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头像的另一半是@咸闲人
这是我对象
我宠的 谢谢

二哈和布偶的时间

4
监狱的生活似乎因为心爱之人的到来变得不那么枯燥,亚可第一次感觉到,其实被关进来也不错。
至少终于有时间能停下来和她在一起了,尽管算下来也不算多,每天能见上一面她倒也满足了。
"说起来…之前都没有听过呢,卡文迪许家的大小姐的事情…"
聊天的时候,洛蒂突然提到了这个问题,苏西也歪了歪头,把目光投向亚可。
"我记得亚可说过自己是孤儿吧。"
友人探寻真相的目光看得亚可浑身不自在。
"好啦!拜托别那么看着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和戴安娜以前是一个孤儿院的。"
"哎?戴安娜不是卡文迪许的孩子么,怎么会在那个地方?"
"后来听说是人口贩子偷渡带过来的,戴安娜还真是运气好啊…如果警察再晚一点到她就要被带去黑市进行拍卖了呢…说起来我也是因为这种原因在才会当警察呢…"
"亚可的笨蛋传记等会再说,和戴安娜的故事先交给我们听吧。"
"谁是笨蛋啊?!你想听的话要说也不是不行…"
两人的故事,在亚可的话语中一点一点清晰。

孤儿院会来新的孩子早就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每来一个孩子就会分走院长和保姆的关注,大多数待得久点的孩子都已经分帮结派,再加上这里的孩子都渴望得到关爱,不用说,新人总是被孤立在一旁的。
但日本的孤儿院会被送进一个欧洲人脸庞的孩子倒是个稀奇的事情了。
同一天进入孤儿院的两个孩子,一个是典型的欧洲人面貌,另一个就是普通的本地居民了。
戴安娜的出现几乎分走了保姆和院长的大部分目光,社会都是这样,遇到一个特殊的人之后总是会用特殊的方式去对待,孩子们也更加厌恶起她来,趁着保姆院长不在偷偷欺负她,在食物里丢些爬虫吐口水之类都是小孩子们最常用的手段。
语言不通导致戴安娜只能被迫承受孩子们的恶意。

"然后亚可就去帮她了吧?"
"当然啦!戴安娜那个时候根本不会日本语,连告状都做不到。"

就像故事中所说的,红色是英雄的颜色一样。
那个和她同一天进来的有着红宝石一样漂亮的双眼的女孩在她又打算忍气吞声把饭菜偷偷丢掉之后抓住了她的手。
"我们去找保姆阿姨!"
虽然听不懂亚可到底在说什么,但是戴安娜从她的眼里看不到像别的孩子的恶意,愣神之间被拽着手来到了保姆的休息室。
亚可把事情告诉了保姆阿姨后,保姆阿姨却没有立刻去为戴安娜主持公道。
"为什么保姆阿姨不去教训那帮家伙啊!"
保姆的举动激怒了亚可,她大声质问了起来。
"这样她会得到比这更加糟糕的对待哦,亚可。"
深知小孩子们脾气的保姆叹息一声,她也猜到了戴安娜会被恶意对待,孩子们的嫉妒心并不是她能说几句话就能解决的,弄不好还会做出更加糟糕的事情。
"那要怎么办啊!难道就让戴安娜被这么欺负嘛?!"
"这个嘛…"
亚可还想再说些什么,衣角传来的拉扯感引起了她的注意,回过头看去是戴安娜低着头,手正拉着她的衣角。
她听到她轻轻的,带着小孩子软绵绵感觉的声音说。
"Thank you."

"就算这么说,当时亚可也听不懂吧。"
"保姆阿姨虽然不太懂英语,但是基本的常用语她还是了解的,阿姨告诉我戴安娜很感谢我之后我就决定了,我想保护她。"
"听上去亚可真像骑士呢。"
"我是很想当啊,但结果反而戴安娜更像是骑士一点。"

从那之后她们两个就形影不离,刚开始的几天依旧有孩子在欺负戴安娜,都被亚可一个兔子式的小粉拳打了回去,之后大家连同亚可一块欺负后,戴安娜突然就像定时炸弹倒计时完毕后一样炸了。
"You must apologize to her.(你必须向她道歉)"
幼小的身板隐藏着的爆发力惊人,高了戴安娜半个头的孩子被她抓着领子压在墙上,孩子惊慌中发现那双一向平静如水的双眸此刻如同海啸翻腾一样阴森可怖。
人都有逆鳞,从亚可站到她的前面开始,她的逆鳞就是亚可。
最后是保姆阿姨被中立的孩子们拉过来,事情才得以解决,做坏事的孩子被迫道了歉,报复的心思在瞥见戴安娜不善的目光后消失得一干二净。
因为孩子对危险的感知力是最强的。
没人再敢欺负她们,她们两个得到了平静的生活。
为了和亚可交流,戴安娜在每周有大学生过来做慈善的时候会去向他们请教学习日语,苦学一个月之后也能和亚可进行一些简单的交流了。
"谢谢你。"
她又重复了一遍当初的话语。
一旦生活安逸下来,时间就会过得飞快。
春天,夏天,秋天,再是冬天…一季很快又过去,然后又一季到来。
戴安娜从她这里体会到了朋友的友情,她从戴安娜那里得到了亲人的亲情。
她们既是朋友,也是家人。

"那么,亚可喜欢她么?"
"不喜欢。"

当然不喜欢,因为是爱。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