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自闭患者

10(终章)

诺丽尔的葬礼如安吉拉所希望的那样,一个简单的,只有她在的葬礼。即使诺丽尔有苦衷,但这并不能泯灭她对守望先锋造成的损失,安吉拉觉得他们愿意让她埋葬了诺丽尔已经足够宽容大度了。

选择在努巴尼除了这是诺丽尔最后弥留之地以外,安吉拉认为这里是人与智械最为和平的地方,也许在这里诺丽尔的灵魂能够得到宁静。

诺丽尔,我很抱歉最后才明白你对我的感情和我是不同的。安吉拉回忆起从前的种种,满心里不是滋味,可她能做的只有对着冰冷的石碑道歉,毕竟就算诺丽尔活着,她也做不到回应她的感情。

她就这样静静地站在那里,回忆她们的曾经。

[你到底是怎么弄到这些东西的?]本以为最好的效果不过是让政府忙一忙,莱耶斯摘掉了他遮住表情的面具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诧异,[失去了这么多民心,政府也算是名存实亡了。]

而安娜正享受着小美送给她的玫瑰花茶,味道喝起来甘甜爽口,闻起来有属于玫瑰的那股香气,她从里面还尝出了红茶的味道。嗯~中国真是对茶很有研究呢。

[安娜!]

[你这急性子是时候改改了!]安娜瞪了他一眼,品茶的时间被打扰让安娜有些不悦,但她还是放下茶杯拿出了一只对讲机,[有空的话过来一下吧,我这老人家记不清你说的那些复杂玩意。]

很快对讲机里就传来了带有墨西哥口音的女声,[啊安娜么?我现在就在守望先锋呢,哎、哎!你别打我啊,我就是和你交朋友……]

对讲机传来噪杂的声音后安娜果断关掉了对讲机,年轻人就是要这样充满了活力才对嘛,她像没有听到之后对讲机对面那个女性挨揍的声音一样,又端起茶杯品了起来,莱耶斯站在旁边,决定还是自己去问问的好。

[妈妈。]

莱耶斯刚走没多久,法芮尔穿着上次在努巴尼和安吉拉见面时的那身休闲装出现在安娜面前,她眉头皱着,安娜一看就猜到女儿的心思,也许是法芮尔不想在她面前掩饰的缘故,安娜揣摩着她内心的想法,顺便抿了口茶包在嘴里细细品味。

[妈妈,我…]

[想去就去,别婆婆妈妈的,战斗的时候也没见你这模样,别丢我的脸,赶紧的。]咽下那口茶,安娜开口就赶人,她想不通为什么女儿的性格和她差那么多,隔壁那个叫宋哈娜的小姑娘性格她倒是喜欢,法芮尔这闷骚的样子也不知道是跟谁学来的。想到这里安娜停顿了一下垂眸,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也许是她离开的太久,时间让这个原本活泼的孩子变得沉默了吧,[唉。]

[叹什么气呢,安娜?]

高大的男人出声时,安娜已经露出了笑容。

当太阳照在头顶的时候,安吉拉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站在这里很久了,长时间的不动导致腿酸痛无比,她试着抬腿,却像是千斤重一般,叹口气等待腿部稍微好些了之后才打算离开这里。

[你好。]刚出了墓园就遇到了守望先锋那名非人类的科学家,温斯顿,看样子它在这里等了有一会了,额头上已经有一层薄汗,它拿出手绢擦了擦,咳嗽两声让自己看起来正经了些,[那个,你愿意加入守望先锋么?当然!不勉强的!]

安吉拉知道这几天黑爪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过这样也好,不会再有人被改造了,谁是黑爪的首领于她来说并不重要。她本是想拒绝的。

[那个,您是齐格勒博士吧?]看起来像是忍者一样的半人类跟着一名背弓的男人朝着他们走过来,忍者的动作看起来不太自然,安吉拉猜他头盔下的脸应该是很别扭的表情,接着忍者上前一步对着她标准的九十度弯腰,[谢谢您的救命之恩!]

旁边的男人也做了同样的事情,[谢谢您救了我的弟弟。]

安吉拉还有些摸不着头脑,接着忍者抬头看到了她疑惑的模样,意识到自己的唐突,和哥哥对视了一眼摘下了他的面罩,[我就是您当时在花村救活的那个人,岛田源氏。这是我的哥哥,岛田半藏。]

[是的,很感谢你,齐格勒博士。]

从那时的"你可以叫我哥哥,但你已经不是我的源氏了",到现在的直视自己的孽,半藏的内心已找到了一直寻找的那份平静,他感谢让弟弟活下来的人,这让他相信故事有时也能像父亲说的一样。

[…倒是我也想感谢你的。]释然的一笑,安吉拉责怪着自己为何总是忘记自己的初衷,为了救治更多人而存在的这项技术,不应该随着诺丽尔的死亡而结束它的意义,[但是,我希望是那个人亲口对我这么说。]

为了不留下彼此的遗憾。

无所事事地走在大街上,努巴尼之前因为交锋而炸毁的大楼已经重建完成,安吉拉看着一栋栋高楼,不熟悉这里的她很快就失去了方向感,但她却并不像第一次那样感到无措。

[啊…医生!]

看吧,这个人总能找到她的。

[我想,我不应该再叫你法芮尔了。]再进一步亲密些称呼,安吉拉闭上了眼睛,微微地笑着,[法拉…这个怎么样?]

[可、可以!]法芮尔虽然迟钝了些,但是并不笨,她很快意识到了安吉拉的目的,深吸一口气让剧烈跳动的心脏平缓了些,法芮尔对着她绅士般地伸出手,[迷路的话,我带你到处逛逛吧。]

她们又一次来到了那个甜品店,服务员还是和那次一样提的问题相当调皮,但法芮尔已经不会因此而混乱了。

[你们是恋人了么?]

[还不是。但不会太久的。]

感情的事情上一直不自信的法芮尔,第一次对感情有了信心,她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但就是觉得安吉拉是不会拒绝她的。

事实上她的确是对的。

[呐,我说…你一直想说的到底是什么啊?]

被夕阳的光辉笼罩的安吉拉让法芮尔有一种不现实的感觉,朦胧中她似乎看到了安吉拉的背后有一对展开的洁白羽翼。就算是梦又如何呢?她甘愿堕落其中。

法芮尔笑了,向前一步抓住了安吉拉的手,单膝下跪亲吻着她的手背,像虔诚的信徒那样,但也不是,[我想邀请安吉拉加入守望先锋。]

[好。]

[还有一件事。]她松了手,从怀里拿出找到安吉拉之前跑去商店买的对戒,就像她之前看到的幻觉那样,是一对外形像是羽翼一样的情侣戒指,她取出右边的那只忐忑不安地慢慢套上安吉拉的手指,[我喜欢你,安吉拉,恋人的那种喜欢,我想和你在一起。]

很久安吉拉都没有回应,就在法芮尔以为这次告白完蛋的时候,安吉拉俯下身子捧起了她的脸,柔软的嘴唇贴上来的瞬间法芮尔就沦陷其中,她青涩地回应着她,但可惜安吉拉不想让这个吻占用太长的时间,她在法芮尔不满的目光中拿起法芮尔手里的另一枚戒指,学着法芮尔的样子套在了她的手上,做完了一切后又踮起了脚尖吻了呆住的法芮尔一下。

[这样,我们就属于彼此了呢。]

————————————————————————
小剧场:
[别打了别打了!我真的不知道你讨厌猫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能挡住她入侵的顶端黑客,此时正抱着一只小花猫东躲西逃,而守望先锋的光子建筑师正紧随其后,手中的武器一直滋着前面跑来跑去的女人,[我真的只是想和你交朋友啊!!别滋了好痛痛痛!!]
[桑巴…哼,我们之间的账还不少呢。]赛特娅没有搭理对方的哀嚎,只是露出了标准的笑容,一步一步向她走去,桑巴只觉得赛特娅的笑容真的好恐怖…
[嗷!!!!]

[艾米丽,那个人真的是你说的那个全世界最厉害的黑客么?]住在隔壁的隔壁的莉娜被这声穿破耳膜的尖叫吓了一跳,古怪地瞅瞅墙壁,似乎这样能穿透两层墙看到那边的场景一样,然后回头一看,黑百合正戴着她的目镜看着墙壁,嘴角呈一种好看的弧度,[嘿亲爱的,那里怎么样了?]
[真是一出好戏呢。]叫你沃斯卡亚那次任务搞事情,活该。黑百合解除了红外线一把搂住她的笨女孩,手指摩梭着莉娜的嘴唇,磁性的声音扰乱了莉娜平静的心,[这么关心那边…不怕我吃醋么?]

门外的莱耶斯莫里森又一言不合打了起来,左边时不时传来不认识的女人的惨叫和猫叫,右边似乎在进行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一阵阵让人遐想的声音,窗外两个加起来都过百的老年人跟初恋的小情侣似的泛着粉红气泡。
哈娜觉得这游戏玩不下去了,真的玩不下去了。
[……所以你们这群大人到底想怎么样啊!!!!!]

评论(11)

热度(37)

  1. 法鹰家有个天使埋葬你的夏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