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自闭患者

9

当想象和现实成为了截然不同的模样时,不会有几个人还能保持镇定,而安吉拉自然不在这几个人的行列里。

她漫步在努巴尼的街道上,内心五味杂全。

诺丽尔死了。所有的一切就好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突如其来又让她措手不及,连给她反应的机会也没有,安吉拉觉得上天开了个莫名其妙的玩笑。

而她为何会在努巴尼还要从前几天的事说起。

如安娜所设想的情况一样,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政府忙于处理负面的新闻而无力管其它的事情,黑爪和守望先锋在这期间也是在莱耶斯和莫里森的带领下除掉了不少政府的人手,连同一些受到贿赂而做了中间人的家伙一起。

到了诺丽尔的时候发生了一个意外,那天法芮尔抓到的护士拿碎片割断了绳子,在诺丽尔被揭穿之前告诉了另一个政府安插在保安队的女人,女人抓住了安吉拉,以此威胁守望先锋的人,顺利带走了诺丽尔,随意上了一个飞艇,而飞艇前往的地点是努巴尼。

每一个飞艇都是固定的,女人来不及懊恼怎么会正好是去的努巴尼,努巴尼的著名人物卢西奥正是守望先锋的成员,而努巴尼的政府也是支持守望先锋活动的少数政府之一,开放的政府让努巴尼的人类和智械和平共处。想到这里,女人都快吐了,真是恶心,这群家伙的脑子一定是坏掉了。

就在女人试图更改路线苦恼不已的时候,她没有注意,或者说根本没有想过和她应该是一个阵营的诺丽尔会扑上来用刀捅进她的要害。

[你?!]女人不相信地惊叫起来,生命垂危之余她也明白自己根本不可能得到治疗,拼尽了最后一口气掏出手枪,随着枪口冒烟她也最终无力地摔在地上。

诺丽尔冲过去按下了飞船的启动按钮,在安吉拉带着怀疑不解的目光中捂住受伤的腹部缓缓跌坐在女人的旁边,[别看了。]

[…你不是可以治疗的么?]她不相信诺丽尔身上没有携带奈米科技。

[那东西…我从来不会给自己用。]诺丽尔轻笑一声,在白大褂上擦了擦手,染红了一片,[你恨我。]

不是疑问,是陈述。诺丽尔平静地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些东西丢到安吉拉的面前。

[这是?]

[一点钱,还有U盘里当年我和政府交易的录音,一些政府的内部资料,还有…当年我杀了的所有人的信息。]

[…告诉我为什么。]想到了以前的事情,安吉拉一直都不明白诺丽尔为何会变成这个模样,她站起来捡起那些东西,走到诺丽尔面前盯着她,[我知道你爱财,但是你不是这种人。]

[努巴尼那边的政府和派遣我来这里的政府不同,你不必担心会被政府捉拿…卢西奥他们现在在那里执行任务,他应该已经被联系上了,你去找他,然后回到守望先锋吧。]

[回答我的问题。]

[你的科技我没给政府,他们就抓了莱耶斯研究,咳哈哈~那情景太惨了,他那全身是血的模样,啧啧,幸好已经不算是个人了呢,不然…呵。下一个目标是莫里森,我原本啊打算亲自来的,慢慢挑开他的指甲用针戳破了他的手指一直深入…眼球也挖掉好了…]

[回答我啊!!]

[安吉拉。]诺丽尔停住了之前说个不停的话,那双充斥着疯狂的双眼在看向她的时候才有了丝平静,[从来都是你,我的生活里面处处都是你,你真是好烦啊。]

她说着,眼泪却控制不住地流了出来,她用手去擦,却抹了一脸的血,看起来很是吓人,大概猜到自己的模样,于是她停了手,然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看着安吉拉的那双眼睛里又多了些什么。

[但是,谁看你,谁碰你,我都会好生气啊啊啊!!!明明我最讨厌你了!!!]她撕心裂肺地吼着,血液更快地从伤口流出,她不管,她只是用那双沾满了血的手捂着脸,从那双手的后面传出了让人寒毛直竖的诡异笑声,[所以…我把他们全杀了。]

[…诺丽尔…]

[安吉…安吉…]

诺丽尔放下了手,她也没什么力气维持捂着脸的动作了。她微笑着,像个孩子一样,就和从前一样叫着安吉拉。

[诺丽,快点,要吃饭了噢。]

[诺丽?你怎么了?]

[诺丽!恭喜你成功了!]

安吉…

意识越来越朦胧,诺丽尔却觉得自己很清醒,也很快乐,因为安吉拉就在她前面,说着和以前一样的话呢。

然后…哎?安吉,别跑那么快啊,等等我!

她追着自己最"讨厌"的那个身影,朝着光的方向跑去。

安吉,我最喜欢你了。

[……诺丽?]看着诺丽尔一脸满足的笑容,安吉拉小心翼翼地唤她一声,最终目光落到了她不再起伏的胸口,她明白了,诺丽尔不会回答她了。

安吉拉以为自己是不会为她伤心的,可是她低估了自己和诺丽尔的感情,就算她想象过无数次她看着诺丽尔死的情景,但当诺丽尔真的死了的时候,她的眼泪控制不住地往下落。

她想起了她们小时候的情景,她们都是孤儿,父母都在战争中死亡,她们互相扶持着长大,诺丽尔总能有各种方法弄到钱,她是有些吝啬,可她对她从来都是大方的。

U盘。安吉拉忽然想到了这个,她赶紧去电脑的旁边找到接口,连接完毕后点开了文件夹,如诺丽尔所说的那样里面有那些文件,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其它的语音,安吉拉看着文件的时间,都是很久以前的了,她点开了最早的那个,音响里一段忙音后,才开始有人说话。

[你不答应么,诺丽尔小姐?据我所知,你很缺钱吧?]

[那又怎么样?]

[我们可以给你钱,很多很多,只要你给我们做事。]

[说清楚。]

[安吉拉·齐格勒,跟你亲近的那个女孩子,把她的研究成果窃取过来,其他的事情交给我们处理就够了。]

[安吉?别开玩笑了,我不会伤……]

[那么你希望你的这个好友知道你对她这个畸形的感情么?]

录音里又是一阵忙音,而安吉拉却颤抖着捂住了嘴,所有的一切都明白了,她知道为什么诺丽尔明明有那么多机会杀了她却总是放过她了,她也知道为什么曾经她抱怨过的那些人,明明没有参与这件事也死了。她现在什么都知道了,可是也什么都迟了。

咚咚。

玻璃窗忽然传来了被敲打的声音,安吉拉关掉了录音,防备着转身看过去。

[法芮尔?]

窗外的人显然是穿着猛禽的法老之鹰,安吉拉愣了一会跑过去,贴着窗户看到法芮尔头盔下张开闭合的嘴,她很快读懂了她的意思。

我来接你了。

————————————————————————
迷一样的就想洗白了诺丽尔
原本是设想的,安吉拉最后没有杀她,但是她自杀了的
最后想想,还是换成这样吧,有些仓促了
下一章结局!

评论(5)

热度(22)

  1. 法鹰家有个天使埋葬你的夏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