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自闭患者

CP安利

巫女和猎龙者
又名"我的姐姐在我面前秀恩爱我该怎么办"

兴许是刚入了春的缘故,峡谷里吹着舒适的微风,树上刚长出来的新叶随着风在飘动,虽然树枝还没有被新绿覆盖完全,但假以时日应该会是很不错的偷懒地点。
自称猎龙者的少女踩着未融的冰雪踏入峡谷之中。

峡谷里有一处神社,名为伊势神宫。
今日的神社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姑娘身上受了伤,还是不要踏入此地为好。"
清冷的声音止住了猎龙者前进的脚步,停留在入口的石蟾蜍旁边,抬头望去,神社前的空地上,巫女打扮的少女手握着扫把正在清理地上的杂物。
猎龙者挑了挑眉,似乎有些意外自己受伤的事情会被巫女一眼看穿,"真是和女巫一样眼尖的很啊。"
"女巫?"少女歪歪脑袋,挽起及地的麻花辫防止碰到地面,她想起那是西方那里拥有特殊能力的女性,"不是哦,虽然称呼的方式只是颠倒一下,但两者之间区别可是很大的呢。"
"有何不同?"
"就比如我并不会巫术呀。"
少女的浅笑犹如春风一样温暖,猎龙者放下了对她的警惕,她并非不了解女巫与巫女的区别,只是这位巫女与她之前见过的那位叫做娜可露露的巫女截然不同,有些好奇罢了。
"那巫女小姐就这样陪我聊聊天可好?"没来由地想和她继续聊下去,猎龙者觉得眼前的巫女也许能带给她想要的回答。
巫女稍作思考便点头答应了,"好吧,不过要是有人来了的话就要立刻停止哦。"
"我叫花木兰。"
"嗯…你可以称我为大乔。"
她的声音宛如天使的歌谣,只是回答她的问题都迷得她心跳不已。
花木兰想,该不会才刚一见面,我就喜欢上这个巫女了吧?
哈,怎么可能。
高傲的猎龙者否决了自己的想法。
"大乔小姐知道峡谷中的龙么?"
"自然是知道的。它可带给周围的居民不少麻烦呢,许多人来这参拜的理由都是希望它能离庄稼地远点。"
"那可真是不错的消息,我的伤刚好也是它干的好事,这样我就可以放心地斩杀它了呢。"
巫女看着为能够猎龙而兴奋起来的猎龙者,欲言又止。

此后花木兰每天都来这里与大乔闲聊,被巫女身份束缚的少女带给她的感觉又在谈话间悄悄改变。
原来她也曾是个活泼的孩子,只是被身份的枷锁扣住,动弹不得喘息不能,家族的人常说像这样做一个好孩子才是她该做的。
大乔喜欢水,也喜欢神社里的一处观赏池中的锦鲤,她说,她也想像那些锦鲤一样能自由自在的在水里畅游。
"离开这里不就好了么?"
巫女的目光暗了暗,勉强地笑道。
"不行的,我还有个妹妹,我离开了,我的妹妹就要代替我成为新的巫女了。"
从懂事开始便独来独往的猎龙者还不能很好的理解人与人之间的牵绊,她只知道大乔很在乎自己的妹妹,而自己却为此而感到不悦。
"而且呀,出去了也不一定是好的吧。"隐约瞧见了人影,大乔抓着自己的长辫弯下身来用另一只手捞了些水饮入口中,一会后又吐在一旁的泥地上,拭去嘴角的水渍走回了神社里,正当花木兰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风带来了大乔的轻语,"除了这里,外面并没有我的容身之处啊。"

花木兰的伤好得很快,也许这要感谢大乔对她的照顾吧,每天偷偷带来些饭食,味道都是出乎预料的美味,几乎要把花木兰的胃都给养刁了。
"明日我便出发去宰了那条龙。"
大乔收拾碗盘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后,又继续了下去。
"…嗯。"
"怎么了么?"
"啊…我只是在想,你不就是因为它受了伤,这一次若是……那该怎么办?"
猎龙者一直都认为这次的受伤不过是她一时大意犯的错而已,不畏惧死亡的她也从未想过自己会被龙杀死这种结局。
于是她傲慢地昂首,嘴角绽放着不屑的笑,"没有那种可能,只会是我斩杀它的结局!"
她真是个自信的人啊。大乔羡慕地想着,若是自己有她一半的勇敢,那带着妹妹离开这种家族也并非是多么困难的事情了。
满心里想着如何斩杀龙的花木兰,没能够注意到大乔那满是苦涩的微笑。

大乔的家族是伊势神宫世代传承的守护者,长女为巫女,长男为神官,为伊势神宫周围的居民祈祷风调雨顺,偶尔也会下山巡查除掉恶鬼妖魔。
而人们口中赞叹的伊势神宫却没有它的表面那么美好。
"父亲大人,再放任暴君继续下去…迟早会…"
名为暴君的龙是家族在一次巡查中带回来私密饲养起来的怪物,每月的几天家族会放它出去搞破坏,好让居民们来神社献上更多的钱财以求平安。
"这种事情不需要你来教训我该怎么做,做好你自己的工作!"
"……是。"
"还有,我听说了一件事。"烛光下父亲苍老的面孔带来的压迫感让大乔不敢抬头与他对视,但话语却字字惊心,"你最近和一个外来者来往密切,如果我没猜错,那个外来者就是伤了暴君的人吧?"
"……"糟糕,父亲居然这么快就…
"哼,不回答我也知道你在想什么。"父亲冷哼一声,留下一句让她心碎的命令后挥袖离开了观赏池,"我会派人解决她,你最好别有什么其它想法,否则你的位置就让小婉来吧。"
父亲怎么能够如此狠心…那样勇敢的,自信的,高傲的姑娘啊…那是她看不见光明的人生里突如其来的小太阳,用她笨拙的方式关心她的唯一的朋友。可是…婉儿,她在这世上最关心的亲妹妹,这么多年竭尽全力守护的天真纯洁,她又怎么能让它被父亲摧毁。
紧握住的双手,从指缝间流下的鲜红宣告了少女内心复杂的争斗。
"羡慕…因为是我所希望的模样。"
目光中是从未拥有过的坚定。

连家族都未曾想到的是,暴君拥有超出他们想象的力量,比如说吸收黑暗的力量,再度进化成新的形态。
没人知道它究竟是如何突破了封印,可能是因为它进化了吧,被家族奴役的怒火占领了它的头脑,它愤怒地嘶吼着破坏所有它看到的东西,杀掉所有它看见的人类,它就像传说中的魔鬼,带来一场血腥的屠杀。
混乱中,父亲看见了那抹碧色长发的少女突兀地朝着人群相反的方向跑去。
"婉儿!"
急匆匆地推开木门,看到妹妹惊魂未定地躲在墙角后,大乔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姐姐!呜呜呜…婉儿好怕…"
"别怕,婉儿,姐姐在这里呢。来,跟姐姐离开这里。"
"大逆不道!"
父亲如雷般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大乔却是早就猜到了一半不动声色地回过身来看着他。
"你竟然敢偷偷解开封印放它出来,如此伤天害理之事你也敢做的也出来?!当真是我对你的管教太松了…不,也许他们是对的,我早该废了你让你妹妹来做巫女了!"
"……呵。"
遥远的记忆中,父亲是个温柔懦雅的神官,现在表情扭曲的这个人…不,这已经不是她的父亲了,这不过是个披着人皮被欲望蒙蔽了心的丑陋怪物罢了。
"第一年,东村的庄稼地被毁,上交了钱财后因为经济不足以购买粮食,以至于短短一个冬天就死去了一半的人。第四年,北村因未上交足够的钱财,你们便放出暴君破坏村庄,死亡人数不比东村少………如今,死去的人数早就超过了三位数,你们根本不是什么神官,你们才是嗜血的魔鬼!"
"那你呢,知情不报隐瞒居民,你和我们有什么不同么?我的女儿啊,如果说我们是刽子手,那你也是我们的帮凶啊,呵呵呵。"
"那真是不好意思,我还是觉得她比起你们好太多了呢。"
伴随着这道声音的是暴君痛苦的哀嚎和倒地的沉闷声。猎龙者挥舞着她的大剑,从暴君的背上一跃而下,原本银色的头发粘上了暴君的血液,在月光下宛如修罗。
"木兰…?"
"嘿,看吧,我就说我能宰了它,你还不信,怎么样?现在信了吧?"
"…你居然把它杀了…"父亲不可思议地喃喃着,他大概也知道之后的结局,双腿一弯便跪了下来,垂着头沉默不语。
事情总算在暴君彻底失去声息后落下帷幕。

参与了这些事的人被峡谷的执法队给带走,之后她和小乔也需要跟过去录一下口供。
小乔躲藏在大乔的身后悄悄地看着猎龙者,没来由地觉得猎龙者八成会找她麻烦。
"那就是你妹妹?"
猎龙者擦干净大剑后往背上的剑鞘里一插,抱着双臂审视一样歪着头盯着小乔看来看去。
"嗯。"
"小萝卜头一个。"
"别这么说。"
倒是小乔气呼呼地鼓起腮帮子反驳道,"我才不是小萝卜头呢!"
"小矮子。"
"我、我才不是…"
"小鬼。"
"呜…!!"
弯下身来安抚着自家赌气的妹妹,大乔满不高兴地瞥了眼故作眼瞎的花木兰,"欺负她作甚?"
"我讲的实话。"花木兰就是看这个小不点不顺眼,傻不愣登的,偏偏大乔还护她,真叫人气恼。
…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大乔好笑地摇摇头,暂时放开自己的妹妹站起身,朝着那写了一脸我不高兴的傻姑娘脸上啜了一口。
"现在,还生气么?"
"…再来一下的话可以考虑。"
"啾~"

评论(4)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