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自闭患者

#监管者不要面子的么#

*为皮而皮的沙雕ooc文
*内含园医空盲
*祝食用愉快√

对没错又是我,冷酷无情的代表——小丑裘克!
最近庄园主看我咸鱼突刺啊呸火箭冲撞老控制不住速度撞到墙上,每次都撞个老眼昏花头晕目眩被求生者嘲笑铁头娃,实在是可怜我得不行给我把火箭速度降低了点,还给我丢了点零件告诉我想刺激的话还可以自己组装一下。
您老是不知道我马戏团来的不懂机械么??
我光是研究怎么装火箭就研究了一个星期,业绩差得差点吃土一个月,班恩那好脾气的家伙都嫌我丢人,我跟他隔着面具对翻白眼。
咋滴,瞧不起文盲啊?
忽然觉得我可能和那个前锋有共同语言,要不下次跟他约一下在庄园里一起奔跑好了。

一个星期过去的第一天,我低着头看着自己的火箭,不断回忆着那些东西都是装在哪里的,连游戏开始了我都没注意。
Duang,第一台电机亮了起来。
哦,游戏开始了啊。
我慢悠悠的抬头,顿时吓得面具都惨白惨白的。
怎么又是你们四个???
一棍子差点没把我给抡死的塑料盲人,还有她那形影不离的导盲犬空军。我恨!你有信号枪就了不起了么!我也是带了兴……
哦,是聆听,对不起打扰了,您是了不起。
我还在感叹世事炎凉,啪啪啪的一阵提示声,我这才恍惚的从信号枪的恐惧中缓过神来,盯着那串黑乎乎的提示很久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啊!!!我的椅子宝贝们!!!
我赶紧摸了个推进器直奔拆椅现场,把那该死的拆椅狂魔抓了个现行,今天你别想跑,真的,我不打死你我不叫裘……
旁边的医生像在看一个死人。
对不起,我又打扰了,我今天开始改名字。

花有百样红人与狗不同。
等一下!我不是骂你们,我才是那条狗!我说的真话!所以小瞎子你能不能放下你的盲棍?空军你的枪麻烦也放下!
这边的两个放下了武器,我一转头就撞上医生冷冰冰的目光,连她手里的针管都冒着寒光,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炫酷橙武呢。
我好怕,我好苦。
我想念那个每次落地都跟我肩并肩的幸运儿了,他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的求生者,唯一对不起他的是上次没刹住车不小心把他顶墙上拍扁了。
顺便一提举报我带火箭撞人的也是他。
仔细想想那杰克是不是也可以举报一下前锋带球撞人?
这么想着呢,突然咚了一声吓我一跳,定睛一看是盲女敲了下她的盲棍,我乖巧地坐在原地,有些摸不透她这一出是干啥。
我超怕她下一秒打我的。
然后下一秒她还真打我了。
委屈得像里奥被拆的娃娃。
监管者没人权啊!不就是身材高大臃肿了点,你们干嘛这么凶!
"裘克先生,你是不是忘了。"医生忽然阴恻恻地飘了句,"你以前也锤过不少人。"
不听不听王八念……
我偷偷瞄了眼医生,没被她手上不知打哪来的手术刀吓到,倒是给里奥她女儿吓得不轻,我的妈耶,刚刚她不是还是棕毛么?怎么白了??
这次换她看我像死人了。
不过我的注意力全被她那头夺目的白发吸引了,以至于根本没接受到她眼里传来的死亡警告。我琢磨着要不要跟里奥反应一下他女儿不学好跟流氓小混混搞一……
对不起。我后知后觉的发现了自己的错误,他女儿是跟医生搞一块了才对。
难道是医生业绩太差诊所关了以后为了谋取其它生路学会了染发?
我觉得不行抬起头再一瞧她又吓得一身冷汗。
卧槽怎么又变回来了?!
不信邪的使劲揉了两下眼睛,她那双漂亮的小翠眸正眨巴眨巴地盯着我。
完了。我一拍脑袋明白了事情的真相,我撞墙把脑子撞坏了!明天就去请假看病,顺便问问庄园主能不能报销看病费。
眼前的空军像在看傻子一样,手上的信号枪转了几个来回还是选择了抬起,不过这次没有对准我开。
听见枪响的一瞬间我下意识捂住了脸,还很丢人地大叫了一声爸爸别打我,反应过来她不是对我开枪的时候园丁倒在医生身上都快笑岔气了,一口狗粮拍在我脸上,效果堪比吃子弹。
说起来,她信号枪到底打谁了啊?
Duang!
"操你妈的哪来的信号弹把老娘打地上了!!!"
然后隔壁的医院传来了那个新来的艺伎破口大骂的声音。
不亏是飘柔的代表亮丽的楷模,连落地声都与众不同些。我丝毫没有心疼倒了霉的红蝶小姐,反而趁她看不到捂着肚子偷乐。
有句话说得好,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被信号枪打中我还张着嘴,嗲了一嘴信号烟,鼻孔耳朵里疯狂冒气,活生生成了个人形自走烟。
于是我也毫不示弱秉足了气地吼了过去。
"干你大爷的哪个小兔崽子的信号枪飞我脸上了!!!"

评论(4)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