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头像的另一半是@咸闲人
这是我对象
我宠的 谢谢

花轲

将军和刺客[上]

花木兰不知道该作何表情。
她大概是脑子坏了才会把这么个大麻烦带回家里,但看着那人宛如婴儿一样毫无杂质的目光又没那般勇气把她赶出去背负良心的谴责。
真是糟透了。
她堂堂大将军居然要屈身照顾个来路不明的女人,花木兰觉得这挺丢人,传出去她底下的士兵还不得对她改观。
她已经想象出士兵们知晓这件事后窃窃私语和异样的目光了。
不行!绝对不能让那些家伙知道这女人是她在照顾!传出去她大将军的威严不就没了!
"木兰…"
偏巧那姑娘还不晓得自己带来的麻烦,怯生生地叫着花木兰的名字。
花木兰看过去,缓了语气怕吓着她轻声问道,"怎么了,阿轲?"
"我饿了…"
花木兰啪地一声手掌打在脸上,过了一会认命地去做饭了。

阿轲是这女人的名字,虽然不是真名但好歹也算有了个称呼,至少不需要花木兰费心思想怎么叫她比较好。
捡到她的时候是几天前,受了重伤奄奄一息的阿轲就倒在她回家的路上,若不是她爱走偏僻路怕是这女人早就没命了。
本着行善积德的想法,花木兰把她带回了自己家里,不算温柔地抱起人来听到她痛苦的闷哼,士兵前冷酷无情的大将军此时居然有些慌张地僵住了身子,等到怀里的姑娘脸上的神色缓和后才轻手轻脚地抱着她回家。
只是没想到,这女人居然失忆了,除了阿轲这个称呼别的什么也不记得了。
罢了。花木兰叹了口气,就当是给这冰冷的家里添点人气吧。

大将军有个人人都知道的怪癖,她住将军府却整个大府就她一个人,国君说了快十几次让她招些侍女好让将军府热闹起来,花木兰就是死倔着性子一个也不要,久而久之皇上也无可奈何只得作罢。
饭桌前花木兰板着脸,一双魅紫的眼睛里满是气恼的神色,阿轲瞅了眼碟子里黑不溜秋的东西,张了张嘴愣是没敢问这是什么。
见阿轲乖乖坐下拿起筷子吃起那半生不熟的米饭,花木兰的脸色更加难看了起来,她一把夺过阿轲手里的那碗饭丢在桌上,拉着她走出了将军府打算找家酒楼解决晚餐。
阿轲艰难地咽下嘴里那口饭,加快速度跟上花木兰的步子,她不太明白木兰为什么这么生气,但是她生气了就证明自己做错了吧,阿轲想不通自己哪里做错了,只好低着头走着。
花木兰也很憋屈,她平常吃些干粮随便应付应付就好,阿轲来了她总不能给病号吃那些吧,天知道阿轲昏迷那段期间她拿刀架在来看病的医生脖子上逼着人家给她熬粥了多少次,硕大的将军府里厨房干净得吓人,哦,当然是今天以前。
"阿轲。"
"嗯?"
"下次那种一看就知道不能吃的东西就别动筷子了。"
"哦…"

评论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