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自闭患者

没有名字的故事3

嗨呀,颓废期过了这两天就高产似那啥。
这次锤奶奶和安娜不是主场,主场是光影组~
有人说锤奶奶很像小鸡,但其实就原本的游戏设定来说,小鸡贴着莱因哈特的海报,其实也有向着他发展的趋势,一样都是充满正义感,一样都是选择默默保护,锤奶奶和小鸡一样可爱~

—————————————————————

1.小插曲
[说了多少次不要把猫带到房间来!]
老年人的睡眠时间缩短了很多,大早上起来的莱因哈特和安娜正在享用着早餐,没过多久就听到赛特娅带着怒气的责怪。
[但是猫咪很可爱啊,你这个不可爱的女人…]Sombra抱着一只奶白色的猫咪走在后面,猫咪摇尾巴的样子真是可爱,她觉得自己要被萌化了。
不擅长斗嘴的赛特娅明显是被后面那句话气着了,在莱因哈特的注视下扯掉了脖子上的挂饰丢到Sombra身上,[那你找可爱的女人去吧,不送。]说完就迈着比以往仓促上许多的步伐离开了这里。
[哎,哎!]手忙脚乱地又要抱着猫咪又要拿好挂饰,Sombra感觉到了世界的恶意,莱因哈特看不下去走过来帮她抱着猫咪她才从混乱中恢复过来,[谢啦莱因哈特。唉,你说那个女人…]
喋喋不休地数落着赛特娅平时生活里的那些不愉快,比如强迫症太严重逼她换个发型啊,比如洗澡也有规定时间多一秒少一秒就要皱着眉啊,比如不喜欢小动物什么的…
[…辛苦了…]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莱因哈特只能象征性地安慰她一下,然后又低下头逗着手里的猫。
一旁的安娜喝下最后一口牛奶,她实在不喜欢这东西,但是安吉拉逼着她和莱因哈特每天早上一杯,她也没法拒绝,[噢…这难喝的东西。Sombra,我觉得她的确是一个井井有条的女人,但你喜欢的难道不就是这样的她么?]
Sombra瞪大了眼睛看向安娜,[你真是一碗不错的心灵鸡汤!]换来的是莱因哈特不客气的一巴掌糊头。

赛特娅窝进自己的工作室里,她致力于创建出更出色的建筑,但现在她陷入了瓶颈,一个未完成的光子建筑物悬浮在工作台上,有些结构她感到无措。
[出来吧,我知道你就在旁边。]
身旁的温度显然高于其它地方,根本不用想就能猜到到底是谁,赛特娅的口气不太好,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着。
[Boop~]鼻尖被点了一下,接着那个被她定义为烦人的女人就出现在旁边,Sombra眨眨眼睛笑眯眯地盯着她一直看,看得她心里发毛才转过去对着工作台上未完成的作品,[正如我第一次见到你时说的那样,世界永远不会和你设想的一样充满秩序,就像有光明就有黑暗一样,无序也是这世界的一部分。]
她的手在建筑空缺的那个地方构造着,很快这个建筑就在她的手下变得完整,赛特娅复杂地看着她从来没有想过的那种构造方式,最后叹了口气,[然后呢?你想表达的不只是如此吧?]
[嗯嗯?]Sombra没想到她直奔主题,不过想想也正常,她是不喜欢拐弯抹角的那种,[我想说,如果你不可爱的话,那我就负责可爱,你秩序我无序嘛,我们俩相反着就会像禅雅塔说的那样,正负结合抵消呀~]
[油嘴滑舌。]
[嘿嘿,你不就喜欢这样油嘴滑舌的我么,亲爱的赛特娅~]重新把挂饰戴回赛特娅的脖子上,这是Sombra特地为她编写出的一道程序,有了这个她就可以制造出一小块像莱因哈特那样的屏障,虽然不如莱因哈特那样防御力强,不过也是个危机时刻可以保护自己的东西,她亲了亲赛特娅的脸颊抱住她,[别把这个再拿下来的。]
[看你表现。]
[哈!我会好好表现的,你就等着瞧吧!]

@傻帥鴨村長 嗨呀,最后写写只写出这个,长点的逗比段子就再等等吧~

评论(4)

热度(26)

  1. 法鹰家有个天使埋葬你的夏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