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头像的另一半是@咸闲人
这是我对象
我宠的 谢谢

露蝉

事情是从一大早周围邻居听到貂蝉的狂笑声开始的。
带着起床气一炮轰开貂蝉家的门,孙尚香十分不友好地瞪着卧室里那个捂着肚子在床上笑得毫无形象的舞姬。
正准备找露娜谈谈然后她猛地瞅到旁边一只小小的…白猫?
但好像又比正常的猫大了太多?
孙尚香揉揉眼睛以为自己没睡醒,不信邪地凑过去看了眼,一下子就吓醒了。
哎哟卧槽!这不是露娜么!
比起原来的模样起码缩水了一半,露娜板着脸满脸上都表达着三个字不高兴,毛绒绒的猫耳朵随着呼吸抖动着,看上去软乎乎的尾巴垂在床上偶尔扫动两下。
她算是知道貂蝉为什么笑得这么鬼畜了。
说实话孙尚香也想笑的,平日里打比赛露娜没少教训过她,虎落平阳被犬欺…呃,也许该说猫落平阳被花欺?总之,孙尚香唯一明白的只有一件事,露娜在变回去之前都不会好过了。

露娜很想宰了这个在她耳边用魔性笑声污染她耳朵的白痴女人。
可她这样子别说宰她了,拿不拿得起月光都是一回事。
然后是孙尚香趁她不注意摸了一把她的耳朵飞一样的跑了,边跑还边昭告天下似的大喊露娜变成猫啦。
她发誓,等她恢复之后一定要宰了这两个混蛋。

露娜变成猫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峡谷,来围观的人络绎不绝,就连东皇太一都表示这还蛮有趣的前来观察她。
"我说…我不是给你们围观的物品。"
一听这语气就知道露娜生气了,众人想到之后她恢复了来报复的场景,齐刷刷地选择回家和对象谈恋爱。
"啊我差点忘了阿轲还没醒呢我回去叫她起床。"
"不早了我要回去准备早饭了。"
"嗯嗯…我的文章还没写完!"
"哎呀啊,我还要回去教阿斗品德呢,先告辞!"
满房间的人顿时就剩下躲在角落里笑得眼泪都快出来的貂蝉。
"闹够了?"
"哈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啊哈哈哈~"
"还不是你做的。"
"——?!!(噎住)你、你怎么发现的?"

露娜都不用想就能猜到到底是谁搞得鬼。
偏偏这个人还一大早笑得那么狂,她想装作不知道都难。
敢对她这般恶作剧的,除了貂蝉还会有别的人么?
她叹了口气,甩了甩猫尾巴,今天看来只好在家里待着休息一天了,昨天太乙真人急匆匆地过来告诉她貂蝉从他那抢了瓶变形水去,几乎是那一刻起露娜就猜到第二天绝不会有什么好事情了。
还好是变成猫,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要是变成只癞蛤蟆…露娜觉得还是自杀算了。
"这种事除了你还有谁会做啊。"
"呜呜~妾身在你眼里就这般坏么?"
…不仅是这般坏,还坏得流油啊…
这句话露娜憋在心里没有说出来,只是用沉默回答了貂蝉的问题。
"妾身真是痛心疾首啊…小露露竟然如此猜疑妾身,呜呜呜~"
那楚楚可怜的样子看得露娜毛都要炸了。
我靠你还能再恶心一点么?能么??
"小露露呜呜呜呜~"
她认输。
"给我闭嘴!"
貂蝉袖子一挥露出得意的嘴脸,哪还有半点可怜人的模样,"就知道小露露最吃不消这套了~"
"你这么做不只是想报复我拿蓝吧?"
"对呀,妾身还想做一些其它的事呢……"
?!
也许是变成猫咪后也拥有了一些动物对危险的探知,露娜本能地跳起来想往门外跑,结果一阵花香飘过,貂蝉已经笑眯眯地把门给落了锁。
"…你最好不要有什么奇怪的想法…我现在是只猫…犯法的…"
"这个小露露不必担心哟~"貂蝉伸出巧舌舔了舔嘴脸,宛如捕食者看见猎物时的模样,"妾身特地查过呢,操猫可是不犯法的哟~"
"现、现在是幼女的身形吧!最少三年最高死刑呢!!"
"这个嘛,说出去谁会信呢~"
"貂蝉你不要太过分了!!"
"放、放肆!"
"唔停…"
"啊…"

听说第二天有人看到屁股上插着把月光的貂蝉被丢弃在垃圾箱的旁边。

评论(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