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头像的另一半是@咸闲人
这是我对象
我宠的 谢谢

新的故事[第五章]

"我说小姑娘,拜托你把酒给我吧,我真的嗓子都快冒烟了。"死灵老头穿着厚重的铠甲,每一步都发出巨响,他搓着手讨好地笑着,"老头子我一会不喝酒就难受得慌啊。"
"还喝!我找你是去帮忙的,你却只知道喝酒!"和死灵相比,身材娇小的瓦尔基里气呼呼地叉腰对着他大声嚷嚷着,"我可是听说你生前有多威风我才来找你的,你却…你却…!"
"哎哎哎,别说了别说了,我不喝就是了!不喝了不喝了!"
死灵头痛得捂住耳朵,他一路上已经被这个小姑娘念叨惨了,从一个倒霉蛋手里抢来的无尽酒壶被小姑娘没收,怎么说都不肯还给他。
咕噜。他吞了吞口水,胃里的酒虫在叫嚣,可他实在不敢再提喝酒的话了。死灵觉得自己答应这个姑娘来帮忙简直就是遭罪,可又乐于去遭这个罪,他死了太久了,死灵的国度没有一丝生气,入不了轮回的他终日待在那没阳光的鬼地方,和一群神神叨叨的傻瓜作伴,瓦尔基里的出现就像一根救命的稻草,而他毫不犹豫地揪住了。
有人念叨的感觉虽然让人一个头两个大,但死灵很是受用,毕竟死灵的国度可没人管你做什么,干了什么大事就被关小黑屋关个十几年,再出来的时候连最后那点人气都没了。
"这还差不多。"瓦尔基里哼哼两声,对死灵的识抬举感到满意,她抬脚刚走没两步就突然双手堵着耳朵神情严肃起来。
"……娜……我是…希………恩……"
"…嗯?这个声音…是希格露恩么?"
瓦尔基里之间的通讯靠的是神识,这很像法芮尔所在的世界使用的电话,不同的是,神识对话虽然能做到长距离的交流,但是也如同面对面交流一样,距离越长,声音越小。
"是……你……哪?"声音太过于微弱了,瓦尔基里抬头看了眼四周,她不能够确定向那边才是对方所在的位置,另一边的希格露恩声音却忽然清晰了起来,"古娜,现在听的清么?"
"哎?"古娜愣了一下赶紧找寻起希格露恩的身影,这样清楚的声音应该距离她的位置非常近了才对,"我找不到你在哪里,希格露恩。"
"我离你还有段距离,古娜,你那边找到人了么?"
"找到了一个愿意走的,叫哈特,十几年前被国王赐了毒酒的卫兵队长。"
"海拉没有说什么吧?"
"嘲笑了一番。"
翅膀扑棱的声音。古娜转身面向匆匆赶来的希格露恩和另外两位女武神,在冰雪国度和希格露恩回合的奥尔露恩停在了较远点的地方一副懒得搭理人的高傲姿态,看得古娜作呕不已,和格蕾倒是能愉快地打个招呼寒暄两句。
"我说海拉怎么这么轻易放了人,原来是一个老酒鬼!"酒气熏得她发晕,居然还喝的是高浓度的烈酒,格蕾嫌弃地扇扇鼻子,"虽说是卫兵队长…唉算了算了。"
奥尔露恩则是不悦地皱眉:"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工作的?找一个酒鬼糊弄我神奥丁?"
"那你又怎么样?"
"呵,我拉拢了冰雪女神的宠儿贝拉,她拥有堪比神的强力冰魔法,比你这个酒鬼强得不知道哪里去。"
"好了小姑娘们。"眼见两个人就差把剑拔出来对砍了,死灵哈特赶紧上前一步拉开她们俩之间的距离,"攀比重要,还是你们的瓦尔哈拉重要?有时间在这起内讧,还不如多留点力气去杀敌呢!"
"哈特先生说的对。"希格露恩点头赞同道,"刻不容缓,我们立刻出发。"

"一个异世人,一个冰雪宠儿,和一个酒鬼。"女人科科笑了两声,板下三根手指摇了摇头,"结果所谓的女神也会被情感左右,大战在即还攀比,甚至以为拥有强大的魔法就是最好的,真是目光短浅,还不如一个酒鬼看问题看得透彻。"
"奥尔露恩的确是个刻薄的女武神。"关于这一点我无法否认,在这个故事中我也不喜欢她此刻的所作所为,只是想到她的结局我又在这基础上改了点看法,"虽然性格恶劣,但她仍然是有自己骄傲的女武神。"
所以她才会在发现了洛基阴谋后拼着最后一口气也要把消息送回瓦尔哈拉。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