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自闭患者

没名字的故事2

锤奶奶真的超级可爱超级棒!我要沉迷锤奶奶了!
什么时候暴雪爸爸出个性转皮肤啊…我能舔一百年…不是我想的那种我也能舔一百年…
然后就是前段时间我看到一段评论,让我细思极恐
20年前守望先锋解散,杰哈出事的时候还没有,黑百合今年33。
杰哈,知道么?如果你活着,最少三年最多无期。

————————————————————————

6.不能说的话
有时候也会有人好奇地问莱因哈特,为什么你和安娜的感情已经如此明显,却没有迈出最后一步对她说我爱你呢?
[安娜肯定会答应你的,哈特大妈!]哈娜推推女人坚实的肩膀,表示出你上吧我一定会在背后支持你的样子。
[…我…那个…]
[是的呀莱因哈特,你再不出手,就只能等你们俩埋在一起了~]黑影凑过来说了句不好听的实话,结果就被赛特娅拎回去啪了一巴掌。
[我不会去的。]莱因哈特说着。
[你觉得要准备什么花才配得上她们俩的告白呀?]
[百合花?会不会太老套了点?]
[这也是…那还有什么,玫瑰不是更老套?连我们这些人都不太送这种花了。]
[我说,孩子们。]无奈地看着这群觉得她已经站在安娜面前就差开口的孩子们,莱因哈特揉了揉太阳穴声音提高了很多,[我从来没有打算跟她告白。]

那天是一个下雨的日子,安娜却不在基地里,莱因哈特找了她很久,最后只好去问了莫里森。
[我也不太清楚,应该在天台上吧?她想静静心的时候都会在那里。]莫里森正在忙着接下来的事情,还有很多智械问题等着他们去解决,他需要计划好每一个任务。
天台?!下雨天去那里待着,希望安娜没有任性得不打伞。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虚掩着的门已经证实了莫里森说的话,她撑起伞走进去,很快就找到了靠在栏杆上淋雨的安娜。
该死的!她咒骂一声快步走了过去。
[不用了,莱因哈特,我想淋雨。]虽然不是冬季,但温度也算低的今天还是把安娜冻得发抖,她拒绝了莱因哈特往后退了几步又置身于雨中。
莱因哈特是心疼这样的安娜的,这时候的她没有出任务时的果断,也没有平常和他们交流时的从容,此时的她脆弱得像一只刚出生的小狗,只是一根手指就能要了她的命。
[好。]她点头,然后把伞收了起来,暴雨不停打在身上很快就全身湿透,雨水贴着刘海流下每隔一会她就要抹一把脸,但她就是这样待在安娜旁边绝不离开。
[你这又是为什么呢?]安娜闭上了眼睛,泪水和雨水混合在一起,黑夜里莱因哈特看不见安娜的表情,只能从她带着哽咽的声音里听出她哭了。
体温迅速地下降,这场雨淋在身上比她想的还冷,莱因哈特咬着牙,挺着身体站在雨中,[我希望你重视自己的身体,就算是医学发达的时代也不代表你可以随便摧残自己的身体。]
[你知道么,莱因哈特,那也是个雨天。]沉默了很久,安娜突然开口,莱因哈特没有接话,她在等安娜继续,[我的丈夫…法芮尔的父亲,那时候我才刚怀上法芮尔不久,埃及那突然发生了内乱,他是基地里的长官,原本他可以让别人去自己高枕无忧的,但是他没有,他说自己既然是长官,就更应该和士兵一同作战。和他一起去的士兵全都回来了,但是他却回不来了。他的死讯传来时,我感觉自己的天都要塌了…]
[安娜…]
[今天有个刚入队没有多久的士兵对我说,我喜欢你,他和我的丈夫很像…我是说,表情,他们说话那种紧张的样子…我拒绝了他,他失望地离开了。我丈夫死了之后也有人提出和我一起抚养法芮尔的话,但我都拒绝了,因为太像了,每一个人都和我丈夫一样那么惴惴不安…]
[……]莱因哈特复杂地看着这个女人,她服役这么久第一个喜欢上的人,她曾因为同是女人的关系无法开口,但现在她觉得自己是正确的,至少她能一直在安娜身边保护着她,哪怕代价是她永远也不能说出她对她的爱。

挡下了每一个想要对安娜示爱的人,也把自己躺在床上想过无数遍的告白埋在心底,这个有话直说的直性子的女人从来没有对安娜说过一句爱语,直至今天也依旧如此。

7.秘密计划
安娜有个不算秘密的秘密,她喜欢莱因哈特很久了。
也许是刚入队那种可爱的呆样吸引了她,也许是为了保护她放弃破坏控制协议的时候感动了她,也许是那个雨夜陪她一起淋雨听她说完了心里话抱住她给予她温暖然后第二天跟她一起感冒的傻劲打败了她。
她曾经有一个很爱的男人,因为那个男人她从此不愿意再听到一句告白。
在安娜的心里,莱因哈特是个很帅气的女人,她有一头纯黑的长发,有些张扬的发型让她看起来很精神,她有强壮的肌肉,但其实没有那么明显,她很高,所以从身后看她的背影会觉得很安心。
她和她都不再年轻了,那时候意气风发的女人也已经是个过了六十的老太婆了,难道她还要把她们之间的关系止步到进棺材为止么?
她决定了,这一次她来告白,她会对着莱因哈特说,我想和你过完下半辈子,然后一起葬在同一个地方。
但她得好好计划一下才行。

8.伤疤
[好吧…说起来,哈特大妈你的眼睛是怎么伤到的?]
[记不得了,好像是被智械的碎片弄成这样的。]莱因哈特细想了一会只能这么回答,因为她也不是很在意这个眼睛,她一样战斗,当初安吉拉也问过她要不要恢复,她觉得这样也挺好的就拒绝了。
[那这个十字星?]
[呃…安娜弄的…]提到这个莱因哈特脸上不自然起来,她挠了挠脸又继续说道,[安娜觉得这样会好看点,她说只有条疤怪难看的,就给我弄成这样了。]
这群年轻人很快想起安娜的那一身万圣节服装,觉得可能安娜的审美和一般人有些不太一样…

9.情敌
[莱因哈特,安娜拜托你去把走廊布置一下,红地毯…礼花,还有什么,啊对了,还有玫瑰花。]安吉拉拿着安娜写给她的纸条递过去,心想着终于有一方开窍了,这日子总算是到头了。
但莱因哈特就不这么想了,她第一反应就是,卧槽哪个兔崽子在老娘不在的时候偷偷给安娜告白了?!满心里想打死自己的莱因哈特完全没想起这是安娜拜托她的,最后她还是照做了,她倒想看看这个趁她不备搞事的小王八蛋是谁!
被安吉拉连哄带骗穿上西装,莱因哈特臭着张脸来到现场,杀人的目光在基地几个男性成员的身上转来转去。
可把她给气坏了,养了多年的花啊…就被猪拱了…

10.我来当你的眼睛
莱因哈特还在满心里想着怎么弄死那个小王八蛋,安娜已经拽着她走上了红地毯。
时光让女人的脸上多了许多皱纹,但这不妨碍她的喜欢,在安娜眼里,她还是当年那个死心眼的笨蛋。老了又怎么样呢?她喜欢就够了。
[莱因哈特。]
[呃嗯?!是!]愣了一下才回答,莱因哈特想着,该不会是自己的心思露在脸上了吧?!想到安娜会不会嫌弃她,她就一阵恐慌,连带着小眼神这开始小心翼翼起来,[有…有什么事么?]
[莱因哈特,我想了想,我缺了一只右眼,你缺了一只左眼,我想当你的左眼,那你愿意当我的右眼么?]

那一年伤了右眼的安娜没有过多在意自己的伤势,她想着那个同样失去了一只眼睛的女人,如果自己这样消失,是不是对她更好呢?
她躲在暗处看着那个女人为她哭得像个被抢走了心爱之物的孩子,心如刀割,但又不得不选择让她继续这样下去。
那时候每一天她都在思考战斗的意义,她想过就这样隐退下去,谁都当她死了更好。
最后她还是回来了,不仅仅因为正义,也许心里最深处她还是舍不得那个女人的。
现在她只想和她在一起而已。

[…安娜…?]
[你就告诉我愿不愿意!]
[愿愿愿意!!]
[这还差不多。好了老家伙,该策划策划怎么样度蜜月了,你说过带我去你的家乡的,你不会忘了吧?]
[没…没忘…]
过了很久很久,莱因哈特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但她又开始纠结了。
[安娜。]
[嗯?]
[我刚刚还在想你这朵花被猪拱了……]
[……]

评论(13)

热度(21)

  1. 法鹰家有个天使埋葬你的夏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