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自闭患者

#我家对象变兽娘了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

*点的梗  @夜岩_Ace
*cp为医园盲空
*沙雕文风ooc预警

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蹦蹦跳跳真可爱……所以红烧还是油焖?
不是,兔兔这么可爱怎么可以吃兔兔!
但是艾米丽真的想吃啊,另一种意义上的吃。

艾米丽是被艾玛的兔耳朵给蹭醒的,毛茸茸的毛在她的脸上蹭来蹭去,虽然毛软乎乎的很舒服,但是浅眠的她还当是什么南方大蟑螂爬脸上了,就差一个螺旋升天式惨叫。干什么那种眼神,淑女怕虫子不是很正常的事!结果睁开眼睛没看到啥蟑螂,倒是看到只小兔崽子。
我跟我女朋友睡了一晚然后第二天女朋友长出了对兔耳朵?
艾米丽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单纯,俄罗斯老流氓似的手就摸上了艾玛的屁股,哦,挺软的…不对重点错了。她慢慢下摸…你懂什么这叫保持手感。然后摸到了一团毛乎乎的玩意,而艾玛还哼哼唧唧一巴掌把她的手给拍掉了。
完了,真是只兔子。
那么红烧还是油焖?
下意识思考到今天的午饭。
艾米丽叹了口气,食指和拇指并用揪住只兔耳朵微微用劲捏了两下:"醒醒,艾玛。"
"…嗯唔…"
小懒虫嘟哝两声头直往被子里钻,见情况艾米丽也松了手,翻身下床去准备早饭了。
兔子的话,应该对胡萝卜超级感兴趣?不过艾玛平时就很喜欢吃蔬菜就是了。艾米丽从冰箱里拿出根胡萝卜又走回床边,坏心眼的把胡萝卜放艾玛的鼻子边引诱她,结果艾玛直接就一口咬上来了。
……
这也太好用了吧???
艾米丽盯着缺了个尖的胡萝卜出神,直到艾玛又嘎吱嘎吱咬了好几口才回过神来,沾了口水的胡萝卜看起来晶莹剔透莫名的有食欲…艾米丽把胡萝卜收了回来,而艾玛居然还寻着味道挪过来了。
你怕不是在装睡?!眼看艾玛还差一点就要掉地上了,艾米丽赶紧上前一步托住她的头,一个用力又把艾玛丢回床上了。
变成兔子之后居然比以前还能睡。艾米丽摇摇头继续去做早饭了,被艾玛啃了快一半的胡萝卜被她扔在菜板上,然后又觉得太吸引注意力把它扔进冰箱,顿时世界都清净了不少。
艾米丽比较喜欢奶油蘑菇汤,而且她也很擅长做这个,虽然是道餐前汤,不过做早餐也是营养还不错的东西,只是需要注意一下浓稠程度,艾玛喜欢浓一点的,还爱加一点甜玉米,艾米丽倒也随了她的爱好改变了做法。
一碗奶油蘑菇汤,再加上几片培根芝士吐司,估摸着同楼的玛尔塔和海伦娜也该醒了,艾米丽把早餐端到了桌上。
不要问为什么是她做早饭,这就住了四个人,海伦娜是个盲人,让她做不是为难人么。叫玛尔塔做怕不是一天到晚吃军粮,顿顿都要拿压缩饼干填饱肚子。艾玛?艾米丽曾有幸目睹她把微波炉给炸了,从此永久厨房黑名单。
肩上忽然多了个小脑袋,艾米丽也猜到艾玛是被香味给饿醒了,假装嫌弃地推开叫她去洗脸刷牙,自己则是去敲敲海伦娜的门。
"海伦娜,你还没醒么?"
"呃,艾米丽小姐,等一下。"她听到里面一阵杂乱的声音,其中还有玛尔塔的痛呼,正当她表情逐渐精彩的时候海伦娜打开了门,"那个,有一点问题。"
艾米丽真庆幸海伦娜是个瞎子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听了海伦娜的话她悄悄偏过头看向里面,然后被雷了个外焦里嫩,与此同时还有洗漱间里艾玛刺破耳膜的尖叫。
"玛尔塔是狗?!"/"我变成了兔子精?!"
"我是狼!狼!"玛尔塔抱着被踩痛的尾巴恶狠狠地反驳。
"…嗯,大概就是这个问题,玛尔塔她长出了go…狼耳朵和狼尾巴。"
你绝对是想说狗的吧。
"还有我没有听错的话,刚刚艾玛小姐是说她…变成了兔子精?"
艾米丽摊开手无奈道:"和玛尔塔的状况差不多,但她是只兔子。"
两个人对视一眼露出无奈表情,哦,她差点忘了海伦娜看不见。
有时候艾米丽很怀疑海伦娜是不是真的看不见,因为很多时候都会不小心看到海伦娜意味深长的模样,看得人瘆得慌。
海伦娜突然想起了莎莉文老师跟她抱怨过兔子的习性,又想着艾米丽虽然是妇科医生应该不会不知道吧,纠结了片刻还是拽了拽艾米丽的衣服叫她凑过来:"你知道兔子的发情期么?"
艾米丽沉默了。

早饭过后,玛尔塔跟着海伦娜回了房间,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不知道该干什么。
"玛尔塔。"
突然海伦娜发出一个聊天请求,然后玛尔塔欣然接受了。
"嗯?"
"你现在这个情况该叫做…狼人?"海伦娜纠结了一圈,从狼精转到狼人,还是觉得狼人帅点,顺便还担忧了一下艾玛小姐该叫什么好听,兔八哥么?
"…应该是?"
"我能摸摸你的尾巴么?莎莉文老师虽然跟我科普过狼和狗的区别,但是你也知道,我是看不见的,只能用手触摸来感受,我父亲倒是养了一只猎犬,狼就没办法了,所以至今我也不太明白莎莉文老师说的不同到底是什么样的。"
虽然是一副好奇宝宝求学的模样,但玛尔塔还是心疼地把海伦娜拉过来抱住,从小就失去了看清这个世界的资格,她的人生该缺少了多少美好,不过没关系,从今往后她会作为她的眼睛和她一起走遍世界。
"当然,我的海伦娜。"她说着,把海伦娜的手拉到尾巴上,任她来回抚摸。
而海伦娜也就放心大胆地摸了起来,狼尾的毛相比起父亲养的那只猎犬来说要硬上不少,如果不是顺着毛向摸去可能会扎手。虽然没有毛绒绒很好摸的手感,但是海伦娜也不是个喜爱软萌抱枕的小女生,对方是玛尔塔的话,是什么样她都喜欢。
不知不觉她的手逆着过去摸到了狼尾的根部位置,还在探索的海伦娜好奇地捏了两下根部,激得玛尔塔差点起飞。
"海伦娜,不要捏那里…"
"哎?果然是这样么…莎莉文老师说这里是敏感点呢…"
等海伦娜探索完毕拍拍尾巴告诉玛尔塔结束,玛尔塔早就神志不清魂飞过庄园绕了几圈地图了。
海伦娜:哎呀,玛尔塔,我忘了耳朵,能再让我摸摸耳朵么?

评论(7)

热度(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