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头像的另一半是@咸闲人
这是我对象
我宠的 谢谢

十五年的后续结局

*真结局
*傻白甜注意
*盲女空军了解一下
*ooc注意

玛尔塔发誓再给她一次机会她肯定不想要一架属于自己的飞机了,没有谁会喜欢愿望成真后还带着一大串的麻烦。
"艾米丽你个混蛋干嘛给我整这么多事!我买飞机可不是为了替你带艾玛度蜜月啊!!"
"谁要你替我带她度蜜月了?"
"哈?当然是你…?!!!"
我他妈日了作者了大白天见鬼了???玛尔塔吓得麻花辫都要竖成电线杆,嘴巴张得都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
"怎么一副见鬼的表情?"
可不就是见鬼了么?!
"等下,等下等下!"玛尔塔抵着额头努力整理着这庞大的信息量,她以为自己可以接受的,但是果然不行——"啊!!你到底是什么鬼?!!"
"什么鬼都不是。"怎么这人才隔了这么点时间就变得跟傻子似的,"艾玛呢?我要见她。"
没错,眼前这个被玛尔塔当成鬼的正是所有人都以为死在游戏中的艾米丽,而现在的事实是她没有死,头上的伤口也愈合得几乎看不出来了。玛尔塔不信邪地抓起她的手,虽然指尖冷冰冰的,但是手心却因为紧张冒着汗。
还真不是鬼?玛尔塔还想再确认一下,差点被艾米丽一个眼刀横死。
"我只是确认一下,确认一下哈…"
"艾玛在哪个病房?"
"504号。"
"嗯,谢谢。"艾米丽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对着她深深地鞠了一躬,"真的谢谢。"
谢谢你照顾艾玛,谢谢你当时作出了正确的选择。
"回头你把发生了什么告诉我就好啦,行了快去吧快去吧,我可不想打扰你们俩重逢的喜悦,先走啦~"
溜了溜了,再不跑怕不是狗粮吃到饱,说不定还会不小心看到什么辣眼睛的情景。
然后空军转角遇到爱…呸遇到一位可爱的盲人小姐姐。
空军:妈妈我要脱离单身狗啦!!

咚咚,房门被敲响,艾玛以为又是玛尔塔来找她谈心,说些什么忘了她吧之类的破道理,呵,忘了她…去他妈的忘了。
"走开!我不想见到你!"
门外没了声音,艾玛以为玛尔塔知难而退了,正想再窝进被子里把自己包起来,门外的声音像道惊雷一样劈傻了她。
"真的么?那我走了哦。"
世界上就算是有人和她有相似的声音,她也能准确的分辨出哪个才是她喜欢的那个人,这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就像唐伯虎点秋香时隔着一层纱也能准确无误的认出她一样,在面对自己喜欢的那人时的感觉永远和其他人是不同的。
"艾米丽…真的是艾米丽吧?"
"嗯,是我。"
本来是应该这样韩剧式的狗血发展的,艾米丽都想好接下来该怎么接了,但是艾玛永远能让她出乎预料,因为她从来不按套路走。
艾米丽回头看了眼被踢折了的门,一时间不知道该抱怨一下豆腐渣工程还是该佩服艾玛大力出奇迹,还好她听到脚步声下意识躲到了旁边…
再然后她被艾玛抱起来扔到了病房的床上。
艾米丽:???
等下,这个发展好像不太对劲。来自妇科医生的警觉。
"等下,艾玛,你先听我解释…"
"我有的是时间听你解释,现在我想干点别的事情。"
不是,住手,这位园丁小姐你想干什么???
医生表示很方。
"艾米丽其实不叫艾米丽吧?莉迪亚琼斯才是你的本名吧?"
她不在的这期间她家姑娘是跑去名侦探柯南那边过了个场么???
"…呃,啊,是…"
"你不记得那个疯人院里嚷嚷着要嫁给稻草人的小女孩了么?"
艾玛压在她的身上,挨得太近以至于鼻尖相互轻轻摩擦着有些泛痒,艾米丽盯着她的眼睛稍微一想就回想起了那个想要嫁给稻草人的女孩,那孩子太让人印象深刻了,被电椅折磨得憔悴的面容又一次浮现在她的眼前,然后和艾玛的脸重合。
#我以前电疗的病人是我现在的恋人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艾米丽。"看她忽然瞪大了眼睛估摸着她应该是想起来了,艾玛坏坏地勾起嘴角,整个人放松下来趴到艾米丽的身上,"我们还真有缘啊。"
信上的故人还真是多得不可思议,那个庄主怕不是个月老扮的。
"是啊。"艾米丽配合道,偷偷的在心里把艾玛想象成只小奶狗,一时没忍住伸手拍拍头的欲望。
"哼,但是艾米丽没有认出我!"
"…女大十八变嘛…"
"那我变漂亮了么?"
"嗯,变得更可爱了。"
两个人腻歪了一会才想起来病房的门光荣牺牲的事情,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故作无事的样子随处看着。
"艾米丽,爸爸他…"
"他救了我。"
"但是也是他…"
"艾玛。"艾米丽严肃道,"他说他只是一缕亡魂,因为仇恨徘徊在世间的恶鬼,但是在听到你唤的那声爸爸后他感觉自己心里的怒火被平息了,也许他被邀请来参加游戏不光是为了复仇,也是想再见你一面吧。"
"那爸爸他…"
"他离开后我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不过我想,他一定还在哪里看着你吧。"

隔了几天艾玛就出院了,出院前还很奇怪为什么医院里传着好多医生都在这几天下班回家的途中被不明女子拖进小巷子殴打的消息,感叹着治安的垃圾,艾玛愉快地抱着艾米丽的胳膊往家的方向走着,途中遇到了来接她们的玛尔塔。
"咦,玛尔塔,这是谁?"
"她叫海伦娜,是…是我的女朋友哦!"
配合她的是海伦娜毫不留情的一个盲棍砸头。
"我还没答应你呢。"
"你昨天明明说…"
"那是你听错了。"
艾米丽和艾玛莫名被塞了一嘴狗粮表示懵逼。
"疼,海伦娜,你打得好重啊…"
"活该。"
这次海伦娜说话的时候没有别开脸掩饰所以艾玛看见了她嘴角的笑意,看来玛尔塔也找到了真爱啊,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坐上玛尔塔的车,她们是真的要回家了,曾经只有艾玛一个人在的家总算完整了,而玛尔塔也要从在家里调制一张够大的双人床啦。
自觉没有过来找事的律师逃过了一波狗粮。

"喂,里奥,你的宝贝女儿被抢了你就不生气么?我可是听说爸爸最讨厌女儿的男朋友了。"杰克边瞄着里奥的脸,边从手机的扑克牌里抽出两张牌打出,"对七。"
"对圈。"把牌出掉后里奥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你还说我瞎看不到人,你连男娃娃女娃娃都分不清。"
"女娃娃你就不生气啦?裘克,要不要?"
"不要,快滚。"
"不要就不要这么凶干嘛…"
"你们打牌认真点好么!班恩到你出牌了,醒醒。"
"…你们这么吵我怎么可能睡着??对二。"
"靠,我要炸了。"
"你特么倒是让我先走一波啊!"
里奥捏着手里的小娃娃释然地笑了,只要女儿开心管她呢,虽然是有点点小小的不爽,不过都已经给过她一刀了就算了吧。
"六个五!"
"你厉害你走!"
"三!"
"四!"
……………
于是得以清闲的监管者们又度过了一个勾心斗角的下午。

评论(13)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