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头像的另一半是@咸闲人
这是我对象
我宠的 谢谢

甄昭

我是一只普通的小乔。
今天也和往常一样开开心心地独自一个人守着我的中路……
嗯???
怎么多了一个???
看了看旁边蓝白色调的漂亮姐姐,小乔站得不算近已经感觉到她身上让人胆颤的寒气。
好冷哦。
她哭丧着脸,转头找上路的尚香去了。

和尚香一起把对方那个属乌龟的亚瑟一通吊打之后,小乔才想起看看中路的情况。
一看真不得了。
拆完塔的孙尚香跟着一起过来躲在草丛里看着中路的情况。
[阿婉,她们两个是不是有什么仇啊?]
孙尚香瞅了瞅自家队友和处于敌对状态的甄姬,一冰一水在中路打得不可开交,要多激烈有多激烈,更别提那寒气散发到她们这都能清晰地感觉到。
[…小甄好像说过她最讨厌一个叫王昭君的女人…]

身穿北夷服装的冰蓝色长发美人站在塔下,面无表情地看着与她一样站在对面防御塔下的女人。
[王昭君…]
甄姬搭上刚刚被冻伤的左手,愤愤地瞪了一眼那讨厌的家伙。
能冻住人的一个就够了好不好。
[看来是平手。]
其实王昭君也好不到哪里去。
一条腿被那小球碰撞几下也出现了冻伤情况,比起甄姬那左手受伤,她看起来就不太划算了,也只好站在塔底避免这段时间的战斗。
玩水就好好玩啊,干嘛还能冻人。

两个人又一次不愉快地打完了这场比赛,一开始顺风的局势竟因为小乔和孙尚香在那蹲草丛观战看到忘乎所以而逆转,王昭君没有多说什么,转身便离去。

隔了几天两个人再见面竟然是在同一个阵营,水晶里甄姬蛮不高兴地瞥了她一眼,率先直奔中路。
王昭君站在水晶里,看了一会情势后独自一个人走去了下路。
清理完中路的小兵,甄姬故作不经意似地看向下路,被对方两个人围攻的王昭君显得有些狼狈,明明该暗爽一把的,心里却不怎么舒服。
就好像自己心爱的布娃娃被抢了一样。

小乔心里也不高兴。
又一次和甄姬站在了对立面不说,孙尚香这次也不在,取而代之的是隔壁家卖草鞋的刘叔叔刘玄德。
所幸的是甄姬看在两个人交情的份上只是和她一起无声地清兵,两个人井水不犯河水。
得空看了看两路的情形,小乔乐呵呵地看着刘备被上路虞姬和钟无艳教做人,再看下路,几天前的队友被自己家三个人围着打,小乔皱起眉,心想着这帮男人都不知道怜香惜玉,怪不得找不到女朋友。

虽说王昭君情况不怎么样,但对面也被她冻得够呛。
本意是来抢个人头的韩信被一把冻在了塔下,硬生生砸掉了大半条命才化冻跑了出来。
好死不死,李白还突然从草丛里一个将近酒窜出来,化身五道剑气把残血的韩信送回家读秒。
韩信觉得自己要气炸了。

王昭君的拇指摩擦着手上的法杖,只剩下血皮的她只要一击就必死无疑,而小兵争取的时间恐怕也不够她回城,毕竟对方任意一个都跑得比她快了。
罢了。
她叹口气,想起了故乡的梅花。
[不知道开了没有…]

说不清为什么回过来,反正甄姬是飞快地跑着来的,留下站在那看戏的小乔,一过来见面就是一条大浪朝着吕布和庄周砸了过去,再加上二技能瞬间把两个人冻得生活不能自理。
[愣着干什么啊!还不快点趁机回家?]
见鬼的那女人发什么呆呢!
王昭君这才回神,美目看了眼被冻住的两个人,抬手将那两人的冰冻时间又增加了一会,趁机会丢了个大把两人送回了家。
[你不会说声谢谢么?]
看对方一言不发准备回城治疗,甄姬沉不住气态度不是很好地问了她一句。
半天没有任何回应。
啧,这女人。
甄姬恼火地发誓不要再救她了。
[谢谢。]
蓦地回头,那冰冷的女子早已不在原地。
什么啊,像个白痴似的。
甄姬捂着嘴笑了起来。

两个人的关系缓和了不少。
但是外人看还是和之前一样,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然后没蓝了两个人就站在那里看着对方,比眼神的凌厉。
[喂,僵尸脸。]
甄姬心情很好的给她起了个绰号。
[说,一边歪。]
王昭君特别嫌弃她的刘海。
[你那天在想什么,那么出神?]
[我的故乡。]
[那肯定是个很漂亮的地方吧?]
[…嗯。]
两个人之间的话题很少,一时间甄姬也找不到什么可以说的话题了。
一直到比赛结束她们也没有再说什么。

[下次,梅花开的时候,我带你去看看吧。]
她正准备回去休息,王昭君忽然走过来,素来冰冷的脸上难得看到柔和的模样。
甄姬弯起了嘴角,眼睛微微眯起,她嘴唇轻轻张合,王昭君却觉得她难得的惜字如金宛如天籁之音。
[好。]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