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自闭患者

"糖果"还是"恶作剧"(1)

哈娜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是的,那场爆炸产生的火焰没有给她撤离的时间,仅仅几秒就吞噬了她的机甲,然后承受不住高温的机甲在火焰中爆炸开,那该死的剧痛席卷了全身的每个细胞,值得庆幸的是她也就那么几秒的疼痛,接着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她以为自己是得去向她家的祖宗们问好了,结果就在某天,她醒了过来。

我还活着?

她想张嘴问着,喉咙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在她试了几次几乎要相信自己成了哑巴的时候,她发出了垂死的野兽一样嘶哑的吼叫。

这他妈的到底是什么情况?

女孩这时候才记起来去看看四周的模样,一个像是实验室的鬼地方,她躺在实验台上,穿着她最喜欢的那套粉色战斗服,但老实说她有点不想承认这衣服是她喜欢的那件,到处都是补丁不说,还脏得快看不出来是粉色了。

她试着抬头,但一阵诡异的拉扯让她没办法抬起来,手摸上脖子,那触感就像是有谁把她当像狗一样戴了个项圈,可惜不是,那是针线,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把她的脖子这缝起来了。

很好,非常好,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了。

她觉得自己已经知道了些什么,可内心却又不敢去承认。噢,去想点别的什么吧哈娜。她告诫着自己,情况不是她猜的那样,她一边离开实验台一边回忆着那些让她愉快的事情,然后像被雷劈了似地停了下来。

如果说记忆就像一块完整的玻璃,那么在哈娜这里,这块玻璃已经支离破碎,一张张熟悉的面孔,那都是她在战场上同生共死的伙伴们,可现在她却遗忘了他们的名字。

虽然总是教训她但实际上很温柔的戴面具的男人,在她不高兴的时候总有办法逗她开心的英国女孩,动不动就说些乱七八糟让人忍不住想揍他一顿的牛仔,还有…好多好多…

天呐。哈娜痛苦地抱着头,几乎就要忍不住哭出来,但手掌的冰凉却吓得她松开了手。

那根本不是一双活人的手!

如同被冷水浇过一样,哈娜不得不面对她的猜测,只在电视里看过的丧尸片,今天居然发生在她的身上,就像是一场不切实际的梦,一个科学的时代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可笑,可笑。

[你醒了?]

打扮得像女巫一样的女人伴随着突然在旁边升起的带着金光的魔法阵出现在实验室里,哈娜瞪大了眼睛看着女巫,因为女巫有和她记忆中她最喜欢的那个医生一模一样的脸!

[哦,我忘了你的声带受损。]女巫走到她的旁边,那眼神就像是欣赏什么艺术品,哈娜不喜欢她的这种目光,身体比脑子的动作更快,她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手腕已经被女巫扣得生疼,[嗯…还会疼痛,而且似乎还有些记忆,看来这次不那么完美。]

女巫是失望的,捡回来的这个实验品的实验结果让她十分的不满意,在她的计划里面,女孩应该只是一具会走动的尸体,替她传播极具感染力的病毒,把目标的城堡变成一座死城,而女孩显然与她想的差距太大,这样的失败品达不到她的要求。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她不是医生。与此同时,哈娜也在思考着眼前这个女人的身份。医生从来不会对别人这么粗暴,也不会做这种实验,把这个和她心爱的医生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定义成坏女人之后,哈娜觉得也许世界上真的有科学解释不了的事情,比如说魔法。她一定是女巫,就像万圣节传说的那样,女巫会抓孩子回去,并且吃掉他们。而她就是那个被女巫抓回来的倒霉蛋,虽然她并不知道女巫到底是怎么从爆炸里面把她完整的带出来的。

[还得继续研究才行。]女巫决定了想法,手挥了挥一团周围闪烁着翠绿色粉末的圆球朝哈娜飞了过去。

闭上眼睛前哈娜已经不再灵活的头脑里飞快地闪过了一句话。

她之后一定还会看到更多稀奇古怪的魔法!

评论(4)

热度(14)

  1. 法鹰家有个天使埋葬你的夏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