为一个瞎子不配和他们一起玩。邻居的大人讨论她,因为他们认为她以后只会是父母的拖油瓶。
莎莉文老师给她带来了希望,她不会像父母那样宠她,也不会像佣人那样让着她,她只会比她更用力地按着她发出警告,这是她第一次遇到没有同情她也没有歧视她的人,莎莉文只是把她当成一个人来应对。
第二个待她如常人的是玛尔塔。

海伦娜在湖景村的小船上找到了奄奄一息的玛尔塔,她好像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虚弱地躺在船上,旁边落着一堆带血的白花。
"……啊。"
听到脚步声下意识看了过去,发现来者是海伦娜后她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拜…拜托了…玛尔塔。"海伦娜觉得自己胸腔都快要爆炸了,沉闷的窒息感压迫着心脏,"请告诉…呼…请告诉我你暗恋谁?"
"…呐,等一下,能帮我解开绳索么?我没力气了呢,真是丢脸啊哈哈…"
"你暗恋谁啊?!!"
听她带着哭腔的怒吼玛尔塔才发现她哭了。
啊,自己还真是个混蛋啊,居然这个时候把她弄哭了。
她想伸手去摸摸她的脸,到最后了为自己谋点福利也没关系吧?但是她好像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海伦娜…"
声音极小,这已经是她能发出的最大的声音了。
好在海伦娜的听觉足够灵敏才没有在海浪声中错过她的呼唤。
"什么?"
玛尔塔笑了。
"要幸福啊。"

END.
————————————————
小彩蛋:
海伦娜揪着玛尔塔的衣领一耳光就上去了:"我幸福你个头,两情相悦知不知道,你踏马倒是告白啊!!"
"嘤!!!是作者安排的剧本不是我不想啊!!!"

想bb一下自己对医生的理解

首先
她并不白,不光从推演,从日记里也可以看得出来。
她对克利切的见死不救,甚至还乐得于此,她有能力告诉克利切他有生命危险,但她就是不说。
[CP滤镜:情敌必须死]
推演的最后一个是所有人认为她黑的一个因素。
结合一下日记四可以知道,律师把她出卖了,厂长突然蹦出来大喊我不同意这门婚事[划掉]锤了艾米丽,但是她逃掉了。
于是厂长改找了律师,并成功把这个绿了自己的臭王八扔上了椅子。
这时候医生把自己治疗好了去救下了律师
重头戏就是这个
救下律师是为了啥呢
当然是为了让他再被锤啦!
医生:叫你小兔崽子卖我。
所以照我这个猜测,医生非常,非常,非常记仇。

她会报复害她的人
也会放任自己不喜欢的人陷入危险
她不善良,但也很善良
她会遵守诺言只为了治好一个疯人院的小女孩
这个小女孩和其他任何人都不同
那时候她的懦弱是她永远的痛
手术失败是她无法挽回的
所以她把希望寄托在这个当初没有治疗好的小女孩身上
"如果治疗好她,也许自己就能赎一点罪"

当然,她依旧很有野心
她相当需要金钱来挽回她的人生
克利切死了,少一个人瓜分金钱
她自然乐见其成
律师的鬼话她半信半疑
工厂里的对话她应该猜到了里奥就是丽莎的父亲,接下来的试探就是律师决定卖她的原因之一
聪明人留不得嘛

最近bb官方崩人设的妖怪多得吓人
你是官方么
只能说你的人设崩了吧
从推演里猜想出的人设本身就不一定正确
就像医生的介绍她是个有野心的人
嘿,谁规定她一定要什么时候都有野心呢
就像园丁介绍里她最喜欢稻草人先生
最后还不是烧了~
不要认为自己算回事,你不是官方,你也不是什么多有分量的人
你觉得崩了人设,气愤得不想玩游戏了
大可滚蛋
不缺你一个人玩不是么?

字丑画也丑
想法源自于我看过的一个肖根tag里的长图
怕丢人不打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