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头像的另一半是@咸闲人
这是我对象
我宠的 谢谢

没有难产的第二波暑假更新

#我代替不了她
*GMCABH
*梗源自于我看过的一篇汞红

BH第一次遇到GM的时候是个下雨天。
那天雨下得很大,她来不及回家只好躲在一处有屋檐的地方避雨,头发被淋得全都贴在头上,看上去相当滑稽,她靠在墙上低着头,把衣服的水尽量拧掉。
[今天的雨很大呢。]
突然旁边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BH抬起头,她知道她,红色骑士团的团长GM。
[你家离这里很远么?]
[没有,就在郊区那边。]BH回答着,手抓着衣角不停地拧着,又挤出不少水来,[团长姐…大人呢?]
想自然地叫出姐姐但还是硬生生扳回成了敬语,BH有点瞧不起自己。
不过,也很正常,毕竟GM可是拜德王国最著名的军队,红色骑士团的团长啊,传闻她年轻的时候击败的魔族数不胜数,甚至魔族的军团长斯卡都败于她手。
她是活着的传奇。
[你叫什么?]
[Blazing Heart。]
[你家里还有其他人么?]
[…没有了,妈妈在我五岁的时候生病去世了,爸爸从来没有见过,也许也死了,家里面就只剩下我一个。]
[抱歉,我好像问了不该问的问题。]GM歉意地看着她,安慰似的揉了揉她的头。
[这没什么…团长大人这么问是有什么事情么?]被GM这么对待着实让BH吓了一跳,她原以为团长都是像人们传闻中的那么冷酷。
GM蹲下来,看着眼前这个孩子,轻声询问着,[你想加入红色骑士团么?]
这便是她们的初遇。

接下来的五年,她们都是一起过的。
BH在郊区的房子被GM重新检修之后成了一家慈善会,为所有贫穷的人提供食物以及帮忙给还有能力做事的人寻找工作。
BH已经和GM一样高了,甚至于再过几年也许她就超过她了。
这些年BH已经能够借助艾可发明的手套去操控体内的火焰,用这个力量帮助有需要的其他人,她渐渐的被人们知晓,人们口中赞美的主角不知什么时候从团长变成了烈焰骑士。
GM这五年只是看着她,教了她一点简单的剑术。
[为什么不把你的剑术都教给我呢?]有一次BH这么问了她。
[你不适合。]短短的一句回答,BH却觉得她似乎在透过自己看着另一个人。
这真不好受。BH这么想着,没有再问过。

其实这也不是第一次GM这样看她,BH总觉得GM看她的时候那双金色的眼睛格外的忧伤,但在她想探究的时候,她就收回了忧伤,朝着她微笑起来。
[你在看谁呢?]BH躺在草地上喃喃自语,回忆起GM的那种眼神她就觉得心里不舒服。
就好像她是谁的替代品一样。
有一次她无意间翻到了一本相册,很干净,和周围落灰的模样格格不入,BH推测GM可能这几天才看过。
像是做贼心虚一样,BH的心呯呯跳着,深吸一口气翻开了第一页。

范恩西欧从哈梅尔回来的那天被BH单独叫到暗处交谈。
[那个和GM除了眼睛以外一模一样的人是谁?]BH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第一页是GM和那个人的合影,年轻时候的GM和现在不太一样,一刀平的刘海,那双好看的金色双眸隐隐透出冷漠的光,旁边的那个和现在的GM酷似的少女倒是很活泼,全身上下都有一种自信的光辉。
[你看到照片了啊…也难怪会起疑心,你和她真的很像。]范恩西欧一点也不意外,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Grand Master。]

GM看着相册被移动过的迹象,已经猜到了是谁碰了它。
[这样也好吧,Grand,她发现了的话,我就可以不用多解释什么了。]GM,不,也许应该叫她CA比较好,她翻开了相册,小心翼翼地抚摸着相片中她日思夜想的那个人的脸,[Heart是个好孩子,也很努力,她的话现在可能还不够成熟,但是再过几年,她一定是个合格的团长。]
[你会怪我么?放不下这么多的东西…磨磨蹭蹭的。]她苦笑着,然后在相片上印上一吻,[没有多久了…等我。]

两年后拜德王国传出了红色骑士团团长死亡的消息,人们听到的是过劳,心里感慨着团长的英年早逝。
她才不过三十七岁而已。

葬礼前BH和范恩西欧站在最前面,望着石碑上的字,BH惊觉自己竟然流不出眼泪。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在这两年拼了命地努力,如果她知道是这样的结局,她一定不会去历练,然后从呯咕族得知炽热之心后又那么努力去达成。
她直到现在还有一种手上全是温热的血液的感觉。
CA是自杀的,那把匕首刺穿了她的心脏,她躺在后院自己种的那片勿忘我中,血液将花都染红。
死得很平静,BH觉得她可能也有点高兴,因为她的嘴角上扬着。

[她其实从来没有真的把你当做过Grand Master。]
[我知道的。]BH打断了范恩西欧的话,[我现在只有一个问题。]
[什么?]
[Grand Master是什么时候死的?]
[十七年前。]
[原来如此。]BH闭上了眼睛,[我刚好那时候出生。]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