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自闭患者

[多CP]不在的她3

7.花轲[*致命风华]
凯是在死人堆里找到阿轲的,以她为中心的周围叠满了尸体,大多是一刀封喉,还有些死相渗人的,她穿着的衣服都被血浸湿,若不是黑色看不真切,怕是全身血色吧。
那件衣服阿轲没有再穿过,上面的血腥味浓到怎么也洗不去,有时候她连带着觉得自己也是浑身的血腥味。
她是刺客,刺客是不会放任血喷溅在自己身上的,因为这代表了她的技术不过关,没能一击毙命。
但是现在她不得不试着去习惯手上的两把短剑,还有那笨重的巨剑害得她每次都累的够呛。她捏着头盔下樱色的头发,和那个笨蛋一模一样的颜色,但是…她松了手,觉得这粉色扎眼得要命。
"三年了。"
阿轲喃喃道,距离她被凯从死人堆里带出来已经过了三年,这三年她驰骋疆场,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能熟练地耍着短剑,也能毫不费力地扛起重剑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她那一头短发也能束成同她一样的高马尾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能游刃有余地扮演好花木兰的角色了。
世人皆以为荆氏最后一人在三年前死去,却不知道三年前死了的人才是真正的花木兰。
"你倒好,一死百了,除了留下这堆破事,什么都没有了。"有处靠着悬崖的地方是没人去的,阿轲便把花木兰葬在了那,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带着壶酒跑去那,一坐就是几个时辰,兴许是今天喝多了些,她靠在土堆上开始抱怨起来,"麻烦的死女人…早就叫你别来了,还来,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啊?我一个刺客,死了就死了,你不同啊,你是个将军,你死了长城怎么办?我要是不答应凯,你这长城早就没了…"
她说完又抿了抿嘴,哀叹一口气支起了身子:"我说什么呢,没了你长城也一样能守…是我想给自己多找点事,这样大概就不会经常想你了。"
之后她又断断续续说了些话,最后的时候她把剩下的酒一起洒在土堆上,酒水反射着太阳的余晖,一闪一闪的煞是夺目,阿轲看着那些亮光忽然笑了。
"蠢将军,不会让你在奈何桥等太久的。"

8.乔轲
天下最神秘的荆氏一族最后的血脉也倒在了秦皇宫里,从此世上再无荆轲。
大乔见着了那个刺客最后一面,血模糊了她的脸,原本妖艳的面容这下怎么也看不清,想伸手给她擦擦,血却已经凝固在脸上。
"我要带她走。"
湛蓝的法阵一闪一现,那本是大乔留给阿轲保命的传送阵,但这死心眼的刺客到最后都不肯低个头认输。
名声哪有命重要。
白起阻止不了她,嬴政亦然。
她如愿地带着喜欢的人的遗体离开了秦皇宫,只是江湖莫大今后她该何去何从?
清水洗净了阿轲的脸,却洗不净死亡的味道。大乔像以前一样照着阿轲脸颊的地方轻轻捏了捏。
——硬。
忽然间她想起来,自己好像还没有对她说过一句喜欢的话,一直是刻意的去回避,一次次催眠自己隐瞒起的真心,在人死后终于像是剖开了胸膛将那血淋淋的心脏掏出来捏住一样痛苦难耐,她捂着胸口,眼前痛得一阵阵发黑。
漂浮红尘的这么多年,她的心早已千疮百孔。
只是这最后一下,却是捅得最深的利刃。

————————————————————————

接下来想吃哪对的刀子随便点♡[你
*不接BL不接BG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