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自闭患者

歌剧魅影

突然想起来瞎摸的一个设定
本来是想按剧本结局写的,但是…拐了个弯就不对了
讲道理本来是想写个ABO的凉薇的,结果不知道怎么的就写了个这个!
有没有人和我一起脑脑ABO啊——

————————————————————————
1.
当演员的第一年,杜蔷薇就非常幸运的被选为女主角的替补跟着剧组来到巴黎剧院进行演出。
虽然是替补,但蔷薇也明白自己多半是不会上场表演的,尽管如此她还是尽力去练习,总得以防万一。
巴黎的夜晚是一道独特的美景,黑夜中灯光闪烁如同星光一般,相比之下天上的繁星反而暗淡了不少,蔷薇趴在剧院二楼的窗户那无聊地打量着外面,底下是剧组的人在练习。
"是什么原因让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在这里一个人吹冷风?"
声音低沉嘶哑,像极了恐怖故事里的魔鬼,蔷薇警惕地转过身,入眼的是一个戴着半边脸面具的黑发女人。
"表演在明天。"
她向来不信那些神啊鬼的,只当女人是来看表演的人,但她又不得不怀疑女人的身份,她是个敏感的人,这还是第一个在她没有察觉的情况下站到她身后的人。
"想当女主角么?"
女人弯起嘴角,手指拨弄着垂下来的发丝,那副纯白的面具下的眼睛似乎也像它的主人那样漫不经心地打量着她。
蔷薇微微皱眉,没有回答她而是直接从她旁边绕开走了,直觉告诉她最好不要搭理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
她走到一楼正准备问下导演这个女人是怎么进来里面的。
哐啷。
灯落地碎掉的声音。

2.
女主角受了伤,所幸不严重,但也没办法继续演出了,所以女主角换成了蔷薇。
第二天警察调查之后告诉导演,灯会掉下来不存在人为的可能,灯柱的顶端上面有根水管,水管的连接有了缝隙,每次通水的时候溢出来的水就顺着灯柱流,时间久了灯柱早就锈迹斑斑,大概是他们昨天排练的动作太大了所以灯才会掉下来。
警察检查了另外几个灯柱,确认没问题了之后才离开。送走了警察,导演自己又检查了一遍,这才放心地叫来剧组的人继续排练。
怜风发来祝贺恭喜蔷薇当上女主角,但蔷薇一点也没有因为当上女主角而感到开心,导演通知她来替女主角的时候她第一时间想起了昨天那个女人说的话,尽管警察的调查排除了人为的可能,但是蔷薇就是觉得这事和她脱不了关系,更何况那些警察临走前还目光古怪地上下看了遍前女主角。
…管她呢。
想不通的时候蔷薇就会干脆放弃去想,再多想也只是浪费时间,还不如排除杂念认真地排练。

3.
蔷薇虽然动作上没有问题,但歌声上和原定的女主角差得不是一点半点,她总是唱不出女主角那种柔和的感觉。
还有两天就要出演了,导演叫她好好练歌,最后一次排练的时候再来参加。
蔷薇不知道导演要的柔和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她独自一个人坐在练歌房里,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
"当上女主角怎么还是不高兴?"
又是那个女人。
"你搞的鬼?"
"是,也不是。"女人耸耸肩自来熟地贴到她旁边坐下,见着蔷薇嫌弃地挪开反而乐呵呵地笑了,"你想唱好歌,我教你呗。"
"你是谁?有什么目的?"
"这样吧,你叫我凉冰好了。没目的。"
凉冰?嚯,这么冷的名字,偏偏和人一点也不搭调。没目的?把她当三岁小孩拿根棒棒糖就能哄走似的骗呢。
"我总觉得你不是好人。"
"人还有好坏之分啊?"她像是听到了个笑话一样嗤笑道,"再说了,你这个小丫头片子身上有什么东西值得我图谋的?"
这话说的好像是没错。蔷薇气闷地移开了视线,她敢打包票那面具下的眼睛肯定写满了得意。
"中年非主流还会唱歌?"
"切,我啥都会。"
那你很棒棒哦。
当然这句话她没有说出来。

4.
尽管蔷薇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事实,凉冰的歌声的确好听到让人沉醉。
"有时候我真搞不懂你的目的。"
"没什么目的,就是喜欢你而已。"
"……去你的。"
练习了两个小时之后,蔷薇已经隐约摸索到了歌声所要的那种柔和的感觉,在她想再努力一把的时候凉冰却拦住了她。
"我看你唱的嗓子都哑了,喝点水吧。"
"哦,谢谢。"
接过凉冰递过来的水壶,当嘴唇碰到水的时候蔷薇才发现自己是真的很渴了。
"你不怕我在水里下个哑药毒哑你?"
"你让我当上了女主角,还教我唱歌,毒哑我对你有什么好处么?"
好死板的回答。凉冰撇撇嘴:"是没什么好处。"
"行了,我要继续了,别打扰我。"
"…我靠,你就这么个态度对待你的恩人?"凉冰还在愤愤不平,而蔷薇早就堵上耳朵自顾自地练起来了。
操你大爷的。白了一眼认真练歌的蔷薇,凉冰心里默默地啐道。

5.
灯光聚拢在她的身上,照亮了她美丽的面容,台下的观众惊讶于少女的美貌,更迷醉于她柔和的歌声里,她就像天上最明亮的一颗星,其他人都比不过她的光芒,只能默默作陪衬。
一曲唱完,蔷薇才得空悄悄看一眼台下的观众,本以为那个中年非主流会在台下摆着一张欠揍的表情嘚瑟地欣赏她的表演,但她失望地发现那个女人根本没有来。
得了吧,她不来更好,没见过谁能有她那么欠揍的,哪怕就是嘴角动一动都叫人火冒三丈恨不得一巴掌把她拍成猪头才舒坦。
第一场演出完美落幕,随着表演的结束她也会因为此次表演而被各个报社报道,然后看中她才华的公司会朝她抛出橄榄枝…一切简直顺利得不像话,跟做梦似的。
啪,啪,啪。有节奏的掌声,能把鼓掌都拍得那么惹人厌的也只有那个神出鬼没的女人了。蔷薇偏过头看去,果然看到凉冰靠在石柱上扬着嘴角的模样。
"恭喜,这下你可出名了。"
"嗯,谢谢。"
她是诚信感谢她,毕竟她教了她诀窍,这才让她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掌握了歌的唱法。
"现在不问我有什么目的了?"
"有你也不会告诉我。"
真特么耿直。
凉冰心里骂了句操,表面上却还得维持住:"我说了你也不信。我是真的喜欢你。"
"去你的。"
看,我就说你不信。

6.
下一场演出还要过个几天,导演心情不错放了他们一天假,还是第一次来巴黎,蔷薇打算今天出去转转,买点这的特产回去送给自己那些个朋友们。
可能是她今天出门忘了看日历,被个莫名其妙的外国女人缠上死活不肯放她走。
"你在跟着我,我要去警局告你非法跟踪了。"
"我就是警察。"外国人边说着边掏出身份证件证实自己。
彦?外国人名字还真简单。
"警察跟着我做什么?"
"我知道你原本是女主角的替补,而你们那个女主角出了点意外。"
"然后呢?"
彦从包里拿出几叠报纸递到蔷薇的面前:"你们不是本国人,所以不知道,那个剧院死过不少女主角,在你们之前已经没有本国的剧组敢在那里演出了。"
报纸都是几年前的报纸,泛黄的页面上放着一张张盖着白布的照片,无外乎是说歌剧魅影重出,蔷薇抓着重点浏览了一遍,把报纸叠好还给了彦。
"所以你是想说明什么?"
"那些见到了歌剧魅影的目击者都提供了几个相同的信息,戴着白色面具,一头黑色过肩的长发,歌声动人,但停止歌唱后声音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嘶哑低沉,宛如恶魔的低语,所以我们把歌剧魅影称作莫甘娜。"彦收好报纸,如鹰一般敏锐的双眸捕捉到了蔷薇眼中一闪而过的诧异,这下她更加坚信自己的判断,"根据目击者的描述,再结合你的个人信息,我推测出一件事。"
"你见过莫甘娜。"

7.
蔷薇回来的时候凉冰正坐在她房间的窗台上,不怕死的两条腿伸在窗外,哪怕是个小孩去推她一下都能置她于死地。
生命就是这样脆弱。
"我到底在和人还是在和鬼一起?"
凉冰微微偏过头来,透着发丝看她:"我不喜欢人。"
"为什么?"
"虚伪。"
"……"
"但是你不一样,我喜欢你。"
这是她第三次对蔷薇说喜欢了。
"有人告诉我凉冰早在五年前就死了。"
蔷薇不动声色地避开了她的表白把话题转向了另一件事。
就和她没有回应凉冰的喜欢一样,凉冰也没有给她想要的答案。
最后凉冰从窗台那下来,绕过蔷薇躺到了沙发上去。
同一个屋檐下,两个人同样怀着心事。

8.
有时候凉冰会厚着脸皮睡在她房间的沙发上,白天的时候醒来又发现这个不要脸的睡到了她的床上。
但今天没有。
房间里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睁眼没能看见那个白得扎眼的面具她竟然觉得不习惯。
习惯这东西还真是可怕。
一连两天没有看到凉冰,没了那个厚脸皮的女人在她旁边瞎扯淡,生活一下子变得乏味起来。就像是本来你有一个洋娃娃抱在手上,然后一个不小心,洋娃娃丢了,你就没有洋娃娃抱了,最初的时候总会不适应手上空荡荡的感觉。
三天后最后一场表演也顺利结束,导演叫大家回房间收拾东西,隔天就要回国了。
一直到太阳落山蔷薇也没看到凉冰。
她站到凉冰坐过的窗台边上看向外面的街道,天一暗灯光就亮了起来,她看似随意地扫视着底下的街道,没找到想找的人后又叹息一声打算拉上窗帘。
"蔷薇。"

9.
凉冰最后还是没能克制住自己的欲望走到了路灯底下,蔷薇回过头,恍然觉得灯光再亮好像也照不亮那个人。
"你还回来做什么?"
"我还是喜欢和你一起。"
可能真的像彦说的那样吧,凉冰的声音就像恶魔的低语,不然她怎么会被蛊惑着跟着凉冰走到歌剧院底下无人知晓的水晶迷宫里。
相识几天,蔷薇第一次看见凉冰摘下面具后的样子。
显眼的烧伤没有破坏女人的那份美丽,垂落的发丝隐隐遮掩着烧伤的左脸,反而让女人看上去有几分凄楚的美感。
"你想知道真相,那我告诉你。"
"五年前我在歌剧院的大火里险些丧命,多亏了无意间发现的这个迷宫我才逃过一劫,之后所有人都以为我死了,我成了没身份的人,只好躲在这里,偶尔出去买点吃的回来。"
"从那场大火之后我就有了个特别的能力,我能看到一些人之后会遇到的事情,我试着干涉过一次,但是结局比我看到的更惨。"
"我能做的只有为那些悲剧的人们献上一首安魂曲,好让他们走得安详些。"
她一边说着,一边把面具放到地上,手抚过脸上丑陋的疤痕,一双像是大雨过后被洗刷过的蓝天那样美丽的蓝眸看着她。
"我这么说你信么?"
"我信。"
"那我说我喜欢你呢?"
"你能不能别扯这么远?"

10.
回去的时候导演清点着人,忽然发现队伍里多了个人。
"蔷薇,这是谁啊?"
"我叫凉冰,蔷薇的对象,妻子。"
"你能不能别乱说话?"
"……???"
导演一脸懵逼,这二十来岁还没谈过恋爱的姑娘本以为她一辈子也就这样了,谁知道转眼间就抱了个大美人回来……你们年轻人真会玩!
嘀嘀咕咕到最后,导演还是认命地多加了一张票——钱从蔷薇工资里扣。
蔷薇带着凉冰去警局重新登记身份信息的时候把彦吓了个够呛,脏话才飙出来一半又碍着面子咽了回去,整个过程跟看鬼一样看着凉冰,再往后谁知道她俩是不是天生不对盘就这么一会的时间差点没打起来。
"你真是个魔鬼。"
"亲爱的,我是魔鬼你就是天使,我们一定能好好相处~"
你可拉倒吧。蔷薇翻了个白眼,拧着这不要脸女人的耳朵把她从警局拖了出去,任她表情再委屈也没松手。
听说后来凉冰耳朵肿了两天。

评论(1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