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自闭患者

#射杀恋人之日
*不会写玻璃渣很难过

我在…哪里?
魔族在嘶吼,人类在进攻。叮叮当当,那是武器碰撞的声音。
好吵…
[GA…]
[GA…]
…?!
和自己一样的声音却透着阳光开朗,我知道的,是Wind Sneaker。
[WS……?!]
回过头,看到的是被箭射穿心脏的她,温和的面容被血污掩盖,只有嘴角温柔的笑容依旧熟悉。
[杀了我…]
[杀了我…]
[什…什么?…杀了你…?]
惊恐地低下了头,映入眼中的是沾满鲜红的双手,霎时间脸色惨白,记忆如潮水般涌入脑内。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这是…她的血。我想起来了,全部想起来了,是我…杀了她。

[大家,一定要成功!把斯卡那个家伙击败!]
[哦!!]
决斗近在咫尺了,紧握着弓箭的手因为紧张开始微微颤抖起来。时间过得真快啊,那群孩子已经成长到如此了呢。
[…WS?怎么了?你也很紧张么?]
察觉到一起的精灵同伴的异样,不由地担心起来,带头冲锋的她这个时候掉链子是非常危险的事情,示意其他人先去自己和她随后就来之后拍了拍她的肩膀。
[没事的,有我在后面支援,完全不需要担心!]
[正因为如此…我才会用这个方法把你留下啊,精灵小姐。]
[——?!!]
不对!不是她!猛地后退了几步与她拉开了距离,尽管如此凌厉的腿风还是让自己的前额破开一条小伤口。
这个语气…曾经听过,由火之神女的口中发出的,那个魔族的语气。
魔族军团团长,斯卡!
他居然控制了Wind Sneaker?!失去一个优秀的后援,和一个前锋兼职医疗人员,艾尔搜查队虽然不至于战力削剥太多,但如此一来胜算却会降低。
[卑劣!]

[WS...我该怎么办...?]
右手用力握紧了手中的弓却不得已的再次松开。真的是走投无路了。
[你想怎么办?]
明明就在几米之外,我还是那个GA,你还是WS——不,早就不是了。他是一个透着浓烈的黑暗与冷漠气息的陌生人。
[...]
杀掉他的话就是杀掉了WS...是这样吧。到底该怎么办呢...
[精灵小姐,你打算怎么办呢?]
声音中夹杂着黑暗的冷漠,即使原本的语调带有些许温柔。听的人也只会觉得浑身发冷罢了。
稍稍愣了愣旋即迅速的往后挪动了几步,心里思考着最佳方案。
[幼稚至极。]
倏忽间,我看到了WS那曾无数次踢出撕裂空气的风压、消瘦的左脚。
那是...朝我踢过来的?
反应自然是慢了半拍。
[嘶...]
抬手摸了摸伤口,双眼紧盯着对方不愿低眸去看受伤的地方。连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握紧了弓柄。
那可是为了精灵族和艾里奥斯...是这样吗?
为什么,就一定要杀掉WS呢?
[如何,精灵小姐?]
兴许是知道我下不了手,对方挑衅似的停下手,还有那带有戏谑意味的眼神。
我不知道。
[...WS?]
迫不得已的开口轻呼她的名字试图驱走斯卡。
[呼。没用的,精灵小姐。]

斯卡嘲讽的笑声让本就烦躁不已的内心更加暴躁,精灵与生俱来的良好修养最后还是战胜了这样不理智的情绪。面临这样艰难的抉择我到底要怎么办?
杀了她?我真的能下得了手么?不杀?那小队要怎么办?
两全其美的办法,有没有??
都说精灵是无欲无求的完美生物,没有人类那样肮脏的内心,其实也不尽然,精灵还是会自私的。
两全其美…怎么会有呢?从一开始自己就明白的。
[WS。]
我微笑着,像往常早晨叫她起床一样轻声呼唤着。
[我爱你。]
咻。

我真的是无私的么?我想,我是自私的,比人类还自私呢。
抚摸着她回归平静的脸庞,重新获得了身体掌控权的她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呐,WS,我是不是很自私?]
为了小队,把你抛弃了。
她摇摇头,嘴角弯起,是我熟悉的温暖。
我看着她的笑容,看着看着眼泪就流了下来,最后哭得撕心裂肺。
天空似乎正在慢慢晴朗,斯卡被他们击败了吧。
这里…这片炽热的土地上,会开出怎么样的花呢?会是和岩浆一样的红么?
我啊,真的,是个自私的精灵呢。
同样的位置同样贯穿了身体的箭,我似乎是感觉不到疼痛般满足地笑了起来,生命的最后我握住她的手,和她一起沉睡在这片大地。

[妈妈,这里为什么会有两朵白花?]红发的小女孩拉扯着身后紫发的女子好奇地指着那片荒土上突兀的两朵花。
[这是一个,关于两个美丽的精灵的故事…]




PS:不是我一个人完成的文章,中间有一段是窒息精灵友情赞助๛ก(ー̀ωー́ก)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