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自闭患者

二哈也有属于自己的烦恼

3
随着工作时间的增加,戴安娜也对监狱中的事情了解得更加深入,与此同时却带来的不是看明白的轻松,而是前所未有的头痛。
每日都能听到老狱管对自己控诉青梅竹马惹的事情,听得她都有一种加入进去一起控诉青梅竹马的冲动,到底是怎么样的牛人才能做到把老狱管一起得罪个遍啊?!
"唉…"
不知道是第几次的叹气,戴安娜扶着额头坐在办公椅上,食指轻戳着桌子上哈士奇模样的装饰品,这是青梅竹马在她八岁生日时送的礼物,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她有了叫她二哈的习惯。
"根本就一模一样嘛…"
最后所有的怨言都化为了重重的叹息,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亚可是这种倔驴了,去训她一顿让她好好做人,还不如从老狱管那下手。
戴安娜向后倒去靠在椅子背上,一歪头就透过身后的窗户看到了底下被放出来放风的罪犯,那抹红色在黑白的囚服间是那么显眼。
——想去看看她。
已经有两天没有去找过她了,新狱管们都是些年轻人,和亚可相处倒没有老一辈的不愉快,也许是同龄人之间比较有话题,又或者是青梅竹马自来熟的性格很容易就能成为朋友,因此戴安娜也省心不少,偶尔会在老狱管换到那片区域后晚上摸黑去看看她是不是又饿了肚子。
戴安娜犹豫了一会,还是起了身往底下走去。
只是看一看而已。

戴安娜找到她的时候,亚可正一个人坐在太阳底下的一块草坪那低着头折腾底下的杂草,嘴里念着什么碎语,离得远戴安娜没有听清。
待她靠近,影子却先一步将她卖了出去,亚可第一时间就转过了头,警惕的模样在看清是她之后又松懈了下来,继续回过头去折腾可怜的草。
"在生气。"
没有反问,戴安娜十分确认青梅竹马是在闹脾气。
"没有。"
口是心非,从她微微下拉的嘴角就能看出她的内心。
唉。戴安娜摇了摇头,蜜瓜色的卷发随着动作飞舞着,从小长大的青梅竹马,她的一举一动她全部都清楚。
世界上不会有谁比她更了解她。
"戴安娜!"像是被踩到尾巴一样,亚可用力丢下手中的杂草转眸瞪过去,却在注意到人白皙的脸上满是熬夜带来的疲倦后硬生生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目光躲闪中,亚可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僵硬地开口,"…你该去睡觉的。"
是她太任性,只想着多见戴安娜一些。亚可心疼地伸出手,抚摸到思念之人的脸庞时,这颗在监狱里不安了一年的心才真正落了下来。
是真的,戴安娜来找她了。
就算是戴安娜也不知道吧。她想着,这一年里她接不到戴安娜的来信,甚至她一次都没来看过她。一开始她安慰自己,戴安娜不过是太忙了,再然后,她又告诉自己,乖一点的话戴安娜就会过来了,可随着时间一天一天,一星期一星期,一月一月地过去…戴安娜依旧没有任何音讯,那颗心终于也无法再用欺骗掩饰它的慌乱了,亚可开始反抗狱管,开始乱发脾气,如果不是有洛蒂和苏西看着她,她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差点我就当你不要我了。还好,你来了。
亚可突然很想哭,她的青梅竹马没有丢下她,儿时互相许诺下的要永远在一起并没有因为她的一意孤行而失效。
"看不到你,睡不着。"
她又何尝不是和亚可一样的心情呢,伴随在身旁的那个人突然消失不见,那是她的小太阳,她的明灯,就这样突兀的将她抛下,她又怎么可能会平静地继续生活。
她们是青梅竹马,是恋人,是灵魂伴侣,是无法割舍的另一半。
"可是你很困。"
熬夜完成工作带来的困乏超出戴安娜的预料,身体像是灌铅似的重,但即使如此她还是摇了摇头,对着眉头紧皱的亚可展露笑容。
"没关系,再多看你一会。"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