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自闭患者

没名字的故事

嗨呀,该怎么说呢。
我是突然这么想的啦,想看看锤奶奶,对的是锤奶奶不是大锤啦,性转w
我脑洞的锤奶奶是个大概有182身高然后虽然强壮但是外表不像毛妹那么明显,有皱纹的脸庞依稀可以看出年轻时的模样,有一头大概是到肩背那里的长发,其它还是和大锤一样~性格上会多点女人的小心思~
可以接受的话…就继续吧w

——————————————————————

1.生日礼物
莱因哈特最近有点苦恼。
并不是哈娜最近又挑食,卢西奥整天在她耳边播放摇滚音乐,也不是莫里森又和莱耶斯打架把基地拆了一半,她在苦恼几天之后的事情。
[唉…]
绞尽脑汁也得不出结果,莱因哈特抓了抓头发站起来,她觉得也许该问问那群年轻人,毕竟年轻人总是有着稀奇古怪的鬼点子。

[嗯嗯?你是说要送安娜什么礼物好?]正在打游戏的哈娜心不在焉地回答着,[我想你可以送个音乐盒?]
那我还不如拜托卢西奥编个新音乐。莱因哈特拍了拍脑门,在哈娜又一次咒骂队友的时候默默离开了房间。

[母亲喜欢的东西?我觉得莱因哈特你应该比我清楚才对。]
找到法芮尔是在安吉拉的办公室里,她似乎又不小心在训练里做过头把手伤了,安吉拉正隐忍着怒火给她包扎着。
[我就是想不到啊。安吉拉有什么好点子么?]挠了挠头转向了医生,莱因哈特只希望这个年轻人里靠谱的女人能帮她解决问题。
安吉拉想了想,然后低下头恶趣味地打了个蝴蝶结,[我倒是觉得,安娜不会缺那么点礼物,与其你在想买什么,还不如做点有意义的呢。]

有意义的?
莱因哈特从安吉拉的办公室回到自己房间后直接躺到了床上,床板咯吱咯吱地响了一会,又恢复了平静。
[有意义的东西…么?]

2.第一次见面
第一次遇到安娜的时候莱因哈特才不过三十几。她是德国十字军出色的士兵,她是守望先锋的创始人之一也是守望先锋出色的狙击手。
年轻时候的莱因哈特并不是貌美如花的那种,相反,她左眼的疤让她看起来有些帅气,也许用在一个留着长发的女人身上不太合适,但莱因哈特硬朗的脸庞却充分体现出这个词在她身上的贴切。

[那个…您好,我来自德国十字军,请问安娜·艾玛利小姐在哪里?]初来乍到的莱因哈特笨拙地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激动,为正义而战一直是她最大的梦想,能加入守望先锋更是她梦寐以求的。
[我就是噢。你应该是莱因哈特·威尔海姆吧?]注意到莱因哈特的紧张,安娜打算小小的捉弄一下这个女人,故意板起脸来对她沉声道,[士兵,难道你不应该对我行礼么?]
身体比大脑的动作更快,等莱因哈特做出了标准的行礼动作之后才紧张地道歉,[抱歉长官,是我失态了!]
[哈哈哈~不用那么紧张啦,我又不会吃了你,放松点,理论上我还得叫你声姐姐呢~]
[啊…呃?]看着安娜突然笑开的脸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的莱因哈特只能下意识点点头,然后猛地意识到自己大概是被耍了,她放松下来叹了口气,[嗨…我真以为你生气了。]
[哈哈,怎么会呢,我可从来不因为这种事情生气呀。去那边登记下吧,然后填写你的信息表,这个就拜托莫里森帮你吧,那边柜台那金头发的男人就是他了~我还有事情,一会见噢~]

后来莱因哈特才知道自己比安娜还要大一岁。之后她每想起第一次见面时自己的窘迫样子就忍不住扶额,真是太丢人了。

3.并肩作战
战场上总是危机四伏的,莱因哈特在战场上打滚这么多年也深知这个道理,坚硬的铠甲有效地防御住面前仅剩的几个智械的攻击,锤起锤落,那些智械已成一堆废铁,而安娜在她身后的钢筋上,用她的狙击枪击落天上的那些智械。
[莱因哈特,去把控制协议毁掉!]见智械已经减少了很多,安娜低下头对着莱因哈特喊着,却看到她朝着自己跑来的身影。
剧烈的爆炸被屏障阻隔,在它后面的两人都平安无事。

任务圆满成功,守望先锋的伤亡也很小,是一场不错的胜利。
晚饭时安娜找到了在角落一个人喝着啤酒的莱因哈特一巴掌拍在她的脑门上。
[虽然任务成功了,但是你当时做的事情可不像你的信念啊,舍小取大才是正确的不是么?]
莱因哈特被打得有些懵,后知后觉地抬手摸摸自己的脑袋,然后低下头觉得自己有点委屈,[可我觉得没有什么比失去一个出色的狙击手更大的事情了。]

4.生日会
从梦里醒来已经是下午,莱因哈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不停打着自己的脑袋。
这下糟糕了!她看了下时间,已经没有多久留给她准备礼物了!
有意义的…噢,老天!她急急忙忙地从床上下来,直奔温斯顿的实验室。

[莱因哈特那家伙哪里去了?]生日会已经过了演讲,往常都会坐在第一排老老实实听她演讲的莱因哈特这次却不在,安娜悄声问了站在她旁边的法芮尔,得到的回答也是女儿不明的摇头。
就在安娜打算出去找找的时候,她担心的那个女人来了,[抱歉,我好像来迟了点。]
[让我猜猜,你该不会又跑到埃及去给我抓了头狮子回来吧?]
[呃,没有没有…]莱因哈特尴尬地扯扯嘴角,上次的生日她实在不知道送什么只好听了莱耶斯的去抓了头狮子回来,然后那头狮子实在太活泼了,把整个守望先锋搅得乱成一团,最后还是被安娜射了安眠针送走了。
安娜还想说什么,但是后面过来的温斯顿拍拍安娜的肩膀笑着说,[你可以期待一下,说真的,她能想出这个主意很不容易了。]
[你是在说我老了么,温斯顿?]朝科学家瞪了一眼,莱因哈特装模作样咳嗽两声把手上的礼物递过去,那是一个小圆盘一样的东西,和安娜平常带在身上的有着法芮尔年幼时照片的装置很像,但这个里面是他们迄今为止所有的回忆。
看完后安娜苍老的脸庞露出了怀念的表情,她摸着小圆盘光滑的边缘,抿嘴笑了起来。
[安娜?]
[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了,莱因哈特。]

5.绝不退让的事
莱因哈特的腰痛又犯了。
办公室里安吉拉给她涂抹着止痛的膏药,记录下病症后扶着头,用笔敲打着桌子目光紧紧盯着趴在病床上的老年人。
[你真的该退休了,你腰痛的问题已经越来越严重。]
果然又要被这么说啊。莱因哈特像个孩子一样拿枕头挡着耳朵,闷声拒绝着,[不,绝不,我会战斗到最后一刻,直到我走不动的那天为止。]
[就知道你会这么回答…你这么坚持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啊?]医生早已听腻了这个答案,她总觉得莱因哈特的理由不只是如此。
[安吉拉。]莱因哈特在几次张嘴犹豫,这样反复了几次后终于决定说清楚,[我要保护好你们,虽然温斯顿也可以…但它毕竟只能维持一会,也无法顾及更多的人。安娜是狙击手,一旦被发现就置身于危险,我们都有想要保护的那个人,而我想要保护安娜。]
所以,如果我离开了,谁来保护她呢?

三十年多前,告诉安娜比别的事情更重要的女人推掉了上面给自己提的婚姻,一心一意守护在一个已经有了孩子的女人旁边尽心尽力保护着她。
在安娜失去联系所有人都认为她死了的时候,这个受了再重的伤都没有流泪的女人哭得撕心裂肺,所有人都放弃了寻找安娜的尸体,只有她一直默默坚持。
守望先锋重新召回,她看到法芮尔的那一刻才真的死了心,她的女儿和她一样美丽,她发誓一定会好好保护她的女儿。
得知安娜没有死的时候,她是兴奋的,也是悲伤的,笑着也哭着,弄得很是滑稽,没人知道她的内心到底是如何的。
然后她一抹眼泪突然挺起身子对着安娜敬了德国士兵的标准礼。
[欢迎回来,长官。]
一如三十年多前那个初来乍到的小士兵。

评论(12)

热度(29)

  1. 法鹰家有个天使埋葬你的夏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