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自闭患者

6

在守望先锋的日子简直跟囚禁一样,亏了他们还说她是什么重要人物要好好保护,好吧,这可能就是他们的"好好保护"。在一个勉强还算干净的小破屋里,除了地板就只有一个地铺和通风口。估计是因为政府打压太狠了,守望先锋已经穷得只能让她睡仓库了。安吉拉心里翻了个白眼,调整了一下位置让自己坐的舒服点,然后她顺着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个问题一直想到了几天前的事情。

虽然当时候安吉拉奋力反抗了,但显然她这点力气还不够让法老之鹰为此焦头烂额。很轻松地抱起了这个不听话的医生之后,法芮尔转向两个同伴点了点头,周美玲和查莉娅前往其它地方救援伤者,而她把医生送到莫里森那里。

[如果医生你能安分点,我觉得我们都会轻松很多。]在安吉拉的手肘又一次打在法芮尔的脸上时,法芮尔疼得表情都变了,然后她注意到自己不好过的同时安吉拉也累的动作越来越无力,[你看,我被你打得疼,你也累得喘气,守望先锋不会对你做什么的,我向你保证。]

[那就该把我放走。]

[这个不行。]

死脑筋!安吉拉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然后继续挣扎。

结果就是她们一路出尽了洋相,等最后两个人都精疲力竭的时候,也正好和莫里森他们回合了。再之后,安吉拉就被强行带回了守望先锋。

[很抱歉,只能让你待在这个地方,毕竟真相没有水落石出之前,她仍然是守望先锋的医生,而只有这里她不会屈身来了。]温斯顿带着歉意看着她,推了推快要掉下来的眼镜,[我们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把这里清理得干净又不让她怀疑的程度。]

很合适的理由,洁癖症。安吉拉扯了扯嘴角,诺丽尔还是一如既往的处女座。

她出神地想着大学时期的事情,完全没有注意到法芮尔的进入。

[医生,你哭了。]法芮尔猜她是想起了什么伤心事,说出口之后不知怎么继续只好硬生生转了个弯,[那个…小美让我给你送点吃的,她做饭很棒的,你尝尝吧!]

该死的。法芮尔又一次骂着,她看着挂着泪水却是满脸迷茫的医生,不自觉地疼惜起她,她虽然在这之前没有见过她,但是从一些记者采访诺丽尔故意提起安吉拉顺带抹黑一把的话里她不难猜到,刚发生这些事情的时候究竟是怎样的天昏地暗,而罪魁祸首却过得潇洒自在。

安吉拉愣了很久才从回忆中走出来,她抹了把脸,不确定地感受着手上的冰凉,[我哭了么?]

[吃点东西吧,医生,我想你会喜欢的。]没有因为知道了她的名字而改变称呼,法芮尔觉得这是自己唯一能为她做的了,没有回答安吉拉的问题,而是把小美做的中国的美味递过去给她,安吉拉的瘦弱从她那天把她抱起来的时候她就知道了,为此特地拜托了小美做了营养餐。

[…谢谢。]生硬地从嘴中吐出这两个字之后,安吉拉仿佛轻松了很多,连带着看法芮尔的目光都友善了许多,事实上她也刚刚发现这个埃及人没她想的那么讨厌。

看美人用餐是件养眼的事情,特别是很有修养的美人。法芮尔看着虽然饿得很,但依旧保持着优雅模样吃东西的安吉拉,感慨着人与人之间的区别怎么这么大。

守望先锋也是有优雅吃饭的人的,比如说赛特娅,但是看她吃饭…法芮尔扯了扯嘴角,她有很长时间都浪费在食物摆放上,真该庆幸她吃米饭不会这么固执的希望这些米粒都对称。

[很美味,我第一次吃到这样的食物。]

看起来安吉拉对中国的料理评价还算不错,她有些懒散地靠在墙上,像一只吃饱了打瞌睡的猫。

[之后就是我来负责照顾你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配合我的工作,只是回答一些问题而已。]见安吉拉很快就露出了不太乐意的表情后,法芮尔很快地补上一句,[不愿意说就算了,不要勉强!]

[法芮尔,你觉得正义是什么?]

出乎预料的,安吉拉提了毫不相干的问题。法芮尔愣了一会如实地回答了她,[…为那些受苦的人民而战。]

[那就该好好去保护你口中受苦的人民,而不是在我这里浪费时间。]

结果她依旧不愿意配合。法芮尔感到头疼,这样的人她是最不擅长的了,她就只能跟着安吉拉一起坐在地上,双目对视。

[法芮尔,我来吧,你把碗送回去清洗吧。]

莫里森的声音及时的拯救了在对视中坚持不住的法芮尔,她感激地朝莫里森点了点头,起身带着空碗离开了这里。

[还记得我么?]

[我不记得我认识一个戴着面具的男人。]安吉拉隐约猜到他是谁,但不可能,黑爪有传言他已经在一场爆炸中身亡了。

莫里森把面具取了下来,对上安吉拉有些吃惊的样子僵硬地微笑起来,[吓到你了?我很抱歉,当时出了这种事情没有办法做到答应了你的事。]

[…现在又何必再提呢。]略带着复杂看着这个脸上有着一条丑陋疤痕的男人,当时那个意气风发的金发男子如今已成这副模样,安吉拉承认,当初对他的埋怨在看到他这个样子之后荡然无存,她几次张嘴想说什么,但最后也只是叹了口气,[原来那场爆炸就在那之后么,倒是我在无理取闹了。]

[方便告诉我,你为什么拒绝去澄清这件事么?]把面具重新戴上,莫里森对比着当时战场上暴戾的年轻女孩和现在散发着成熟味道的女人,不禁好奇究竟是什么力量让这个女子恢复了她曾经的平静。

[能让我也听听么?]刚回来的法芮尔听到了莫里森的问题,也跟着有些好奇了起来,她听莫里森说过,他刚遇到安吉拉的时候,安吉拉那双腥红的眼眸像地狱来的恶魔,虽然不管从什么方面来说都是弱小的女孩子,但却在一群士兵的包围中浑身是血地走出来,她没办法把莫里森口中那个浴血的魔鬼和初遇时不管对方身份都去医治的医生联想到一起。

拒绝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安吉拉又一次叹了口气。

[…那次是我擅自行动,独自去日本的一次。我听说了诺丽尔要跟着去那里出任务,我打算杀了她的。]

她顿了顿,出神地望着自己的双手。

[到了那里之后我才发现诺丽尔并没有跟着去,代替她的是我没见过的一个有点矮…我不是对他的身高有什么意见,他有淡金色长长的胡子。我本来是想回去的,但是遇到了岛田家内乱的事情,似乎是…弟弟吧?战败了奄奄一息,只有那个…]

[他叫托比昂。]听着形容法芮尔很快就确定了她口中那个先生的身份。

[噢,谢谢。]安吉拉冲她友好地笑了笑,[只有托比昂站在那个濒死的青年旁边,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拜托他做个简单的长杖,然后我把随身带着的简易版奈米核心装上去,调整成最大功率去治疗他。但是这始终是有局限的。之后托比昂提议,他将他改造,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让他活命了。]

[我和他配合着,所幸的是核心的能量坚持到了他改造完毕。那个青年虽然是这个模样,但是他活过来了。那时是我第一次用这个科技救回了一条命。托比昂对我说这都是我的功劳,他才能坚持到这一步。]

[于是我开始反省自己,当我意识到我已经偏离了自己最初理想太远的时候,我的手上已经沾满了鲜血。]

[是的,我是不甘心我的研究被这样的方式窃取,可我也不愿意再让这件事情成为杀人的理由,与其再让生命消失,不如就这样让我继续当可耻的盗窃者。]

法芮尔躺在休息室的沙发上,伸手向旁边的麦克雷要了支烟。

[我记得你不会抽烟吧?]

[咳、咳咳…]

果不其然的呛到了。

被呛得连眼泪都出来了,法芮尔却还是不肯丢了烟,又凑到嘴上吸了一口,这次她学乖了,没有第一次那么猛,然后她学着麦克雷的样子又把烟吐了出来。

[嘿,别抽了,我看你抽烟的样子就像我喝了咖啡一样痛苦。美丽的小姐,你怎么了?]

[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

[噢?恭喜恭喜,那个好运的男人是谁?]

[不,杰西。]法芮尔笑了起来,[她是个女人。]

————————————————————
沉迷屁股的下场就是,更文拖延时间太久如同弃坑了一样[…]
有人带我飞么?我专业奶妈x

评论(5)

热度(33)

  1. 法鹰家有个天使埋葬你的夏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