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自闭患者

没名字的故事4

现在就跟吸了毒似的,玩大锤总想着锤奶奶。
但是…锤奶奶我爱你啊!!!
告白完了该继续她们过去的故事了,虽然其实是在这两位年轻时候的视角里写双飞。

——————————————————————
11.海报
如果要说守望先锋为何一直能走在正路,那很大的原因是口直心快一身正气的莱因哈特。
[哈,朋友们,为什么要站在这里,我们还要去赢得荣耀呢!]
当其他人因为某些事情而茫然停下脚步时,莱因哈特总会咧着嘴笑开,大声地对着他们说着,手中那把巨锤砸在地上,地面凹进去了一块。
[…要赔么?]
在她小心翼翼抬起锤子看着地上那块凹痕的时候,她失去了像只狮子一样威风凛凛的样子,反而是个做错了事的孩子,担心着会不会挨骂。
安娜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笑出声的,[哈哈哈…你这是第几次了莱因哈特?你可以数数地上的窟窿,嗯?]
[一…二…三…]莱因哈特真的乖乖地数了,数完后懊恼地拍着头,[真该死,十二个,我觉得我的积蓄大概是赔不起这么大一块地的…]
[噢,莱因哈特,你瞧瞧你做的好事~]安娜愉快地勾起嘴角,这说明她并没有生气,[巧的是,有件事情是可以让你将功抵过的。]
[什么事情?我一定会好好完成的!]
[去拍海报~]
[没问题!]她秒答,随即露出了惊愕的模样,[等…海、海报??]
她一定是被安娜坑了,一定是。

12.法芮尔
安娜是有个孩子的,守望先锋的人几乎都知道,那个可爱的小女孩时不时会来基地里玩一玩,再和一些士兵切磋切磋,然后把那些可怜的认为她只是个孩子的士兵们打得落花流水。
[不愧是安娜的女儿啊…]站在旁边看完了切磋,莱因哈特对这个女孩子感到意外却又在情理之中,她叹了口气准备离开,女孩叫住了她。
[那个!您好,您是叫做莱因哈特吧?]法芮尔拽着她的衣服,在莱因哈特回头看向她的时候眼睛里大放光彩。
[啊?嗯,是的,怎么了么?]没有想过会被安娜的女儿叫住,莱因哈特显然反应不过来,只能干巴巴地应着,而且她还用了敬语,说真的,莱因哈特感觉浑身都不自在了。
[我希望能成为和您一样的英雄!您的海报我拿到了一张,那简直酷毙了,我会有机会和您一起共事么?]
[会有的,那时候我会像保护所有人那样保护你。]
她那时从未想过,这个承诺实现起来是那么困难重重。

13.新来的医生
安娜完成任务回到基地的时候,她的战友们正围着一个看起来才十几岁的女孩子表情很严肃,而那个女孩则穿着军装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嘿,怎么了?这个新来的小士兵不服从管理么?]她试图缓解气氛,没想到这句话一出口气氛更加沉重起来。
[安娜。]出声的人是莫里森,[问题就是出在了这里。]
[嗯?]
莱因哈特拍着头,她苦笑着接了下去,[安娜,她不是士兵。]
[我没听说莫里森你有这么大的女儿。]
[当然不是!我还没有结婚!]莫里森黑着脸驳回了安娜的说法,深吸一口气把话题回归正轨,[她是新来的医生。]
[这样啊……啊??]
好像已经猜到安娜会一脸吃到了蟑螂的表情,莱因哈特干笑两声,把安吉拉拖起来推到安娜面前去,[这里我们都对她没办法了,只能拜托你来教育她了!]
还没从震惊状态回来,安娜瞪着眼睛看着战友们飞快地从会议室跑了出去,连莱因哈特也在其中,只留下她和安吉拉在里面大眼瞪小眼。
[…这都是什么事啊…]

14.大人理解不了的东西
安吉拉几乎是在一夜之内突然转性的。
并不是说她有多么不服从指挥,好吧,从一个医生的角色变成一个士兵已经足够不听话了。但法芮尔来这里之后,她就出现了变化,比如乖乖听话拿着她的那个发明尽职尽力地救人。
[不愧是安娜啊。]理所当然地把功劳归到安娜身上,莱因哈特好像又徒手拆了一个智械一样的自豪。
[莱因哈特,这次你错了,这不是我做的,是法芮尔。]安娜看着正和法芮尔玩得开心的安吉拉,感觉到也许大人不一定都了解小孩子,不过能解决也是个好事情吧。

[安吉拉姐姐是天使么?]
[天使?不,我不……]
[但是你有天使的翅膀呀,而且也有光环!]
[噢…我不是,所以别再想那种不切实际的事情…了…]
转过头看到小法拉低着头难过的样子,安吉拉那颗从那时开始就拒绝所有人的心像被什么东西猛击了一下。在那滴眼泪顺着脸庞落下前,安吉拉抬手把它擦去。
[我的确不是,但…也许我可以试试看,学着天使去拯救那些需要被拯救的人。]

15.喜欢
[要我说几次你才会听,法芮尔,这是训练,不是实战,你每次把自己弄伤的时候,你想过我有多心疼么!]
这还是守望先锋重建后,安娜刚刚回来时的事情。本意是让安吉拉照顾好法芮尔,毕竟这群人里面也只有她比较可靠,如果交给莱因哈特,这两个白痴一定会达成共识在战场大干一场然后躺在病床上起码一个星期。
[抱歉安吉拉…我没想到你会这么担心…]
安娜坐在一旁,安静地听着这两个孩子的对话,默默地回忆起了自己和莱因哈特以前和她们几乎一样的对话。
[是不是我哭给你看,你才知道要爱惜自己?]
…等等?这句话怎么味道不太对啊?
[不、不是,安吉拉,我…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你不要哭…我会心疼的…]
啊?啊??妈的好女儿啊,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安娜把茶吞下去,仅剩的那只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
[法芮尔…]
[安吉拉…]
Exm!!眼见两个人就差亲上了,安娜彻底不淡定了,用力放下了茶杯瞪着她们两个,但仔细想想,这样似乎不太好的样子,又压着那股想爆发的劲坐了回去。
必须要让莱因哈特好好说说法芮尔了。安娜这么想着,拽走了安吉拉。

[莱因哈特?]
[…呃,咳咳!法芮尔啊,那个我听安娜说,你和安吉拉好上了?]
[博、博士?我们没没没……]
[你结巴了。]
[…我、那个…是我单恋…]
[……是你瞎还是我瞎?]
[啊?]
[这么明摆着的事,你还法老之鹰呢,法老抓瞎算了!]
[你是说——?]
[虽然安娜叫我说说你…还是算了吧,当坏人我做不到啊。互相喜欢的话就好好在一起吧,安娜她其实也没有真的想反对,不然也不会叫我来了。]
[非常感谢你莱因哈特!我、我这就告告告白!]
[?!这么快?!你你不准备一下??]
[对!对对对!准备!!!]

[安吉拉。]
[安娜。]
两个女人对视了一眼。
然后露出了计划通的笑容。

评论(8)

热度(31)

  1. 法鹰家有个天使埋葬你的夏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