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自闭患者

抢蓝组[露娜视角]

◇即使如此世界依旧美丽◆

[你曾与我的兄长较量过么?]

不知何时起,见了人必然带着一丝期待问出这样的话,好像那人下一秒便会点头应了自己见过一般。
一次次的失望,一次次的无果。

兄长他还好么?

这样的问题止于心。
那不再伴随温柔气息的兄长,恐怕只会是见过他的人遭殃吧。
苦涩的笑容像是在自嘲自己的愚昧一样,但目光却依旧黯淡,自称是驾驭月光的自己,明明只是靠着太阳发光而已。
失去了家人之后,我究竟算什么呢?

这一路的寻找来到了名为魏的国家,城里百姓似乎没有因为三个国家的战火而多惶恐,倒是难得的一片祥和。
[快躲开!]
愣神间一辆马车匆匆从面前经过,在即将撞上的瞬间身体向后一倾便顺着惯性倒退几步躲开。
清淡的花香不像女子的胭脂一样多了便闻着腻,马车飞驰而过的那一刻布帘被风吹开,女子绝世的美颜一闪而过,但只是这恰巧一眼却让自己如同失了魂般失神。
真是世上仅有的美人。
暗自咂舌,这样的美貌恐怕也是惹得一群男人的追求吧,只怕这女子如此匆忙是逃离这些吧。
收回了凝视着马车的目光,将有些松垮下来的斗篷收收紧,天寒还是注意些的好,若是病了还要支付昂贵的医药费。想到所剩无几的盘缠,寻思着也该接手些活赚些生活了。

再见到那位一面之缘的小姐就在隔天,晚些时候接手的一个保护任务没想到对象就是她。
貂蝉。
听说她是一位舞娘,怪不得举手之间都有优美的感觉,又或许是生得俏从小不缺献媚,那车夫采来各种鲜花送去却不被施舍一眼,当真是美得不可一世。
察觉到她的视线正移向自己,不动声色地转开了盯着她的目光,此花虽美,但却有毒。
[那边的姐姐~]
她开口,声音酥到骨头里。一瞬的呼吸停顿又故作是受到了惊吓,抬眸看向了她。
[何事?]
[妾身见姐姐眉眼间有化不去的忧愁,可是有何心事?]
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这女子果真和自己想的一样没有那么普通,清淡的花香里夹杂着抹不去的血腥味,敏锐的观察力怕是自己刚刚的所作所为都被她看在眼里。
倒真是一朵带刺的花。
[无伤大雅,小姐还是去马车里坐着吧,外面寒冷,您的薄纱怕是抵御不了风寒。]
[那~你把你的斗篷先借妾身便是~]
拗不过她突如其来的小孩子脾气,撇撇嘴把斗篷脱下来递给她,失去斗篷即使靠近火堆也依旧冷得刺骨。
戳着面前的火堆,火光随着风跳动着,而风带来的讯息却不怎么友好。
[出来吧。]
四周静悄悄的,只有自己陡然的一句话打破了平静,抽出心爱的佩刀指向那片草丛,火光下刀刃也染上了火的颜色。
[血红的月光映照着我的生命以及,你的死期。]
[替月行道!]

[真是谢谢姐姐了~]
她倒是站在一边看得起劲,每次击败一个刺客之后她都会鼓掌喝彩,无语得紧,偏偏又没有时间回头教训她几句。
[无碍。]
最后吐出这两个字,一甩剑刃便将上面的血迹除去,自顾自地坐回火堆旁擦拭起它来,任她在旁边说话也不给予理睬。
[妾身有一问,你必须答。]
她突兀地收起了嬉闹的模样,目光深邃得像是能看透灵魂。
[你可还"活着"?]

记得那一天也是这样的月亮,明亮,皎洁,如玉一样完美无瑕。
兄长是在这样美丽的晚上走火入魔的,来得猝不及防,家里的一众人还没来得及理清楚发生了什么就已身首异处,血将兄长的剑刃染成绯红,那轮明月不知何时也成了血色。
[为什么…]
不杀我?
[走…你快给我走!]
兄长曾经那样温柔的脸庞扭曲得像魔鬼,这样的兄长已经不是自己认识的兄长了,他是地狱来的恶魔,屠尽了家族的所有人。
而对自己而言,那天成了自己永远忘不却的梦魇。
露娜,也同样死于那天。

三天后总算是有惊无险地把她送去了蜀地,领了工钱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听闻她的话语。
[花有再开日,人有重逢的那天么?]
原来芳心早有所属。
想什么呢。用力甩甩头抬脚就要走,她忽然间唤自己的名字又让脚步止在半空。
良久没有声音,只得叹息一声收回了脚转身面向她。
[何事?]
[妾身记事起父母便已不在,从小被迫学习如何用舞蹈迷惑人,如何利用美色误导人,如何用匕首去杀死人,也许比起你,妾身已经很幸福了,但妾身还是想告诉你,即使如此世界依旧美丽。]
[为何告诉我这些?]
[因为妾身比较想看看活人的剑法,死人的嘛,太僵硬了,一点也不优雅,妾身可是听闻过月光剑法的美呢~]
马车继续向前面驾去,只留下自己一人与飞扬的尘土。

[花开咯~]
再见她竟是在这王者峡谷,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欢脱,抬手丢出一朵粉莲将那塔前的小兵清理了干净。
可惜的是,她现在是敌人。
[燃烧的剑,燃烧的心。]
[今天是对面的坏日子。]
从草丛里走出来朝她一笑,随即挥出一道剑气在她的头顶上刻印出一道残月。
她笑吟吟地在塔下,眨着那双好看的丹凤眼,修长的手美得像抚琴人的手一样,指肚摩梭着丹唇,似乎是在思考怎么样应对这个情况。
[想不想欣赏妾身的舞姿?]
没等到自己的回答她就已经跳了起来,流水般连贯的动作,这也许是她最为拿手的舞蹈,不知不觉间竟痴迷其中,待自己从这极限的魅惑中挣脱出来时头顶已经多了三片花瓣。
[扯平咯~]
这家伙…

[喂!貂蝉!你为什么又抢我的蓝buff啊!]
这已经是几个月之后的事情了,自从在这里又碰上之后,她就像块牛皮糖一样,几乎每一次对战都能看敌方或者己方看到她的身影。
两个人还都是需要蓝buff这种东西的法师…
去打完小龙回来的时候正巧撞上她把蓝buff收进口袋的现场,目光紧紧盯着她脚下的蓝圈,就是现在咬她一口都不解气。
[哎呀,这么直白地盯着妾身,好羞涩哦~]
眉毛抽动了一下,强忍住揍人的冲动转身去了对面。
[要小心哦~]
她高喊着挥了挥手,差点把自己气背过去。
感情你这么大声对面都是聋子呢…
我为什么要认识这种人啊!
[噗。]
但是好像不是特别讨厌这样的事情发生。
悄悄回头看了她一眼,正巧对上她满是戏谑的双眼,不服输地对她一张一合无声地说着你等着瞧,然后头也不回地去了对面的野区。

似乎自从遇到了她以后,自己灰暗的世界就明亮了起来,从那时起停止跳动的心脏又开始鲜活地鼓动,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向着好的地方发展,虽然还没有兄长的下落,但至少现在的修为有了很大的长进,也许等到见面时,已经足以和兄长一决高下了吧。
她也许是对的,即使如此世界也依旧美丽。
——————————————————————
真实情况是这样的。
李白 第一滴血 露娜
貂蝉 第一滴血 李白 助攻 露娜
[貂蝉我。操。你。妈!]
[小露露你看妾身帮你报仇了噢~不要爱上妾身噢~]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