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自闭患者

#淦他凉的监管者怎么还不走#

*为皮而皮的沙雕ooc文
*主盲空附园医
*点的文 @月黑風高

淦他凉的监管者怎么还不走?!
玛尔塔几乎每隔一秒就会在心里骂出这句话,并且暗暗发誓等会儿一定给他吃一发枪子儿让他爽翻天与太阳肩并肩。
尤其监管者还是大猪蹄子沙雕爆炸头裘克,玛尔塔的怨念更深了。
一起躲柜子里的海伦娜倒觉得无所谓。
然而玛尔塔一看到海伦娜那张平静的脸心都快揪在一起了,你好好的一个盲人你遛什么监管者,监管者要遛也是她来好么,翻窗速度加10%倒是给她了解一下啊!
还有同队的医生,求求你下次遛监管者的时候不要做那种骚得辣眼睛的动作,你就是把嘴巴拍肿了你的飞吻也不会传达到监管者那的。
啊?你问为什么?特么的个个戴着面具早给你把电波挡外面了。
哦对了还有,你做这动作的时候请你用你的心想想你做完后的下场。这么说的原因是玛尔塔某次去救皮断腿的艾米丽时路过艾玛的旁边,卧槽那个冷气放得她差点一个打颤与大地母亲亲密接触——还好她稳住了,但是艾玛那气得都变白了的头发还历历在目,第二天她就没看到艾米丽,呵就是威廉那个钢铁直男都晓得是个什么情况嘞。
对此玛尔塔不仅不同情甚至还想笑得放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艾米丽你活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想起第三天艾米丽扶着老腰的鬼样玛尔塔的眼泪都快笑飞出去了。
"玛尔塔,监管者走了么?"
"走…?!"
卧槽你问就问摸我胸干嘛?!
还好海伦娜也就按了一下就收回手了,柜子太暗也看不清楚海伦娜到底有没有害羞得老脸一红,玛尔塔刚松了口气结果大腿根又一阵瘙痒。
"……"
我怀疑你是故意的。真的。
以前的玛尔塔是绝对不会觉得两个女人在一个柜子里躲着能发生什么事的,这都要多亏了艾米丽和艾玛那两个混球,她也就是那么不经意的一个路过,就正正好的把她们躲里面讲的骚话听了个全,如果不是军人的训练带来的守口如瓶,她可能已经经历过无数次的放生以及坐上那唯一没被拆的椅子。
扯远了。
反正就是她现在明白了两个女人躲柜子里也能发生什么事,而海伦娜的举动让她心里一阵警铃大作。
这不可以,她还是要面子的。
但是她要不代表海伦娜也要啊。
盲人要什么面子,反正看不见。海伦娜理不直气也壮,一双手比克利切都灵活,在玛尔塔身上摸来摸去,揩油揩得开心又快乐。
"玛尔塔,你的胸好软哦。"
"皮肤真好,滑嫩嫩的。"
"很敏感呢,这就不行了么?"
面对突然就骚话连篇的海伦娜,玛尔塔一句话都不想说,而且也没力气说,如果可以的话她想一个信号枪打晕自己。
等海伦娜玩够了她早就目光迷离精神恍惚了。
吃干抹净的海伦娜拍拍手很满足的从柜子里走了出来,把玛尔塔继续放在里面自己去破译电机,也不知道艾米丽和艾玛在干什么,居然还剩下三台没破译。
她可不担心那两个人会出什么事,要出事也是游戏结束后艾米丽有事,现在她只管好好破译就行了。
第二台电机破译到一半的时候裘克提着火箭筒气势汹汹的过来了,海伦娜听着那每一步都包含了无尽怒气的声音感慨:艾米丽小姐今晚可自求多福吧。
"就你一个?你家大金毛呢?"见海伦娜身边没了那只随时跟着的导盲犬,裘克不解的同时背后一阵寒意。
"你后面。"
听完裘克都不敢回头,生怕回头就是一个信号弹骑脸。
"你想对海伦娜做什么?"
"不做什么不做什么,我就是路过看到一瞎子旁边没人……啊我这就走了!"说完一个火箭冲刺跑得比威廉还快。
算他识相。没能开枪的玛尔塔瘪瘪嘴收起信号枪,走到海伦娜旁边就要摸电机,结果被一棍子敲了回去。
"你别给我找麻烦,一边看着去。"
"……乌鸦都快在我头上坐飞机了。"
"那好啊,带回去炖汤吧。"
………
电机很快就破译完了,如果不是海伦娜不能输入密码,可能玛尔塔真的要把乌鸦带回去炖汤了。
临走前玛尔塔还是实现了愿望——给了裘克一枪,打完还做了个挑衅的表情才转身跟海伦娜手牵手的离开。
一口狗粮。
这刚送完一对,又迎来了另一对。裘克刚从眩晕中缓过来,艾玛手上的宝贝又亮瞎了他的眼,我靠小祖宗你今天不拿工具箱拿信号枪干嘛!
艾玛甜甜的一笑,小姑娘用超级好听的声音叫了声裘克先生,然后赏了他一发信号枪,更过分的是旁边的艾米丽还拿出手电筒接着眩晕过后又晃瞎了他的眼。
等她们玩够了离开后裘克找了个角落蹲在那里哭唧唧。
一对百合一对姬,一个裘克嘤嘤嘤。

评论(5)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