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自闭患者

花轲3

将军和刺客[下]

花木兰不曾想过自己竟然被跟踪了,从她捡起阿轲一直到家里,那个人就一直保持着不会让她察觉的距离跟着。
那个人,是有名的乐手,高渐离。

燕王太子丹的来访猝不及防,阅历尚浅的国君招架不住太子丹更似逼迫的提议,只好应了一同前往木兰府,被有意遮掩的行踪打乱了花木兰的计划,国君当下命人以窝藏刺客的罪名拿下花木兰。
"寡人倒是没料到,荆氏一族这一代是对兄妹。"太子丹冷笑一声,也是想让人抓住阿轲的架势。
"你不知道的还多着呢,比如…"兄长死于非命后担任起荆轲一名的少女在暗杀上的造诣并不亚于她的兄长,如鬼魅一般突然闪身于太子丹身后,食指抵住命脉,尖锐的指甲稍用力便划破一层皮,"我现在就能取了你的命。"
"殿下!"
仿佛被要挟的人不是他一般,太子丹摆摆手让随行的士兵退下,"你的身手果然很好,你兄长不识时务,寡人猜想你应该和他不同吧?"
荆轲偏头看了眼花木兰,见她无事便安了心,"木兰似乎没有很惊讶?"
"还好吧,老那么一惊一乍我早就吓傻了。"国君其实也不想为难她,虽然只是做个样子,但这两个士兵怕是报复她平常训练他们太严厉,被强行按压着的花木兰低着头偷偷翻了个白眼。
"我会去杀了嬴政,条件是你现在就放了木兰。"
"如果寡人不呢?"
荆轲没有回答他,只是静静地用看死人的目光凝视着他。
这种目光他曾体会过,每一次都让他如置冰库,甚至于这个目光已经成了他抹不去的梦魇,太子丹眼睛朝着国君那动了动,"寡人可做不了主。"
荆轲望过去,那小国君立刻就让那两个士兵退下了,这倒让荆轲愣了一下,再一看花木兰板着脸揉肩膀的模样,大致也猜到了不过是逢场作戏。
她怎么感觉自己亏得倾家荡产呢…
"你的话作数么?"
"我既然说了,那自然会去。"
荆轲放开了太子丹,悠悠哉哉地低下头摆弄起自己的指甲,荆氏一族一言九鼎,而在这个承诺前,她的第一个承诺是为兄长报仇。
望着太子丹气急败坏离去的身影,荆轲眯着眼睛冷笑起来。
太子丹,你的人头会作为我送给秦王的礼物,刺杀秦王之时即是你命丧黄泉之日。
哦,她差点忘了一个人。
"出来吧,躲了这么久,看了这出好戏怎么说也得给个赏钱吧?"
花木兰也注意到自己的宅府里多了一个陌生的声息,待那人露了面气顿时就不打一处来,"高,渐,离!"
她真想一巴掌扇死这搞事情的乐手。
高渐离也心情复杂,他没想到荆轲已经恢复了记忆,观察这么久他竟然没发觉,该说她演技好呢,还是自己眼拙呢?
情形实在不容许他继续留下,利用荆轲去刺杀秦王的计划只能落空,高渐离一跃而起翻过围墙,而此时花木兰却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木兰在笑什么?"
噗通。
一声落水的声音提示了荆轲,她想起这些天花木兰都在学习如何熬粥,结果做出来的尽是些说不出来的诡异玩意,失败品全被她倒进一口大缸里,而那缸…正巧了,就在高渐离翻墙的那里。
当真是倒霉。
国君见事情已经结束,也不愿顶着花木兰盯着他的压力,他觉得还是和宰相在一块轻松点,赶紧挥挥手告辞回殿了。
"好了,现在碍事的都走了。"
荆轲面色一僵,因为花木兰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这可不是好消息。
"呃,木兰?"
"阿轲啊,什么时候就恢复记忆了?"
"…很早就…"
"多早?"
"啊…这个…"
"我那天从殿里回来问你要是有坏人来我府宅的时候你恢复了么?"
"…嗯。"
相处了这么久,花木兰的动作代表了什么荆轲再清楚不过,在花木兰手动的那一刻,荆轲也挪动身体开始逃跑起来。
"木兰,阿轲错了!"
"晚了!给姐打一顿出出气!被你骗这么久!"
"别,别啊,是阿轲不对,木兰木兰,阿轲不该瞒着你的!"
"没用了!姐不听!姐就是要揍你的屁股!"
"哇——"

于是那一天, 天下第一刺客,被花木兰当三岁小孩一样打了屁股。
啥?你问花木兰为什么觉得生活变了?
这么简单的说吧,以前是这样的,面君——训兵——回家——找阿轲——抱怨士兵太蠢——吃饭——沐浴——睡觉。
现在是这样的,面君——训兵——临时暂停教训某个小妖精——回家——等饭吃——再教训某个小妖精——沐浴——啪小妖精——睡觉。

手动附图:没想到吧.jpg

评论(12)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