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头像的另一半是@咸闲人
这是我对象
我宠的 谢谢

香乔大法好!

#婚礼和葬礼

雨中身着青色服装的少女低着头,被淋湿的刘海贴在额头,水顺着脸庞滑下,也分不出是泪还是雨。
"阿婉,雨打在身上,好疼呢。"
所以,你醒来再帮我打伞可好?

她们认识的那天也像今天一样是雨天。
孙尚香出门走得急,忘记了带把雨伞,战斗结束之后只能淋着雨往家那赶,没走多久刚刚战斗里遇到的那个身材娇小的粉色系女孩拉住了她。
"我们一块走吧?"
她怯生生地看着她,看起来有些紧张,孙尚香也不矫情推辞。淋着雨搞不好会感冒,只是对方的身高让她只能弯着腰躲在伞下,她挑了挑好看的眉毛,伸手示意女孩把伞给她来拿。
女孩大约也是猜到了自己身高带来的不便,没有多说什么,但脸颊好像因为尴尬染上了绯色:"抱歉…我长得不是很高。"
"呃、啊那个,我觉得你这样蛮好啊,女孩子可爱些好嘛!"孙尚香说的是实话,对方的确是很可爱的那种女生。
"啊哈哈…说起来,你是叫孙尚香吧?我叫乔婉,就住在你家旁边喔~"
旁边?记得二哥好像经常去,是一个叫周瑜的人才对吧。
"就是周瑜大人家啦…目前暂住在那里。"看出了孙尚香疑惑的表情,乔婉赶紧解释道。
"这样呀,难怪我没见过你呢。"
回家的路程好像变得很短,孙尚香觉得才和这个女孩说了几句话就已经到了家门口,试图挽留她进屋坐坐,可惜被拒绝了,孙尚香只好靠在门口依依不舍地看着她离开的身影。

她们因此相识,从此形影不离,一起去战斗,一起去游玩,一起做任何事情。
孙尚香以为这能一直持续到以后的。
直到传出乔婉出嫁的那天之前。

"阿婉什么时候决定和周瑜结婚的?我怎么不知道?"
她试着用平常的态度来掩盖她的慌乱,孙尚香不明白,为什么乔婉会突然出嫁,而乔婉却从未和她一起时提及过任何男人。
太突然了,突然到她不知所措。
乔婉没有像平时那样露出像小太阳似的笑容,面无表情的脸庞让孙尚香感到陌生,过了很久她才开口:"香香…你喜欢我么?"
"当然!"孙尚香不假思索直接脱口而出。
"你还是不明白…"听到这样干脆的回答,乔婉苦笑出来,明亮的粉眸失去了应有的灵气,然后任凭孙尚香如何挽留她也依旧向外离去。
"孙尚香,明天是我的婚礼,如果你想明白了,你就来,好么?"
她一下子变得沙哑的声音只留下这句话。

孙尚香是明白乔婉的意思的。
她也知道自己脱口而出的肯定是应了什么。
可是乔婉误会了她的话。
她躺在自己家的床上一夜未眠,第二天早上憔悴的样子把两个兄长吓得要去绑来神医扁鹊给她看病。
"我没事。"
她阻止了全副武装的兄长,没有心情打扮自己,只扎了个单马尾就拖着心爱的炮弩离开了家,留下两个兄长面面相觑。
"她怎么了?"
"看起来像失恋了…"
"唉,这丫头,谈恋爱也不说声,别让我知道谁负了我的宝贝妹妹,不然我可要好好教训那臭小子!不行,我得知道是哪个小混球,我去找孙膑问问…"
孙策没有附和弟弟的话,他细想着自己家妹妹这段日子的情况,嘴上挂着的一直是周瑜家那位暂住的姑娘乔婉,他实在想不通妹妹到底有什么时间去谈恋爱。
莫不是…
他愣了下赶紧摇了摇头,把这想法从脑袋里抹去,开玩笑,妹妹再不懂事也该知晓这是禁忌之事,而且隔壁那乔婉今天也要嫁给周瑜兄了,不论他的想法是对是错,都是无果的结局。
想到这里,孙策的脸色才好看了些。

孙尚香躺在自己最喜欢的一个很少来人的地方看着昏暗的天空,上次来这里是带着乔婉来的,她还记得清晰那天她们做的事。
"香香,你在干什么呢?"
"在做戒指呀~"
"戒指?为何要做那种东西?"
"送给阿婉,我听哥哥说过戒指要送给喜欢的人,我喜欢阿婉!"
"哎…我、我也喜欢香香!"
她手工活差到见不得台面,练了很久才把这戒指编得像那么回事,但她没有告诉过乔婉这个事实。
于是那天她们在这里互相赠送了自己亲手编的戒指。
想到这里,孙尚香腿一伸从地上坐起来,揪下根野草又编了起来,很快就编出了一只戒指的样子。
"哥哥还说过,互换了戒指就是结婚了…阿婉,你为什么要嫁给周瑜呢…"
她还是想不通她的阿婉既然喜欢她又为何要嫁给周瑜。
"不想了不想了,头疼。"懊恼地躺回去继续看着天发呆,竟然就这样慢慢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孙尚香做了个梦,一个让她浑身冰凉的梦。
她梦见乔婉死了,姗姗来迟的她抱着乔婉哭得撕心裂肺,地上是被雨一遍遍冲淡却依旧刺得她眼睛痛的乔婉的血,她的阿婉就那么静静躺在她的怀里,再也不会起来替她擦眼泪,紧接着画面转到了她对着乔婉的墓,穿着黑色的丧服在那里跪了一天一夜,然后坚持不住晕了过去。
她猛地惊醒,分不清这个梦的含义,但不好的预感却一直挥之不去,她提起炮弩跑得飞快,平生第一次跑到眼前一阵阵发黑,腿酸痛无比,终于还是没坚持住腿一软摔在地上。
"不、不要…阿婉!!"
"不要什么啊?"
"…?!"
抬头一见梦里死去的佳人就在眼前,雪白的婚纱穿在她的身上真的是和想的一样好看,孙尚香想笑,眼泪却先一步流了下来,于是她边哭边笑,好是狼狈,而乔婉就坐下在她旁边,等着她调整好心情。
"阿婉,你怎么在这里…?"
乔婉瞥了眼哭成小兔子的孙尚香没好气地回答她:"孙权大人跑来不知道对周瑜大人说了些什么,然后周瑜大人就很抱歉地告诉我婚礼取消了,都这样了我也不好回到周瑜大人家里,只好出来走走。"
二哥?不管二哥你想的是啥我先谢谢你!孙尚香在心里给自家不省心的二哥点了个赞。
"呃,阿婉你别生气,二哥他也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
"阿婉,你怎么还在生气?"看乔婉脸都鼓成了个包子,孙尚香伸手想要去捏一下结果被人一口咬住了手指:"嘶…好吧,我知道了,你是在生我的气。是我的错,阿婉,是我没说清楚,我也喜欢你,阿婉,是那种想娶你当我老婆的喜欢。"
乔婉瞪大了眼睛,消化完这句话的意思吓了一跳一下没控制住自己重重地咬了下去,这下可把孙尚香疼了个够呛,听到这声痛呼乔婉立刻知道自己干坏事了,赶紧松了口抓着这只手贴在嘴边亲了亲:"抱歉啊香香,我太激动了没控制住…"
"没事没事,我皮厚咬两下不疼的!"说完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
"噗嗤…笑得真难看,疼就说嘛,是我错了,不该咬你的。但是,香香,你说的话是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比真金还真呢!"
"那你说句我爱你怎么样?"
"好呀。我爱你,阿婉,比任何一个人都要爱你~"
"嗯哼?这句是跟至尊宝学来的吧?"
"哎嘿嘿…"
乔婉还想再数落她几句,但孙尚香却没给她这个机会,想也不想就用嘴唇贴了上去把乔婉的话堵在喉咙口又憋回去。
吻到乔婉从震惊状态回魂孙尚香才松开,还故意说了句多谢款待调戏人家,结果差点没被乔婉拿扇子扇成猪头。
"我错了!"
"阿婉!"
"啊!"

"看到妹妹又恢复了我就放心啦,谢谢你了孙膑,我还真没想到拜托你找一下那个小王八蛋居然无意中发现这个事情,算啦,妹妹开心就好,真爱可无关性别。"
"没想到孙权大人这么开明呢,那我就先走了,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呢。"
"嗯,下次我带些东吴特产去答谢你!"
孙膑走之后不久孙权脸上的笑容立刻就垮了。
"大哥,下手轻点啊,先说好不能打脸…"
"那好,我下手轻点直接把你打成猪头吧。"
"哪门子下手轻?!——啊!!!"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