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自闭患者

问世间情为何物(百合单箭头,慎)

1.

问世间情为何物

直教银汉暗渡相思苦

直教缠绵破茧化蝶飞

直教逆神背天还家去

直教万转千修等一回

 

2.

我名唤作涂山雅雅,姐妹三人中的老二。

姐姐叫做涂山红红,妹妹叫做涂山容容。

父母离得早,是以,长姐如母,姐姐一直尽心尽力地照顾我和容容,也好在我们在涂山上身份不低,有侍女帮忙,姐姐也轻松不少。

我嚷嚷着要帮姐姐照顾妹妹,却总是换来姐姐一抹淡笑,她说,雅儿还小,等你再长大一点吧。

所以说,姐姐为什么总是只把我当小孩子呢?我明明也是容容的姐姐啊。

 

3.

姐姐不光是我们的姐姐,也是涂山的当家,除了抚养我和容容之外,她还要抽出更多的时间去学习如何管理涂山。

侍女说,涂山之上有颗苦情巨树,能为相爱的人和妖定下转世续缘,给他们一次机会,来世再次相爱。

我似懂非懂,问道,那我能和姐姐定下转世续缘么?

似乎是被我天真的问题给逗笑,侍女掩面轻笑,道,二小姐,我们是妖,只有妖和人类才需要转世续缘,因为人的生命短暂,而妖则漫长。更何况大小姐和二小姐都是女孩子,是没办法相爱的。

我忽地心情糟糕了起来,连着看侍女都觉得不顺眼,冷哼一声推开她跑去找姐姐。

二小姐!她惊叫道,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子却已和我相隔甚远,只能远远地呼唤。

 

4.

姐姐会和雅儿一直在一起么?找到姐姐后我急忙抓着她的袖交问道。

姐姐大约也是没想到我会突然跑出来,愣了一会又扬起熟悉的笑容,温暖的手掌轻轻按在我的头上,用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告诉我。她会。

拉钩钩哦?

好,拉钩。

小指上似乎还残留着姐姐的温度,我心满意足地握着被她触碰的小指回去自己的房间。

喜欢姐姐,最喜欢了。

 

5.

姐姐说,我适合修炼寒气,身为九尾天狐的我,天赋也是姐妹中最好的。

于是我依言闭关,努力修炼出寒气。

某日,修炼中的我忽然感到一阵心慌,却不知到底是为何,没有过多的细想,只当作是自己的错觉,继而又继续修炼了。

等我闭关出来,已过去了一段时间。

即使相隔几栋房子的距离,我也能辨认出苦情树前身穿红色衣衫的身影是姐姐。

我成功了!我兴冲冲地向她跑去,想要告诉她,我没有让她失望。

侍女拦住了我,二小姐,现在还是不要去打扰大小姐比较好。

这时我才嗅到空气中有股莫名的血腥味。

我心里一紧,难道姐姐受伤了?!

得到否定的回答,我的心才安了下来,可又疑惑起为何姐姐的妖力在我闭关的期间大增。

真是奇怪极了。

 

6.

狐妖之力,源自于情。

情之所至,力之所生。

侍女忧伤地看着姐姐,续道,只有她想明白了,她才会斩断迷茫振作起来。

后面的话我已经听不清了,狐妖之力,源自于情……姐姐,有喜欢的人了么?

心像撕裂了一样的疼痛着,痛到我的身体都在颤抖,我不明白为何会如此难受,为何会如此失落,但我却清晰地认识到,姐姐不再只是我和容容的了。

深深看了眼姐姐的身影,我推开侍女搭在我身上的手快步离去,生怕被看见我眼中积攒泪水的模样。

 

7.

分明之前还跟我一样高的姐姐,突然间开始成长,她稚气的脸庞发生了惊人的蜕变,狐妖种族本就女靓男俊,姐姐更是美若天仙,天下间就算有道士修道成仙,也绝比不上姐姐,我是这样想的。

姐姐也许是变了吧,她虽然还是那样的温柔,对我和容容也和曾经一样,但我还是感觉到了她的变化,可我无能为力,只能每天听着姐姐半夜惊醒的惊呼暗自伤神。

她更加繁忙,我想去替她分担些,她总是拿百年前一样的借口来搪塞我,如果我要因此和她大闹,她也会板起脸来训斥我。

这时我只会把原因归错于我还不够强大,所以姐姐才会一次次拒绝让我替她分担,于是我更加努力地修炼起来。

 

8.

姐姐的双手是天底下最强大的法宝,能徒手破开其它所有法宝,她的妖力是绯红的,亮丽的颜色突显出张扬的美,每当姐姐与那些不知好歹来涂山冒犯的家伙时,我总是看得陶醉,又总是会迷惑到底姐姐会喜欢上一个什么样的家伙,那个家伙究竟有什么好?

天底下哪有谁配得上姐姐,在我眼里姐姐是这世界上最漂亮最强大的妖了,她就像天上的月亮,哪有星星能与月亮争辉呢?

我悄悄学着她的招式,每日更多的时间都用来练习招式,修炼寒气的进程停缓了下来,姐姐知道后将我叫去,她没有责怪我偷学她的招式,而是让我不要因此荒废了修炼。

这是不是代表,我的努力没有白费呢?姐姐会需要我呢?

 

9.

这天涂山来了个奇怪的人类小鬼,招惹了两个妖怪不说,还引来一个道士,要不是姐姐,他就得交代在这了。

我很不喜欢他,因为他看姐姐的目光让我很不爽,露骨的爱慕一眼就能得知他对姐姐的心思,同时又自豪姐姐容貌出众,能让人一见倾心。

我倒是没想到,他是东方家族的人,传闻中有着灭妖神火纯质阳炎的一族,而且东方家族的女性能将灵力传给下一代,至此东方家族的女性在修道界中格外抢手,配婚时也自然是人人争得头破血流。

他自爆身份引起混乱,然后又说出他家破人亡全因为这金面火神让他分心,至此姐姐趁得他露出破绽解决了他,只是姐姐如玉般漂亮的手被火球烧得漆黑,让我对那死老头又恨了几分。

事情应该结束了吧。

 

10.

伴随着容容的惊呼,那死老头又重新站了起来,领他来的道士无一例外均被他杀害,现在他服下了那丹药,实力暴涨,如果不是之前他露出破绽,仗着那火焰姐姐也无法胜他,只见他只是一抬手,比之前大了数十倍的火球便出现在半空,在他双手结印间姐姐让我们立刻去她身边,随后姐姐使出全身的妖力凝聚于双掌之上,却依旧抵挡不住,烧焦的声音不断传来。

她痛得声音都在颤抖,她说,你们快逃!

姐姐!我咬牙,拒绝了她的要求,不!要死一起死!

为了让她能喘口气,我使出法相天地,将那火球撑上去几分,沉重的力量全部压在我的身上,这一刻我终于体会到姐姐的辛苦,也理解了姐姐为何总不让我与她分担。

我终于能替她分担一次了。带着这样的想法,现在想想要是死了好像也不是那么可惜了。

转瞬即逝之间,我终于是撑不住倒下,本以为就要这样死了,姐姐却好像不惧怕那火球一样穿了进去,我看向容容,却发现了她正在治疗东方月初,姐姐突然间的变化似乎也能够解释了。

火球消失就代表着姐姐打败了那金面火神,姐姐回来后看着容容正在治疗着的东方月初,轻声问道,他叫什么?

我呆呆地站在那里,好像先前能替姐姐分担的喜悦都消失不见。

 

11.

姐姐配合容容写的剧本演了一出戏,成功让金面火神以为东方月初已经死了,之后也回收了金面火神体内通过不正当手段盗来的东方灵血,从此金面火神不过是个不能使用神火的火神罢了。

而他,东方月初,也顺理成章的留在了涂山里。

 

12.

对于妖怪来说,几年的时间不过是眨眼之间,但对于一个人类来说,却是让他长大的时间。

姐姐喜静,所以在他来之前我们是不会有太多话的,他倒是无所顾忌,整天废话没个完,惹急了我就揍他一顿,把先前对他的不爽一并发泄。

该说不愧是生来就有一身从母亲那得来灵力的东方一族的人么,学会运用身体里的灵力之后,我已经不是他的对手,我心中有太多杂念,修炼寒气的进程缓慢,和他进行了对比之后还真是叫人泄气,我这样怎么去帮姐姐。

姐姐……

苦涩的味道在心中蔓延开,早就知道自己对姐姐的感情正如东方月初一般,可我不能像他那样随心所欲的跟姐姐告白示好,只因她是我的姐姐,只因是和我一样性别的狐妖。

羡慕极了东方月初,也嫉妒极了他。

只因,阴阳配偶,天地之大义也。

 

13.

我们明明什么都没有做。

一气道盟叫嚷着要杀光我们涂山狐妖的声音早就传来,愤怒之余也不明白我们什么都没有做要背上这口黑锅,而且那一气道盟的首领就是东方月初那个白眼狼!

他要背叛姐姐么?口口声声说着喜欢姐姐,就是这么喜欢的么?我这么羡慕你可以正大光明地喜欢姐姐,你居然可以转身就忘了么?!!

无法抑制的愤怒冲上心头,在对决的前一夜我不顾容容的阻拦去找了他,质问他为什么。

他说,他虽然是首领,但不过是条走狗而已。

身为走狗,身不由己。

 

14.

骗子。

都是骗子。

答应了会一直陪着我的,姐姐你个骗子。

说着喜欢姐姐的,东方月初你个骗子。

死了,他们都死了。

失去了全部妖力的那个小狐妖,虽然还能看出姐姐的模样,可我怎么也不相信那会是姐姐。

姐姐才不会像她这样!姐姐才不会!

姐姐……姐姐……

为什么你不在了呢……

 

15.

不过又是百年的时光过去罢了。

伤痛早已被我埋藏在心底,姐姐不在了的那天开始,我不再是小孩子的模样,就像姐姐之前那般,我开始成长。

也学会了如何掩饰自己的表情,变得漠然。

没有再叫她涂山红红,而是改成了涂山苏苏。

当我不在修炼的时候,我都会盯着她看,也只有这样我才能安心一些,从她和姐姐一样的外表上得到些许安慰。

看着她天真的模样,不知为何会突然想起翠玉灵替姐姐说的那句话,狐妖的职业是红娘,不是杀手。

而我早已沾满血腥。

但我不后悔,只要能护好她,杀多少人和妖我都不介意。

 

16.

狐妖之力,源自于情。

情有多深,妖力就会有多强大。

苦情树独自站在那里的我,垂首看着身上的红布,哪怕是百年过去,也依旧记得清晰的绯红妖气就会浮现于脑海之中。

姐姐,我如你所望成了妖盟的首领,我知道了你的辛苦,可我还是不知道同样强大的你为何与我不同,成了东方月初口中被势力绑架上高点的走狗。

姐姐……

我好想你啊。

 

17.

是姐姐。

虽然只是短短几秒,我终于又感受到姐姐的妖力。

百年的思念如潮水般来袭,将我吞没其中,失而复得的激动难以用语言形容,我悄悄离去留下容容一人在那里,她心思紧密得很,让她发现了可不好。

但依旧抑制不住嘴角上扬的弧度。

 

18.

姐姐没有违背承诺,她的确是陪在我的身边的,只是失去了妖力和记忆。

远观着姐姐亲吻上他,我痛得眼前一阵阵发黑,无论我再怎么骗自己,我还是会痛得发狂,痛得想让他们分开。

我不能啊,因为我是涂山雅雅啊。

我不能啊,因为我是她的妹妹啊。

恍惚间我听见她说,雅儿现在好强啊,我好开心,不过你没有记住姐姐的话,“红色”不适合你啊……

姐姐!被她的声音换回了神,我急忙向她赶去,却终归晚了一步,只能看她再度变回苏苏的模样。

我恍然失措地看着手掌,回忆起那时和她拉钩的情景,悲喜交加中,我在这百年间第一次放任自己痛快地流泪。

从那之后,我将服装改成了蓝。

 

19.

问世间情为何物

直教银汉暗渡相思苦

直教缠绵破茧化蝶飞

直教逆神背天还家去

直教万转千修等一回

其实爱很简单

 

20.

我不求与她携手共度

我不求与她白头偕老

我不求与她天雷地火

我不求与她转世续缘

我只求看她幸福美满

足矣

评论(16)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