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自闭患者

"……艾米丽果然是天使吧?"
"我是人类。"
这样的对话出现在花园里听起来极为的违和,年轻的园丁小姐手上拿着园艺剪站在花园的中心,看着艾米丽头上忽然抖动两下的耳朵眼中放射出的精光吓得艾米丽尾巴都绷直了。
对,在这庄园里居住的第不知道的多少天,艾米丽小姐早上醒来时发现自己多了对猫耳和一条长长的猫尾巴,这让她对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产生了强烈的怀疑。
"艾米丽最近有做过什么会让自己变成猫的事情么?"
"没有。"
思来想去唯一能算的上是她平常不会做的事情也就只有昨天的游戏里她为了躲避监管者的追捕丢了针管拿起了库特先生的小人书而已。
坏消息是正是因为她昨天拿的那本书有些问题才会导致她成了现在的这样,好消息是她只要这样维持一天而已。
好吧,这个好消息也算不上什么好消息。
告别了艾玛,艾米丽有些兴致缺缺,大概是成了猫的缘故,竟染上了些许猫的脾气,被暖洋洋的太阳照着时一阵倦意,躲在树下的阴影里打起了瞌睡。
"艾米丽?"
耳朵转了转,懒散地半睁开眼睛看向来人,艾米丽看起来有几分不悦,可能是被打扰了睡眠的缘故吧。
身着橙色空军服的女人好笑地蹲下身打量着艾米丽的模样,在人的眉头微微下沉之际才开口道:"很适合艾米丽呢。"
"玛尔塔喜欢猫么?"看玛尔塔坐在了身边,意外的有种想要靠过去的冲动,艾米丽斟酌一下选择了遵从本能,挪着身子过去枕在人膝盖上,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咕咪…"
"猫啊…"玛尔塔眨眨眼睛,手抬在半空那犹豫了许久,最后只是搭在艾米丽的软发上揉了两把,"不是很喜欢呢,因为没有狗忠诚好懂。"
枕在膝盖上的猫咪小姐显然是被这个回答气到,那尾巴上原本柔顺的毛都有些炸起,看得玛尔塔控制不住自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惹得那只猫咪眯着眼睛瞪过来。
"艾米丽真的很可爱呢。"按住企图起身离开的小猫,玛尔塔这次没有压抑自己的冲动摸上了人那对薄薄的小耳朵,食指与拇指捻着搓了两下,把艾米丽摸得满脸通红,"我是不喜欢猫咪。"
"那你…"
"但是叫艾米丽的猫咪,很喜欢呢♡"
什么啊。控制不住情绪扭动的尾巴将人的情绪暴露无遗,总算是得了顺心的答案后绷紧的身子也放松了下来,调整个舒服的姿势蜷成一团头枕着人膝盖就闭上了眼睛。
温暖的春日里微风吹动树叶,沙沙的声音不断地响着,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照射下来,斑斑点点倒是让这场再普通不过的午睡变得像童话故事那样梦幻了起来。

"哎呀,艾米丽小姐这是…?"
"嘘。"竖起一根食指抵在嘴唇前提醒偶然路过的薇拉不要再发出声音,随后玛尔塔作着口型告诉对方,"她睡着了。"
薇拉心领神会,也不多打扰踮着脚便离开了。
在薇拉走后不久玛尔塔忽然低下头,上挑的眉毛表现出她的惊讶,但很快就恢复正常,她缓缓地凑到艾米丽的耳朵旁,吐出的热气在她的耳朵里打了一圈转又出来。
"原来你醒了呀?"
她的举动明摆着是不想让艾米丽装下去了,于是那膝上的人冷哼声坐起了身子。
"薇拉小姐来的时候就醒了。"
"猫耳朵都这么灵敏么?"
那对薄薄的小耳朵转了转,像在回答玛尔塔的问题一样。
似乎是没有了话题,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忽然凝固了一会,但很快又在艾玛来叫人享用下午茶的声音里消失,那灵巧的小姑娘叫完人就脚底抹油跑得飞快,又把她们撂在这里。
最先打破平静的人是玛尔塔,她转移注意力似的左右看了会后总算是鼓起了勇气——论谁也不能在美丽的小姐面前半点不紧张,她站起来作了个标准的贵族礼,对着那只喜怒无常的小猫咪伸出了手。
"亲爱的艾米丽小姐,我能邀请你和我一起前往茶会么?"

评论(5)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