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自闭患者

花轲2

将军和刺客[中]

几日后传出了燕王太子丹遭人刺杀的消息,只是受了些轻伤,倒也不算严重,只是人受了刺激,一定要抓到这个胆大包天的刺客。
国君告诉花木兰这个消息后顺带着问了一句,"朕记得将军前两日去了燕国,晚上是走夜路回来的,不知将军可曾见到过什么可疑人物?"
"没有。"
"唉,这刺客也真是胆子大,那太子丹连那刺客荆轲的人头都能拿到,又怎么会惧怕其他刺客呢。"
国君还在嘀嘀咕咕说些什么,而花木兰却感觉有些煎熬,她倒也不算是撒了谎,她的确没看见可疑人物,只捡到一个不明来历的少女。
等一等,荆轲?
她知道这个名字,是刺客中最为神秘的荆氏一族的佼佼者才能得到的称呼。
荆轲,阿轲…
"将军认为朕要不要去参与太子丹的反秦宴?"
"殿下应当问的是宰相,而不是臣。"
国君还年轻,很多事都犹豫不决,被花木兰这么不冷不淡地回了话,小国君满不高兴地瘪瘪嘴,挥挥手招来宰相让花木兰退下了。

花木兰相信自己的直觉,阿轲和荆轲之间一定是有着某种关系的,她猜想他们是一对兄妹,若是这样,那也能解释为何当时阿轲会在那里了,以及那两把不常见的武器。
她还真是捡了个大麻烦啊。
但是她不准备把阿轲供出去,既然是她捡回来的,那就是她的人了。她有像野兽一般强烈的领地意识,所以才三番五次拒绝国君的提议。
快步回到家中,阿轲似乎才刚刚睡醒,迷迷糊糊地在内院里走着,懒散的模样竟让花木兰为之呼吸一顿。
爱美之心人人皆有,花木兰也不例外,她欣赏美的事物,但这是第一次只想将人藏起来,除了自己,谁也不让看。
"阿轲。"
"唔木兰回来了啊…"看起来睡意朦胧的阿轲却没有因为她的突然出声而吓到,让花木兰有些挫败,还想看看这姑娘吓一跳的可爱模样呢。
"真是的,阿轲难道不应该慌乱一下么?若是坏人怎么办?"
"…?可木兰不是坏人啊。"
"所以我是说如果嘛,要是不是我,阿轲不就被坏人抓走了么?"
"唔,我想应该没有哪个坏人会来木兰的宅府吧…"
她的宅府有这么不堪到坏人都不想来么……
突然有些心累,花木兰什么也不想说。
"因为木兰那么厉害,坏人应该也怕你吧!"
这话她爱听。花木兰失落的心情又开始嘚瑟起来,脸上阴转晴的模样让阿轲看得清楚,忍不住笑了出来。
"笑什么,嗯——?"
"没有没有,阿轲才没有笑呢!"
"什么嘛!"

这种生活要是能一直持续下去就好了。
那件事发生之前,花木兰是这么想的。

"我会去杀了嬴政,条件是你现在就放了木兰。"

评论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