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头像的另一半是@咸闲人
这是我对象
我宠的 谢谢

"糖果"还是"恶作剧"(2)

一觉睡醒来,哈娜睁眼便看到了旁边那位金发,有着一双很好看的蓝色双眸的医生。

她眨了眨眼睛,像是在确定什么,然后认定了女巫啊什么的果然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她喜欢的医生还是那个样子,温柔,关心病人,那温柔的笑容就像阳光一样让她整个人都升温了。

[怎么了,博士?]

她叫她博士,这是她一个人拥有的一种称呼方式。

[…哈娜,你觉得有哪里不舒服么?]

[我觉得头很疼…博士,我不是应该在爆炸里死了么?]

即使女巫只是她在期间沉睡时的一场梦,但也太过于真实了,那冰冷的触感依旧在她的心里挥之不去,甚至于她抬手去试探了一下心脏是否真的在跳动。哈娜不明白,自己理应是死了的。

[爆炸?]医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仅仅几秒后她似乎是想到了原因,[可能是你在做梦吧,你是摔下楼撞到头了。]

摔下楼?撞到头?

如果不是博士脸上的表情没有一点破绽,哈娜绝对会觉得她是在开玩笑。她都多大了,还会踩楼梯踩空啊?但事实似乎是这个样子,她从柜子上的镜子里隐约看到了自己的后脑勺被包了起来,看起来还摔得不轻,这疼痛也不像是幻觉。

[我怎么摔下来的?]

[这个就得问问莫里森了,也许是催得太急了,你怕上学迟到了就走得急了吧。]医生的话就像一个重磅炸弹,炸醒了哈娜,医生看她突然从床上下来抓着她的手,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哈娜?]

[守望先锋…对!守望先锋呢?!]

她最后的救命稻草,她希望医生不要露出困惑不解的表情。只是事与愿违。

[守望先锋…?那是什么?]也许是想到了哈娜爱玩游戏,又或者是漫画里的主角,医生很快露出了然的笑容,[等会我问问莫里森,我让他找找给你带过来。]

不对…不对!!

哈娜觉得天旋地转,除了她依旧有很多人不记得名字之外,除了明明是一直关心着自己但听到他名字却陌生得可怕的大叔之外,她根本不在她的世界!!

匆忙赶来的莫里森和医生打个招呼就坐到她的床前,没有记忆里那道可怖的伤疤,莫里森笑得很温柔,但是哈娜却感到害怕。

[我要回去…我要回去…]她痛苦地捶着头,希望从这场噩梦里醒过来,这个动作吓坏了旁边的莫里森和医生。

[哈娜?!]

试图去阻止这个小女孩的两人反而被小女孩突如其来大得惊人的力气甩得踉跄几步摔在地上,在惊疑的目光中哈娜像是断线的木偶,闭上了那双红得可怕的双眼倒在了地上。

我还活着么?我应该是死了,死在了爆炸里。

黑暗中哈娜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这里就像一个没有重力的空间,没有方向感,没有落地感,孤独和恐惧渐渐侵蚀了她。在她不知所措,觉得自己也许就要在这里漂泊到她连孤独和恐惧都不知为何物的时候,一道光照亮了她。

[醒了,我的仆人?]

睁眼看到的,依旧是女巫那张永远猜不透的脸,而哈娜却觉得安心了,至少这说明之前的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也许,这也是一场梦。

评论(1)

热度(18)

  1. 法鹰家有个天使埋葬你的夏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