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头像的另一半是@咸闲人
这是我对象
我宠的 谢谢

错过[Bed End]

法芮尔是个军人,不折不扣的那种,她的性格天生就该是个严谨认真的士兵,最重要的是她喜欢战场。
没有听从母亲的想法加入到现在的守望先锋,在那里她遇到了很多不错的朋友,更遇到了她,齐格勒博士。
撇开一些事情不谈,齐格勒博士绝对是她见过的最体贴善良的医生,对待病人非常的温柔,人也很漂亮,听说她已经三十几岁了,但是完全看不出来,相比较之下反而是年龄小上许多久的法芮尔显得苍老一些。
这也许就是久经战场的坏处吧?虽然法芮尔并不在意这些。
至于撇开的事情,法芮尔很苦恼,没错,就是苦恼,因为完全不知道怎么样去解决。
就在昨天,这个总是温柔微笑着的博士很认真严肃地向她透露了自己的心意,自己的回答是请给点时间让自己去理清思绪。
法芮尔承认,这个拖延的理由和拒绝没有什么区别,烂到家了,在她说出口的时候明显地感觉到,那个人的身体僵硬了很久才故作轻松地笑了笑说没关系。
真是糟糕透顶。法芮尔这么评价着自己,但是她的确没那么容易接受这个事情,她出生在埃及,那里可不是什么很开放的国家。
[亲爱的,你还好么?]抬起头循着声源看过去,是跑步回来的莉娜正保持着跑步的动作向她打着招呼,[从昨天就看你不太对劲了,发生了什么?不光是你,刚刚看到安吉拉也是没什么精神的样子呢,你们两个发生了什么?]
[啊…这个,要怎么解释才好。]连珠炮似地发问让法芮尔有些措手不及,她不是很擅长交流的人,这种事情想要说清楚也很难吧,面对着莉娜疑惑和担忧的表情,她勉强打起精神扯动着嘴角笑了笑,[没什么大事,就是齐格勒博士好像喜欢上我了。]
[嘿,亲爱的,别跟我说你才知道?]莉娜惊奇地叫了起来,不可思议地很大了双眼。
[啊…?]
[噢天呐,看来你还真是才知道!]看到法芮尔呆呆的模样,莉娜拍了拍额头对自己这个好朋友的迟钝度非常的无奈,连她都看出来的事情,为什么当事人现在才知道啊?[亲爱的,安吉拉喜欢你已经很久了呀!你都没注意过她对你的目光和其他人不一样么?]
法芮尔想了想,她印象里和博士眼神碰撞的几次,都只看得出博士眼里无尽的温柔和一些零碎的情绪,结合现在想来大概就是他们口中的爱意吧?至于别人,她就没有怎么观察过了,毕竟她不是那么经常待在治疗所的。
[大概…是不一样吧?]她尴尬着给了一个中肯的回答。
回应她的是莉娜再次拍了下额头。
也不能全怪她吧。法芮尔心虚地移开了视线,假装在看屋里的东西。感情上的事情她一向处理的很差劲,不管是这件事情还是很久之前和母亲的关系。
[那亲爱的,你准备怎么办?安吉拉可没那么久的时间等你给她明确的回复。]
法芮尔正思考着自己过去的事情,完全没在听莉娜说了什么,只是胡乱地应付了一句,[没时间那就算了。]
话音落下的同时,就像所有狗血剧情似的,安吉拉正巧就站在休息室的门口。莉娜看了眼她的脚下,碎掉的陶瓷杯和流了一地的褐色液体,她知道安吉拉有喝咖啡的习惯,但是没想到会是这个时候过来。
[嘿!安吉…]
没有给她说完话的机会,博士那没有血色而显得苍白无力的脸上像没事人一样笑了起来,只是眼神似乎失去了光彩,[我好像来的不是时候,抱歉。]说完逃避似的赶紧离开了。
[天呐!法芮尔你还不快去追?!]顿了一会莉娜尖叫了起来,推了把没反应过来的法芮尔之后几个闪现跑了出去,法芮尔能听到她越来越远的叫声。
要追过去么?突如其来的事情简直把法芮尔所有的思绪都打散,大脑里面一片空白,她清楚地看见了离开时安吉拉脸上划过的眼泪。还是伤害到她了啊。她颓废地想着,犹豫了很久,还是没有起身的意思。

午餐的时候法芮尔没有看到安吉拉,然后进来的是看起来应该是寻找无果的莉娜,从来都充满活力的她看起来挺泄气的。
[噢,这真是我的错,我真不该那时候问你的。]她这么说着,拖着身子到餐桌上,没精打采地趴在那里。
[嘿!女孩们,怎么了?]坐在旁边正大口嚼着肉的托比昂注意到她们之间压抑的气氛有些好奇地问道。
法芮尔没有说话,回答他的是莉娜有气无力的声音,[安吉拉被法芮尔拒绝了。]
[什么?小安吉拉失恋了?!]托比昂特有的大嗓门震的她们耳膜都在疼,他放下手上正在吃的东西看向了法芮尔,[这听起来可真不是个好笑话,法芮尔你说是吧?]
[你说什么老伙计?小安吉拉失恋了?]托比昂的大嗓门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奈因哈特瞪圆了眼睛看了过来。
被当做焦点的感觉糟糕极了!法芮尔开始有些烦躁,她真想给抖出这个事的莉娜一拳。
[你为什么要拒绝她呀?我们都看得出来你其实也喜欢她的。]小美挺不理解,为什么看起来挺相亲相爱的两个人会是这个样子。
[我喜欢她?你在开玩笑吧!]脱口而出的话,法芮尔根本没考虑过这句话到底有多伤人,[我不是同性恋!]
[你这人是不是脑子坏了?!]查莉亚一把揪住她的领子,恨铁不成钢地瞪着她,[你自己都没注意到么?哪次你们两个一起出任务她有什么事情你不是第一个冲过去的?别他妈跟我说什么别人你也会,我可没见过你哪次在我受伤的时候很着急过。]
[那是你皮厚,而且医生会给你治疗。]
[我可去你妈的吧。]翻了个白眼,查莉亚都有点不想跟她讲道理,直接一拳打她脸上了,[队伍里医生不少,可你就对她一个这么上心,伙计,别骗自己了,你喜欢她。]
场面忽然沉默了下来,只有莫里森皱着眉头看着禁闭的门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天之后,法芮尔见到安吉拉的次数明显下降了很多,她觉得安吉拉是在回避她,但是久而久之的她发现,安吉拉只是把她从特殊的位置放到和其他人一样的位置而已。
她原以为她会松口气的,但是内心却很难受,她不喜欢她们之间现在的关系。
她承认了,她确实喜欢上这个天使一样的女人。
她开始想念以前的时光,她悔恨自己为什么发现得这么晚,不知道还能不能挽回。
[安吉拉,我能和你谈谈么?]
找准了安吉拉待在休息室享用咖啡的时间,法芮尔坐到她对面的沙发和她对视着。
突然间法芮尔开始害怕了。那双眼睛里不再像记忆里的那样,虽然还是美丽的蔚蓝色,但是不再那么明亮,里面失去了很多东西,比如说对她的爱意。
[…我很抱歉。]本来有很多话想说的,但是最后只说出了这一句。
[没什么,你不需要放在心上。]安吉拉笑了笑,又饮了一口咖啡,[你只是不喜欢我而已,现在我把喜欢你的那颗心割掉了,不会再打扰你。所以我们就当做扯平了吧。]
她喝完咖啡就离开了这里,只留下呆滞在那里的法芮尔。
她明白安吉拉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只是她没有想过她会用这么残忍的方式来报复。

你喜欢我的时候,我不喜欢你。
我发觉到我其实是喜欢你的,而你却已不再喜欢我。
————————————————————————
第一次写的CP我总是忍不住发刀子,不过这一对真的是可以虐的地方太多了orz
当然甜蜜蜜也特别多!
写出这篇是因为在lof看了大大的文,前期虐天使虐得我心口疼,然后就在想,假如是这样的结局会是什么样子呢?就动笔写了。
文笔还有待提高呜哇…完全没有写出我想要的感觉,心里面想的画面总是不知道怎么表达出来,我脑补的是天使已经失去了所有光彩的双目,但是真正要写的时候,这样好像又太矫情,毕竟医生在心理上本来就比一般人强大,如果因为失恋就这个样子,就太不符合职业了。
莉娜被我一不小心写成了只大喇叭[跪下来],我不是故意的啊啊啊心塞,但是我想不到还能有谁了orz
文里面其实有很多地方,我不知道该不该写,原本是想再写一个天使视角的BE,但是想换成天使视角的HE了,已经够虐了!得吃糖!
莫里森看门的原因是他发现天使了,天使之后的报复也是因为法鸡的那句话,这句话真的特别伤人,反正我就被伤害过[…]
天使再狠一点大概就是这样的场面了:
小逼崽子,自己找血包去!

评论(6)

热度(21)

  1. 法鹰家有个天使埋葬你的夏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