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头像的另一半是@咸闲人
这是我对象
我宠的 谢谢

是的我更新了!

#对不起,还是笑不出来
*WSGA
*糖是啥?

小时候WS一直都觉得GA是一个特别爱笑的人,虽然生气起来也很可怕,但也不能掩盖她爱笑的事实。
大多数精灵从出生到有能力可以出去之前都是在森林度过的,WS和GA就这是大多数里面的精灵。
她们是一起诞生,一起长大的双子,不过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她们的性格截然不同。小WS喜欢热闹,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总想着快点长大好去外面的世界旅行。小GA则是很温柔的孩子,比起去外面的世界,她更倾向于留下保护这片森林。
精灵族在每个精灵达到一定年龄之后就会给她们选择,是想成为战士,还是想保持现在的生活做一个普通的精灵。
她们相视一笑,选择了战士。
战士也是分有几种的。精灵族是天生的射手,弓箭手是她们数量最多的战士,但弓箭手一旦被拉近了距离就失去了远攻的优势,于是这就需要近距离进攻的战士。冲锋者就是近攻的战士之一,她们拥有强劲的腿力,配合精灵灵活的身姿与敌人战斗,保护后面的弓箭手。精灵族还有一支数量稀少的部队,夜袭者。夜袭者的入部要求太过苛刻,但稀少不代表实力会弱,正相反,这个部队是精灵族主要战斗力,里面的队员全部都是以一敌十的高手。
WS选择了冲锋者,GA选择了弓箭手。
[我在前面帮你挡住敌人!]
[那我就在后面帮你解决敌人。]
小拇指勾在一起,稚嫩时的誓言促使她们成为了最好的搭档。

随着她们的成长,GA在箭术上的天赋越发出众,长老经过讨论后决定赋予她狙击者的称号,这对弓箭手而言是很高的荣耀,这意味着朝着守护者的步伐又近了许多。
[恭喜你啊,说不定过不了多久你就是守护者了呢~]
WS双手背在脑后一蹦一跳地在前面走着,GA看着她活泼的模样勾出一抹浅笑。
WS看呆了,虽然GA经常笑着,但是很多时候只是形式上的笑容而已,这抹浅笑就像是冰雪消融之后预示着春天来临一样让人心情愉快。
意识到自己一直盯着她太不礼貌,WS假装咳嗽了一声老老实实的恢复成正常的走路方式走着。
[怎么了?]GA不解的。
[以后想笑就这样笑嘛,没感情的笑容一点也不好看!]
[…我试试吧。]

后来WS和GA被下达了要去寻找回艾尔的任务,整装完毕之后她们第一次踏出了这座森林。
[这就是外面的世界么?真大啊!人类住的地方和精灵完全不一样呢!]
听着她充满好奇地叽叽喳喳,GA忍不住笑着,时不时应上几句。
精灵的出现对人类来说似乎是很难得的事情,走在街道上引来了许多路人的目光,GA不太习惯被这么多陌生人注视着,嘴角的笑容慢慢淡了下去。倒是WS很自来熟地凑上去问东问西,和人类很合得来。
[GAGA,我问到要怎么走啦!]
[嗯,很厉害呢。]
[嘿嘿♪]

要寻找回丢失的艾尔,战斗自然是不能避免的。第一次在外面的世界作战的时候,WS本以为会和森林不一样配合很糟糕的,但出乎预料的是这对GA好像没什么影响。
[我还当你会紧张的呢!]
击败对手之后WS累瘫在地上,气喘吁吁地抬着头看身后走过来的GA。
[还好吧,一心想着你就冷静下来了。]
[原来如此,下次我也试试~]
[笨蛋,你应该想着眼前的敌人才是。]
[哎——!不要嘛,敌人没你好看~]
[噗嗤,这是什么理由啦…]

[GA!]
战火把漆黑的天空都照亮,魔族的嘶吼人类的呐喊,WS的呼唤显得如此无力。
她找不到GA了,人群和魔族的数量太多,哪怕GA的发色很显眼也没办法寻找到,WS急得恨不得脱离战场去找她,可她要是现在离开了,这里的人没有她的助阵,很快就会败退下来。
她必须坚守这里。
[…WS?糟糕…被分开了。]
GA四处看了一圈张开弓对准几只正在与士兵作战的魔族射出了几道能量箭,解决这里的麻烦立刻抽身去寻找WS。
[她那个笨蛋…平时只会冲在前面,没我在的话会出事的…!]
从来没有分开过GA深知自己如果缺少了WS,那么她就很难在没有控制住最强敌人的情况下进行支援消灭周围的敌人,同样的道理,如果没有她,WS就没办法专心地对付敌人的强者总要防止被其他人偷袭。
这是她们最大的劣势,GA直到上了战场才意识到这点。
[千万…不要出事啊!]

找到WS的时候,她已经全身伤痕累累,原本翠绿的头发沾染着红色的血液仿佛失去了生机一样黯淡,却顽强地站着。
[WS!]GA一阵心惊,赶紧扑过去抱住摇摇欲坠的她。
[…是GA啊,你没事太好了…]WS只觉得自己很累,眼皮子好像快要不受控制地落下,她之前好几次差点就闭上了,但一直没等到GA,她不敢休息。
[是我,是我!WS,你撑住,一定会没事的,相信我!]看着气息越来越弱的WS,GA一直冷静的心剧烈跳动着,她握住WS的手,很用力地握着。
[疼…GA,笑一个好么?我有点累…好困啊,让我在梦里全是你的笑容好…么……]
她在话音落下的时候就闭上了眼睛。

精灵死亡之后是不会留下痕迹的,GA的手上只剩下WS穿的那件衣服,地上飘落着两朵逼真的花夹子和一条发带。
她垂着头,肩膀一直在颤抖着,距离近的人看到那件衣服已经被打湿了一片。
[对不起…]
她突然抬起头,士兵看到她泪流满面的模样。
[果然我…笑不出来啊…]

GA带着那件衣服和头饰,解决了所有的事情之后才返回族里。
长老也是这个时候才得知,WS不在了。
本应该欢庆GAWS回来的典礼滑稽地成为了一场沉重的葬礼。
[我代表所有长老,授予WS,风行者的称号。]
虽然对于已逝者来说,称号这种东西已经无所谓了,但GA还是希望长老把原本准备告诉WS的话在衣冠墓前说一遍。
长老把勋章轻轻放在墓前,苍老的脸上尽是心酸的眼泪,WS和GA是她看着长大的,她早已把她们视作己出,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使这位年老的精灵几近崩溃。
她平缓了一下情绪,站起身看向脸上没有表情的GA,拿出了另一枚勋章。
[我代表所有长老,授予GA,守护者的称号。]
葬礼很快就结束了,墓前的人都不愿意多停留,悲伤的气氛在整个森林消之不去。
时间总会让这个气氛消失的。
GA坐在墓前,拿出WS以前戴的头饰装饰在墓牌上,然后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上面的刻字。
[…我很想让你看一看你喜欢的那个笑容。]
[但是啊…]
[对不起,还是笑不出来。]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