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你的夏天

头像的另一半是@咸闲人
这是我对象
我宠的 谢谢

7

法芮尔做梦也没想到,她真的会亲眼看到那双满是戾气的红瞳。鲜红,满是死亡的味道充斥着她的心。

在向一个人坦白了自己的心意之后,法芮尔觉得自己憋在心里的那股难受劲缓和了不少,她想象着自己向安吉拉袒露心声的情景,最后失望地捂住了脸,就算她厚着脸皮告白了,医生也不一定会接受她啊。

她转头想请教那位自称情场高手的牛仔,却发现牛仔早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溜走了。

好吧,也许她应该问问她的朋友们能不能帮帮她怎么获得医生的芳心。

[莉娜?]法芮尔看着莉娜旁边那个肤色与众不同的女人很眼熟,不到几秒她就嘭地一声站起来,戒备地盯着她低声道,[黑百合。]

[法芮尔,停下,听着,艾米丽她不是坏人!]即使已经预料到这个情况,莉娜心里哀嚎一声,她向前跨了一步走到两个人的中间,然后又被黑百合拉了回去,[亲爱的,等等,先让我解释清楚!]

看着她们之间散发出来的诡异氛围,法芮尔愣了一会,接着她有些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你们已经…?]

[呃…]大概也是没想到一向感情上比较迟钝的法芮尔会这么快就理解了她们之间的关系,莉娜也愣了下,[就是你想的那样了…法芮尔,艾米丽已经不是那个黑百合了。]

莉娜的话换来的是法芮尔坐立不安的烦恼,黑百合是她这辈子的仇敌,从母亲死在她枪下的那一刻,她知道她和这个女人必将有一战,可现在中间夹了莉娜,她的朋友。

拉神,你可真爱和我开玩笑。显然上次祈祷的结果让法芮尔怀恨在心,她默默地捏紧了拳头,想象着两种结局,她死,我死。这并不是什么有趣的现象,被一枪狙爆头或者是她把黑百合轰成渣,最后都是讨不了好。而她却不甘心就这样放下仇恨,她向往着像母亲那样,期待着母亲对她的夸奖,可是在她努力的时候,她的期待却永远不会有回应了。让人很沮丧,她和母亲的关系也就此无法再去修复。

她想着,如果我能像安吉拉那样放下仇恨就好了。

[安娜·艾玛利。]在沉默中首先出声的是黑百合,她金色的双眸像野兽一样,盯得法芮尔浑身紧绷了起来,接着她说的话让在场的两个人都大吃一惊,[她可能还活着。]

又是几秒的寂静之后,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莉娜,她抓着黑百合的手语气中带着惊喜的雀跃,[亲爱的,你为什么没告诉过我?!这是个好消息,安娜她还活着!]

[冷静点,莉娜,她说的是可能。]

法芮尔的一盆冷水没能浇灭莉娜的那股兴奋劲,莉娜虽然神经大条了些,但有些事情她却看得比别人透彻,比如得知莫里森还活着的时候,她是第一个想到安娜也和莫里森一样没有找到尸体的。

[亲爱的,你是怎么判断出安娜可能还活着的?]

[最近有个神秘的狙击手在跟黑爪作对,用的武器是改良的奈米科技,不会是齐格勒给的资料,唯一的可能就是你们这的小老鼠了,很容易就会联想到那个老女人。]

虽然回答有些让人失望,但也算是半个希望,有点期待总比老是扼腕叹息着优秀的狙击手已逝世的好。

吐出一口气,法芮尔觉得人生的大起大落莫过于此了,最近真是"惊喜"不断,她抬头看向黑百合,还想问些什么,结果就被两个人毫无顾忌的动作闪瞎了眼。

操!她收回了对黑百合的那一丢丢的感激,法芮尔决定她还是把黑百合恨到底吧。

[给你提个醒,今天离齐格勒远点,还有记得把她绑紧了。]

留下这样一段有些莫名其妙的话后,黑百合就带着莉娜离开了这里,法芮尔琢磨着她这段话,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的,但她一时间猜不到。

绑住女士什么的…一点也不怎么样。法芮尔决定忽略掉黑百合的最后一句。

然后晚上她就傻了。

狭窄的仓库里,身材相比起她而言比较娇小的医生今天反常地将她压在身下,那双渴望着杀戮的红眸让法芮尔浑身像被雷击中了一样动弹不得,她从未见过医生有这样的目光,里面只有纯粹的杀人欲望,别的什么也没有,就像是…对了,就像是黑爪的那群改造人。

[真是可爱,我会让你当我最棒的收藏品…法芮尔,法拉,这样就能让你永远的留在我身边了。]安吉拉像着了魔,她一向温暖的手此刻却冰得法芮尔一颤,像是寒冰一样,[听话,我喜欢听话的孩子。]

[啊?!]

突兀的尖叫声不属于法芮尔,安吉拉皱了皱眉回过头,一个护士打扮的女人站在那里,女人的衣服让安吉拉感到不悦,和那个家伙一样的衣服,看来是同伙了?那就杀掉吧,杀了她,然后慢慢找,总会找到那个女人的。

[安、安吉拉·齐格勒…诺诺诺丽尔没说错,你就是个怪物!该死的小偷还劫持了艾玛利保安…啊!?]

破碎的花瓶划破了女人的脸,法芮尔根本没有看清安吉拉到底是怎么出手的,花瓶就已经飞了出去,砸在了女人旁边的门槛上,无暇顾及那个不会看脸色说话的白痴女人,经过刚刚的刺激安吉拉身上的戾气更重,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她趁着安吉拉准备去结束那个吓晕在地的女人生命时扑上去抓住安吉拉的双手然后去找以防万一带来的绳子,这是她人生中第二次这么后悔一件事,黑百合是对的,她早应该把她绑起来的!

[法芮尔,放开。]安吉拉的声音就像在哄小孩睡觉,带有催眠意味的话语搅乱了法芮尔的心。

不!法芮尔松开了一些的手很快又收紧,天知道她咬破了舌尖才勉强从这惑人的低吟里找回自我,同时也警惕起看似和平常医生没什么区别的安吉拉,她很快找到了绳子绕着手腕好几圈,打了个死结保证她挣脱不开。

[你这是想帮着那个女人对付我么?]

从安吉拉的话中,法芮尔听出了对她的失望,不敢相信,委屈,和那不认真听根本察觉不出来的冷漠。安吉拉伪装的太好了,如果不是之前差点被催眠,法芮尔几乎就要相信了安吉拉的话。她摇了摇头,说,[不,我是在帮你,准确的说是真正的你。]

[她不是好东西。]

[我知道,但你这么做只是走了和她相同的路。]

[我一定要杀她呢?]

[我会阻止你的。]

[如果你正好不在呢?]

[那从现在开始我就一直跟着你,一直阻止你,不让你再变成你讨厌的刽子手。]

[你为什么…]安吉拉呜咽了起来,没有流泪,但是说话像是在哭,[…这么傻啊…]

法芮尔心疼着眼前已经散去了戾气的医生,她知道她恢复了,变回了她喜欢着的那个温柔的医生了,她抱住她给予这个时候需要的这个怀抱,她没有别的想法,只想告诉她自己对她的心意。

[因为我喜欢你,安吉拉。]

评论

热度(33)

  1. 法鹰家有个天使埋葬你的夏天 转载了此文字