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头像的另一半是@咸闲人
这是我对象
我宠的 谢谢

5

到了现场之后莫里森才发现,这场战争比他想的还要迅速而且激烈,努巴尼的那些美观的大楼已经被炮弹炸得千疮百孔,平民智械寻找着安全的地方混乱不堪,想要稳住被战争吓得失去理智的平民和智械可不容易。

[法斯瓦尼,传送门定位好了么?]

[已就绪,定位地点确保安全,现在需要打开通道么?]一向以强迫症出名的赛特娅此时看着杂乱无章的情景烦躁地踢着她的高跟鞋,站在他们身后的周美玲和查莉娅对视一眼,相当默契地传递出对此的无奈,但是并不想去多嘴,赛特娅的模样就像要拿出她的摄像头。[我早就说过,人类的真正敌人是无序。]

[这里交给我们,查莉娅,周美玲,你们去救援法芮尔和其他被困在底下的平民,动作要快!]得到回复之后莫里森转过身拿出他的冲锋枪朝着天上开了几枪吸引来了平民和智械的目光,[想活命的快点排好队,一个个离开。法斯瓦尼,打开通道。]

周美玲回头看着人群突然变得安静下来,扭过头用中文对旁边的查莉娅说,[他就像个黑帮老大。]

[黑帮老大?]虽然和周美玲相处时间不短了,但查莉娅还是对中文不太拿手,她最多能和中国外交官寒暄几句然后就只能靠英语交流了,[那是什么意思?]

[就是像黑爪头头那样。]周美玲换回了英语和查莉娅说着,然后她想了想又补上一句,[虽然我不知道黑爪头头到底酷不酷。]

[我也好奇他是不是和我一样强壮。]

果然脑袋里面都是健康得像大山那么强壮的俄罗斯人最白痴了。周美玲偷偷翻了个白眼,然后把话题转到正题上,[希望法芮尔没事。]

[那家伙壮得像只鸡,雷都劈不焦。]查莉娅的话换来的是周美玲的又一个白眼。

槽点多得她吐不完,所幸的是温斯顿的声音在这时候从对讲机里传了出来,[灰尘虽然散了,但是法芮尔可能被埋在下面了。]

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别担心,那家伙壮得……]

[法芮尔会没事的!我们现在就过去!]抢在查莉娅的前面说完,周美玲关掉了对讲机瞥了她一眼加快速度赶往法芮尔的所在地。

我说错什么了么?而不明觉厉的查莉娅只好无辜地挠了挠头特别轻松地跟上了气象学家的步伐。

被埋在高楼的废墟底下可不是有趣的事情,法芮尔觉得自己浑身都在疼,但是值得庆幸的是,只是疼而已,她动了动身体,没有骨折之类的事情,她看了一圈周围,运气相当好的有两块特别大的石板和她身下的地面构成了三角形。

[医生?]被废墟掩埋的前一秒她抱住了离她不远的安吉拉,可能是受了惊吓,法芮尔低下头看到紧闭着双眼的安吉拉,还好她没事。

和她们运气一样好的还有一个和她们站得很近的女孩,法芮尔慢慢挪过去拍了拍她,这时候才发现这个女孩是之前的服务员。

[唔…]她闷哼一声,从昏迷中转醒,[…这是哪?我记得我被石板砸到了,然后…啊!是你!]

[嘘…声音小点。]法芮尔紧张地低下头,发现怀里的人还闭着眼睛的时候松了口气,[我们还活着,但是可能得等会救援,我相信很快就来了,你头受伤了么?]

[可能蹭破了,不过没什么事。]

法芮尔点了点头,然后安分地躺在那里,倒是那个小服务员有着年轻人特有的活力,知道自己还算安全后胆子也大了起来,她压低着声音叽里咕噜地说些什么,法芮尔只听清了她和之前差不多的八卦。

[听着。]对于这种八卦的小姑娘,法芮尔感到头疼,[我和她不是情侣,我们不过是才见了两面的人。]

[这不碍事!]服务员激动了起来,一个翻身趴在那里看着法芮尔,大概是意识到自己太过于激动,她顿了一下又继续,[我看得出来,你喜欢她,她也挺喜欢你的!]

[这不一样。]

[我就知道你铁定是会否定的。]在法芮尔不悦的视线中,服务员蔫巴巴地趴了下去,[你别觉得我八卦,我是怕一对真爱就这么散了!你仔细想想,你肯定是对她和对别人不同的,就冲你买甜品那会我就看出来了。]

天啊,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开放么?法芮尔不想承认她老了,但这个小姑娘连珠炮似的问题轰炸得她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怀里她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人。

去他妈的,我只不过是不想错失一个好医生,黑爪那鬼地方才不适合她。她咬着牙再一次否认,然后在她又快要怀疑自己的时候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她知道了,她终于可以从这个见鬼的地狱出去了。

[你看吧,我就说她壮得像只鸡。]搬开了周围的碎石,查莉娅把两侧的石板推开,光刺得法芮尔赶紧闭上了眼睛。

[你可以正常点说她很健康没有事。法芮尔,你还好么?]周美玲处理着小姑娘头顶的伤口,狠狠瞪了一眼好像喜欢上了这蠢到家的形容的女人。

[还好,就是这个形容让我很不爽想给她两拳。]眼睛稍微适应了阳光之后,法芮尔睁开眼睛,周围已经处理好了,这一片废墟里面的人都救了出来,没有死者,这是好事,虽然她很好奇诺丽尔没来,但是比起让她治疗,她还是宁可忍受一会冻僵的感觉。

[齐格勒博士呢?她怎么样?]

[齐格勒?]法芮尔对于这个姓氏并不陌生,而且还很熟悉,她的母亲一直在调查有关安吉拉·齐格勒的事情,直到她死了这件事才中断。

[我很好。]

法芮尔低下头,发现安吉拉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她的回应让法芮尔一时间脑筋没有转过来,[医生…?]

安吉拉坐起来,声音冷漠,[安吉拉·齐格勒,我的名字。你们是想替诺丽尔报仇的话就快点动手。]

被误会了啊。周美玲和查莉娅对视一眼交流之后,深呼吸了一下表情严肃起来,[事实上,我们对方面的那件事一直抱有怀疑,安娜…也就是法芮尔的母亲,她的调查资料虽然因为她的死亡中止,但是信息上的种种迹象表明,当年的事情绝对不是诺丽尔所说的那样。]

[那法芮尔为什么不认识我?哦,也许是因为要防止被诺丽尔发现没有放上我的照片。]安吉拉冷笑着,一点也不打算相信周美玲所说的,[而且就算那件事不是她所说的那样又如何?在我最希望有人站出来帮我的时候,你们守望先锋没一个人出来,我以为那个叫莫里森的男人会帮我,可是没有,现在你们过来跟我说你们怀疑当年的事?这有意义么?]

[莫里森他是因为……]

[够了!我不需要你们的解释,解释再多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我也不需要你们来假惺惺,算我求求你们了,放过我吧,让我死还是让我走,请在这两个选择里面选吧。]

——————————————————————
喜欢博士的小鸡还没意识到自欺欺人是没用的,不过没关系,你很快就会发现了[笑
博士的感情还停留在好感那,下一章开始要让小鸡刷好感了,被带回守望先锋的博士和负责照顾她的小鸡,妈呀我觉得事情有趣了起来xx

评论(5)

热度(36)

  1. 法鹰家有个天使埋葬你的夏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